要聞解說

斯諾登去留將透露出中美關係走向

音頻 05:46
作者: 夏榕
16 分鐘

曾經為美國情治單位工作的斯諾登在藏身之地香港披露說,美國政府2009年起就入侵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電腦。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今天在頭版幾近整版登出了這篇昨天對斯諾登專訪的更多內容。在斯諾登的要求下,報導沒有透露專訪的安排詳情,不過,據悉訪問是在香港某個秘密地點進行。

廣告

斯諾登表示,未經證實的文件顯示,美國國安局2009年起就開始入侵香港及中國的電腦。但他特別說到,這些文件沒有提及中國的軍事系統。他還提到,香港中文大學、公職官員、企業及學生的電腦,都是美國國安局入侵的目標之一。而且他相信美國國安局在全球至少進行了61000個入侵行動,其中在香港及中國大陸有數百個目標。

在訪問中,斯諾登說,據他了解,美國正試圖逼迫香港當局把他遣返美國。至於有人說他選擇到香港是錯誤的,史諾登則回應,他到香港並不是逃避司法,而是披露“罪行”。斯諾登對南華早報宣稱,自己本來有很多機會可以離開香港,但他選擇留在這裡,準備在法庭與美國政府周旋,並表明自己的用意就是要求香港的法庭和人民來決定他的命運。此外,報道指出,香港與美國簽有引渡條約,並已經使用多次,但斯諾登目前沒有遭到起訴,美國也還沒有要求引渡。

斯諾登去留考驗中美關係

斯諾登這番聲明,立即引發了中國媒體的熱議,法新社北京電稿指出,如新浪、搜狐以及騰訊等各大新聞入口網站都競相以斯諾登作為頭條。不少分析認為,就像英文版的《中國日報》所指出的:斯諾登事件將考驗中美關係。的確,剛剛與奧巴馬討論過發展“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習近平將如何處理此一燙手山芋,也就是說,習近平將採取“合作”或者是“對抗”的態度,將透露出中美關係未來走向的一些訊息。

目前,發表在中國官媒的大部分言論集中於,此前,美國政府把中國“網絡間諜活動”視為美中之間面臨的最為緊迫的挑戰。然而,在斯諾登爆料後,可能會讓美國在網絡安全議題上對中國施壓的效果大打折扣。依北京學者朱峰之見,這起事件會讓美國失去談判籌碼,並且對美方指責中國網絡攻擊的可信度造成打擊。

對於最關鍵的問題:香港未來會不會接受美國引渡斯諾登的要求,或者協助斯諾登避難到其他地方,如:先前斯諾登自己提到的冰島,以及最近表示願意接受他避難申請的俄羅斯。中國官媒的報道尚未出現明確的表態。

有關這個難題,美聯社引述了香港理工大學崔大偉(David Zweig)的話稱:“斯諾登並沒有給出任何對中國有特殊用處或者政治效用的信息”。崔大偉表示,中美雙方可能都會試圖低調處理,不會願意讓上周末加州莊園峰會的成果付諸東流。

斯諾登,愛國者還是叛徒?

在美國本土,斯諾登這位信息技術奇才同樣地燃起爭論。美國人也在討論,到底他是一個捍衛“自由”的愛國者,還是一個史上最無原則的叛徒?

根據路透社/易普索集團(Reuters/Ipsos)12日公布的民調,在受訪的645名美國人中,約有2成3的受訪者表示,曾受雇於國家安全局的斯諾登是名叛國賊,不過,也有3成1受訪者認為他是愛國者。另有4成6表示不知道。與此同時,斯諾登在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強調說:“我既不是叛國者,也不是英雄。我是美國人。”

對於應不應該起訴斯諾登?大約1/3美國人認為,披露美國機密監控活動的斯諾登是愛國者,不應該被起訴。據悉,在路透社/易普索集團的調查中,3成5受訪者說,斯諾登不應該遭到起訴,2成5說,他應該依法遭到起訴。另有4成表示不知道。

先不論斯諾登接下來將面臨何種命運,但由斯諾登揭露網絡監控的情況,已在全球重新掀起有關尊重個人隱私的辯論,呼應出他採取此一行動的最初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