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記者被跨省拘捕 新快報連續兩日頭版抗議

音頻 06:09
作者: 凱文
20 分鐘

中國長沙警方跨省拘捕《新快報》記者陳永洲,堪稱“一石激起千層浪”,已經醞釀成一場輿論風暴。儘管這並不是首例“跨省”事件,但正發生在媒體行業怨氣叢生的關頭,《新快報》連續兩天在頭版呼籲放人,而新聞監管部門也罕見地質疑警方做法,甚至引起了法國媒體的關注。

廣告

 

一請放人,再請放人

10月18日,《新快報》記者陳永洲在廣州派出所被湖南長沙警方帶走,被指涉嫌“損害企業商業信譽”。從2012年以來,陳永洲曾發表有關中聯重科“利潤虛增”、“利益輸送”、“畸形營銷”、“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評性報道。

中聯重科在這一事件中的“推手”作用,在外界看來是不言自明的。而中聯重科自己也並不隱諱,從今年7月以來,公司管理人員已經公開點名陳永洲“連續做了11篇負面報道詆毀中聯重科”。

如果說“跨省”和“抓記者”這兩個標籤已經足夠吸引眼球,那麼長沙警方採用的“布置陷阱”手法,則額外激起更多的反感。據陳永洲妻子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當地派出所是以此前陳家失竊案有新進展為由,通知陳永洲去“了解情況”。結果當夫妻二人進入派出所後沒幾分鐘,長沙警察突然現身,將陳永洲帶走。

據長沙警方稱,陳永洲“捏造”的涉及中聯重科的主要事實有三項:一是關於中聯重科的管理層收購旗下優質資產進行利益輸送,造成國資流失,私有化。二是關於中聯重科一年花掉廣告費5.13億,搞“畸形營銷”。三是關於中聯重科銷售和財務造假。

在隱忍沉默一周之後,《新快報》23日的舉動或許可以載入中國新聞史冊。該報在頭版用大字標題發表公開信“請放人”,聲援旗下記者。並稱“敝報雖小,窮骨頭,還是有那麼兩根的”,這封公開信被稱為頗有“民國文人風骨色彩”,也引發了媒體界的奔走相告和廣泛稱讚。

這還不算完,24日,《新快報》在頭版再發“再請放人”,呼籲“一切在法律框架下解決,不能先抓後審”,同時配發整版報道,巧妙地用新華社文章和記者協會的關注來“借力打力”,並聲稱“記者報道是職務行為,對方應與報社交涉”。

“冤”得驚動了總局

自稱記者“婆家”、但在媒體業者眼中更多成為嘲弄對象的中國記協,也力圖抓住這次重塑形象的機會。在接到廣東省記協和《新快報》社的求助信息後,中國記協當晚向湖南省宣傳部門和省記協了解情況。23日下午,中國記協又向公安部辦公廳了解情況,提出不同意見,並要求依法公正處理此事,保證記者人身安全,防止刑訊逼供,如無確鑿證據, 應按照無罪推定原則,儘快釋放當事記者。

圍繞跨省拘捕記者和《新快報》頭版“宣戰”,輿論界一如既往地仍舊陣壘分明,除了少數習慣性為政府背書的文人指責《新快報》“公器私用”“油腔滑調”以外,絕大多數活躍在公共言論空間的人士,幾乎一面倒地批評長沙警方,力挺《新快報》和陳永洲。就連剛剛在官員財產公開問題和夏業良問題上習慣性背書的環球時報,都擺出不偏不倚的姿態,聲稱既要“依法保護記者”,也要“依法維護企業”。

而作為媒體管理者,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也表示對此“高度關注”,這種罕見的姿態也引起了法新社的注意。新聞報刊司負責人表示,已通過地方新聞出版行政部門了解情況,並協調有關部門確保公正、穩妥處理此事。總局將“堅決支持新聞媒體開展正常的採訪和報道活動,堅決維護新聞記者正當、合法的採訪 權益,同時也堅決反對各種濫用新聞採訪權的做法,希望有關媒體客觀、理性地報道此事”。

不僅僅是單挑?

有觀察者推測,事態發展並不只是長沙警方和《新快報》“單挑”這麼簡單,根據現行的輿論管制手段,從報業集團內部自行審查,到省宣傳部和中宣部兩級的外部審查,任何一級下定決心,要讓這份不利於輿論穩定的抗議信胎死腹中,可以說都是輕而易舉。

尤其是,《新快報》早在22日晚間就通過微博聲稱將在頭版下戰書,可以說是犯了規避審查的大忌,給對方留下充分的公關運作空間,但即便如此,《新快報》不僅在次日順利刊出“請放人”,而且24日還能繼續聲討“再請放人”,在一部分觀察者、例如浦志強律師眼中,報業集團和宣傳部門的態度,是個耐人尋味的問題。

此外,在媒體從業者內部,也隱隱存在一種擔心,認為陳永洲可能實際上捲入了中聯重科和原同城競爭對手  三一重工的暗戰。在中聯重科看來,陳永洲就是三一重工收買的“記者打手”,並反覆高調宣稱,在一系列批評報道中,陳永洲多次採訪三一重工高管,卻從來沒有聯繫採訪中聯重科的任何人。

目前並沒有確切證據,表明陳永洲和三一重工之間的確存在經濟利益關係,而且退一步說,即便有關係,也並不直接影響批評性報道本身。《新快報》力挺陳永洲,稱報道“總體上是比較客觀的……沒有發現陳永洲有違背職業道德和法律的事情。他關於中聯重科的報道中唯一的事實性差錯就是將‘廣告費及招待費5.13億元’錯寫成了‘廣告費5.13億元’。” 在很多人眼裡,這個無傷大雅的小錯反而更顯得中聯重科“無理取鬧”。

但值得注意的是,面對中聯重科最強調、同時也是媒體業內最為重視的“平衡報道”問題上,《新快報》並沒有做出正面回應。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