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上海視窗

央視餘姚水災調查被撤稿 新聞管制帶來二次傷害

音頻 07:26
作者: 上海特約記者 曹國星
23 分鐘

昨天(10月17日)傍晚,中央電視台第二頻道的官方微博@央視財經發布預告,將在當晚9時播出餘姚大水淹城多日的調查報道。預告寫道,央視《經濟半小時》記者調查發現,“餘姚四大水庫在颱風來臨前無任何預排預泄措施,導致大水漫堤,全城被淹;政府預警短信姍姍來遲,全城抽水泵站失靈,排水公司老總慚愧落淚。”

廣告

10月7日,受颱風“菲特”影響,浙江餘姚遭遇49年以來最嚴重的水災,當地政府通報,全市83萬人受災,未接到傷亡報告,但70%以上城區受淹多日,許多市民食物和供水缺乏。

雖然迄今水災損失金額尚未有權威數據,但這場發生在經濟發達,在全國百強縣排名中位列第十一位的餘姚的水災,卻讓這座城市的脆弱暴露無遺,當地官方反應緩慢,救災的無序,對言論的嚴厲控制,引發了民眾的許多不滿。

10月11日晚,寧波電視台記者在餘姚市中心報道,稱洪水已退,餘姚已恢復正常生活。當地民眾認為這家官方媒體粉飾災情,強烈要求他們去受災嚴重的街區報道,民眾圍堵記者採訪車,一度與當地特警發生衝突。

10月15日上午,上千名餘姚市民在市政府廣場集結,抗議當地政府治災不力,並要求餘姚市委書記毛宏芳、市長奚明下台負責。

民眾鑿掉了市政府大樓外牆上“為人民服務”五個大字中的“人民”兩字。許多民眾與維穩特警發生衝突,現場圖片顯示,有包括年輕女性在內多名當地民眾被毆頭破血流。

對民眾的不滿,中共浙江省委組織部部長蔡奇當晚在其騰訊微博上承認,政府工作有疏漏或不周,但表示疏漏在受淹停電情況下“在所難免”。

在這一背景下,央視的這一調查報道自然引起了廣泛關注。但到了當晚9點多,央視財經頻道並未播出預告的這部調查新聞片,而是以娛樂節目替代,這一下捅了馬蜂窩。

《法制日報》駐浙江記者陳東升在微博上評論說,“央視自己發微博預告,質問餘姚為何不堪一擊。結果,時間到了改播葡萄酒,害得我白等了一場。餘姚治水一般,勉強60分,新聞攻關厲害,這麼短時間內拿下央視,可打100分。有機會一定得介紹經驗啊!”

《中國青年報》記者劉萬永在個人微博上說,“稿子發表前,別到處嚷嚷。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別人,都只能受內傷。”

曾在央視任職的《博客天下》主編石扉客也在微博上說,在央視新聞做監督節目時,連正常的節目預告都不敢做,就怕走漏風聲被公關,他在《南都周刊》主持采寫《起底王立軍》一稿時,“交完版團隊成員即全體關手機,連經營和發行部門都不知道半點消息,雜誌上攤迅速脫銷後才手忙腳亂組織加印補貨。”

不過也有網友認為,央視財經搶發預告,或是因為已知當地政府公關,或已經要被公關掉,所以提前預告,想把生米煮成熟飯,為了保證節目播出不得已的做法。只是沒想到上級完全不理會輿論。

昨晚,一位央視內部員工對本台透露,的確是受到了浙江方面的政治壓力,不得不臨時撤下報道。除了電視報道無法播出外,《經濟半小時》欄目管理層還被迫向合作網絡媒體發出協商郵件,要求此前已經發給網站的“餘姚水災”調查稿已被“臨時撤下”,請對方不要轉髮網絡稿件,如果已經發布,請“火速撤下”。

今天,本台記者從內部人士處獲得了這份被浙江省委宣傳部公關撤下的電視調查片的文字稿件。

根據該報道,餘姚是一個臨海城市,多年來一直深受颱風的侵擾,照理說應該有一套比較完備的應急措施和預案機制,但是央視記者發現,這次颱風過後,內澇嚴重的街道多為老街,排水設施都是在上個世紀70年代建造的,遠遠無法迅速排放積壓而來的大量洪水。

餘姚的舜水北路立交橋是餘姚西環外側的一個要道,從餘姚市區去往上海和南京的話,必須要經過這裡。菲特颱風離開之後的第五天,橋下的積水,最少還在3米左右,舜水北路周邊街道的水位依然有50厘米。

市民們告訴記者,他們遭遇的是姚江水倒灌和水庫放水泄洪的雙面夾擊。他們質疑為何具有預排預泄能力的餘姚水庫,在明明知道颱風來臨之前沒有提前放水,導致無法正常蓄洪。

四明湖水庫、雙溪口水庫、梁輝水庫、陸埠水庫。是餘姚的四大水庫,颱風來之前一直沒有開閘泄洪,最終導致洪水自由式從溢洪道流出水淹全城。市民們反映,10月8日早上他們有的才收到政府發來的提醒短信,但那時早就淹了,預警成了馬後炮。

餘姚市至寧波的雨水經由姚江,至三江口與南面的奉化江彙合,再經甬江流入東海。所以,一旦下游的甬江河段泄洪不暢,必然會對餘姚造成極大的壓力。

此次姚江倒灌,很大一個原因是甬江,河道經常被偷排泥漿。今年4月,央視《新聞直播間》就曾曝光了寧波市企業普遍存在的偷排泥漿的現象,“強排能力不足”。

餘姚在全國百強縣中名列前茅,經濟實力毋庸置疑。而就是這樣一個富足的地方,在天災面前的表現還是“不堪一擊”。

對此,寧波市水利局防汛指揮部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勞均燦解釋說,餘姚的防洪等級是50年一遇,而此次降雨量是接近百年一遇的。

他解釋,由於水庫有發電等“興利”的考慮,在颱風來臨時,官方預判雨量為80到150毫米,局部200毫米,認為餘姚四大水庫有能力攔蓄洪水,因此並未安排水庫泄洪。但是沒想到的是,“菲特”颱風在七八兩日開始發力,在不到24小時內,降雨量達到300多毫米。

這些水庫不僅沒有起到攔截洪水的作用,反而它們原先儲存的水和洪水一起都灌進了餘姚城區。這時,政府才想到通知居民注意防洪,由於沒有提前預案,各種通訊設施因為洪水浸泡多處停電,通信系統嚴重故障,餘姚政府發現他們已經無法順暢地把預警短信發給全市市民,就這樣,許多市民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遭遇洪水襲擊,損失慘重。

勞均燦認為,隨着城市化擴張速度加快,地下建設遠遠沒有地上快,很多管線建設沒有綜合考慮整個城市的空間格局,河道、河湖的規畫建設和日常維護也一直沒能跟上。此外,人口的聚集,城市規模的擴張來得很快,對水利的投入,與交通、通信等其它的基礎設施相比,顯得比較滯後。

此前因為打擊謠言運動,已經有研究發現,餘姚水災的微博轉發和關注相對少了很多,而由於新聞管制,深度的新聞調查無法播出,餘姚水災的這些經驗教訓,無法進入公共討論,或將繼續帶來二次傷害。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