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視窗

斯諾登事件背後的情報巨頭博思艾倫

音頻 06:10
作者: 上海特約記者 曹國星
24 分鐘

身在香港一個秘密安全屋的中央情報局前合同商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連日來通過多家英文媒體,披露了美國國安局(NSA)2007年開始的網絡監控項目“稜鏡”(Prism)。 

廣告

如博客安替所說,一開始時公眾印象是,美國政府在Gmail、Facebook的服務器上安裝了後門程序,可以直接讀取海量數據,實時監控任意通訊和聊天記錄,但隨後,多家知名互聯網公司出面否認,各種混亂且矛盾的信息讓公眾有些無所適從。

6月7日,谷歌發表官方博客文章,完全否認美國政府對谷歌服務器有直接讀取權限,或者安裝過任何後門程序,並解釋他們收到的只是來自政府安全部門的個別查詢,並不是每條都會滿足政府要求。

這是谷歌公司首次承認收到過當局依據《外國情報調查法》提出的秘密要求。但谷歌發言人克里斯・加納(Chris
Gaither)強調,谷歌在收到法庭命令的時候,通常會使用快遞,或者加密FTP將文件通過互聯網傳輸給美國政府,谷歌會“推送”信息給美國政府,而不是允許政府從谷歌的系統中“調用”信息。

美國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創始人兼CEO亨利·布羅吉特(Henry Blodget)分析,在谷歌聲稱的兩種方式中,都不符合報道所說的“美國政府直接訪問谷歌服務器”。

布羅吉特認為,還有一種可能,美國政府曾非法“入侵”谷歌服務器,盜取了用戶數據。但這一猜想和斯諾登之前的說法也有矛盾,因為報道稱,谷歌等公司是自願加入PRISM項目的。

除了谷歌,蘋果公司、微軟和Facebook等的表態均和谷歌類似,它們都明確表示沒有後門程序、沒有直接權限,接受到的是個別查詢。

目前,許多美國公民權利團體已經發起聯署,呼籲官方說明,而日前,歐盟司法委員維維亞娜·雷丁(Viviane Reding)也已致信美國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要求美國就該項目向歐盟作出解釋。

美國司法部已對這一泄密事件展開刑事調查,一般認為,美國官方將很快對斯諾登提起引渡申請。這一攪動了中美俄三大國的,包含了公民自由,情報、背叛與忠誠等大片因素的活劇還在繼續上演。

博客安替分析了媒體的報道後認為,斯諾登泄露的並不是NSA的“稜鏡”項目文件本身,而是NSA的業務承包商博思艾倫(Booz Allen)的業務演示PPT,或有誇大功能之嫌。

根據安替的分析,“稜鏡”項目可能就是一個數據拷貝堆放池(Data Pool),或者查詢應用程序接口(API)。每個公司配合度不同,這個查詢池或者接口的權限大小應當不同。

“稜鏡”項目在其他一些公司的接口中,可能起到了海量數據挖掘功能;或者直接讀取服務器是“稜鏡”項目希望達到的最終目標,如果上述網絡巨頭們的否認可信,那麼NSA可能還在努力中,尚未做到直接讀取。

除了對美國公民的監視外,對國外的美國網絡用戶的監視更是這一計畫的主要目的。

6月10日,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網站撰文稱,美國政府長期對中國展開網絡間諜活動。

上述報道引述多個來自美國國安局(NSA)的匿名消息源證實,NSA下屬的特定情報辦公室(TAO)已連續15年對中國的計算機和電信系統進行滲透,相信已有海量機密信息外泄。

文章說:“該辦公室的職責就是通過連續不間斷的黑客活動,入侵國外互聯網中心和通訊系統。得手後,TAO把全部經由主幹服務器傳送的信息拷貝,鎖定範圍內的‘目標電郵及其所有通話記錄’無所遁形。”

這一報道與斯諾登的爆料可以相互印證,他的僱主博思艾倫很可能就是上述任務的具體執行者。

據《南華早報》的最新報道,斯諾登向《南華早報》記者出示絕密文件,顯示了NSA襲擊中港目標每一次行動的起止時間,目標IP地址等等。

斯諾登表示,美國曾多次入侵中國內地及香港的網絡,涉及香港中文大學、政府官員及商界人士,NSA等情報機構通過該計畫,對目標實施大範圍監控,內容包括郵件、實時聊天記錄、視頻、照片、存儲數據、文件傳輸、視頻會議和登錄信息等。

負責這一報道的《南華早報》總採訪主任周松欣,對中國大陸媒體《21世紀經濟報道》透露:“斯諾登在採訪中分享了部分機密檔案,其中涵蓋多項針對美國政府的嚴厲指控。儘管無法就文件真偽進行核實,但綜合可靠消息及多項文件記錄,我們有理由相信斯諾登的論據屬實。”

周松欣預告,斯諾登的“爆料”行動還將繼續,針對“稜鏡”監視項目,未來數日會披露更多詳細資料。這家位於香港的英文報紙稱,將繼續解讀斯諾等提供的文章,繼續跟進報道。

斯諾登的前僱主博思艾倫(Booz Allen Hamilton),是美國情報界最大的外包商之一,這家公司的商業資訊部分在中國上海有分公司,主要從事管理諮詢業務。

2008年,博思艾倫將其商業業務和政府諮詢業務進行拆分,並將政府諮詢業務以25.4億美元出售給凱雷集團(Carlyle
Group),該業務隨後更名Booz Allen Hamilton Holding,並在2010年11月上市。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查詢的博思艾倫年報,“公司主要為美國政府及其下設機構提供管理及技術諮詢服務,包括國防、情報等部門。”

博思艾倫的公告顯示,該公司的客戶包括美國陸軍、空軍、海軍、海軍陸戰隊、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國土安全部、內政部及多個情報機構。

2012財年,博思艾倫的營業收入高達57.6億美元。國防業務收入總計32億美元,包括加強陸軍地面情報系統、改善物資運送系統等服務,佔比55%,美國陸軍為其最大收入來源,貢獻約16%的收入。

博思艾倫年報顯示,2012年,為情報機構提供的服務帶來收入13億美元,包括為情報部門的戰略規畫提供核心支持、改善情報信息的處理程序等,營收佔比為23%。

與情報部門的緊密合作,使博思艾倫公司員工有機會接近美國政府的敏感信息。該公司年報顯示,該公司2.45萬名僱員中,76%持有政府安全許可,其中27%可接觸最高/敏感機密,28%可接觸最高機密(除敏感信息),21%可接觸一般機密信息。

一個細節可以清晰地說明該公司與美國情報界的深厚淵源。

2007年,博思艾倫高管John Mike Mcconnell曾受邀擔任布什政府的第二任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兩年後,他又重回博思艾倫,繼續擔任執行副總裁併負責該公司的情報業務。

6月10日, 斯諾登從藏身22天的香港美麗華酒店退房,同一天,他也被其僱主博思艾倫解僱。斯諾登曾是該公司夏威夷一個團隊中的一員,任職不足3個月,年薪12.2萬美元。

博思艾倫在一份聲明中稱,“由於違反了公司的道德守則及公司政策,斯諾登自2013年6月10日起被解僱。”

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中,斯諾登說,“我即不是叛國者,也不是英雄,我是美國公民。我很自豪我是美國公民。我相信言論自由,公眾應該有自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