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溫家寶闢謠信能否止謠?

音頻 05:36
作者: 肖曼
16 分鐘

已經退休的中國前總理溫家寶日前通過香港媒體《明報》發表一封意在闢謠的信件,對2012年10月美國《紐約時報》爆料溫家擁有巨額財產以來的一系列有關其家族人員積累不義之財的傳言,進行了間接闢謠。作為前國家領導人,溫家寶以書面形式作出如此表態,應該是非常鄭重的舉動。但這是否足以服人?足以使人從心裡相信流傳於海外媒體的一系列傳言報道是謠言?能不能使謠言止步仍然是個問號。

廣告

中國前總理溫家寶是以公開一封私人信件的形式來闢謠的,據說與他素有交往的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康民在《明報》觀點版公開了一封溫家寶去年12月27日寫給他的 親筆信。溫在信中表明他的退休生活很平靜,但仍十分關心國內外大事。然後強調自己從沒有,也絕不會做一件以權謀私的事,希望 “走好人生最後一段旅程,赤條條來到世上,乾乾淨淨離開人間”。

發表這樣一封信,從形式到內容都沒有問題,該信立即得到中國內地媒體報道和重視也很正常,因為當下的中國媒體從高官到市井小民的各類消息很多。問題是:這封信產生的效果可能只是令人無言以對罷了。就像人們當初對《紐時》的驚人爆料無言以對一樣,現在也無法因為看到溫家寶的信誓旦旦,就可以翻過《紐時》這一頁。理由很簡單:因為關於真相,人們仍然什麼都不知道。

2012年10月《紐約時報》報道溫家寶家族“斂財醜聞”後,曾有署名的溫家律師發表聲明反駁一切指控,並說保留今後訴諸法律追究的權力,日後還將作出進一步的解釋等等。考慮到當時薄熙來剛剛被抓形勢複雜,中共高層又面臨換代,做這樣的交代合情合理。但薄熙來審完後,溫“案”仍然一直不見下文,那些溫家的律師再也不見了。

據說(僅僅是據說), 溫家寶面對《紐約時報》的爆料,曾經要求中共中央立案調查,從而給他本人和整個黨一個交代。但迄今為止,未有任何人因涉該案而被拘查。這是否說明在中共內部曾經對溫家進行了調查,而結果顯示溫家是清白的?還是根本沒有進行調查?如果調查結果證實溫家是清白的,為什麼不起碼在黨內公布調查結果,從而從高向低,從內向外,使真實信息得以擴散?

最近一兩年來,隨着網絡的發展,中國反腐的形式多種多樣:記者實名舉報把劉鐵男拉下馬,在網上公布偷拍照片把雷政富送上法庭,還使開房的醫院院長和衛生局長丟臉又丟官。拋開這些方式侵犯個人隱私的一面不談,即便美國《紐約時報》爆料文章的信息來源和證據受到懷疑,有被薄熙來勢力操縱之嫌,但也相當於一種實名舉報,值得受到重視。而圍繞爆料文章的疑點,更需要中國內部展開調查,不僅僅是調查該報和有關記者的可疑之處,也應對溫家的財產情況進行核實。

披露溫家寶私信的吳康民指出:“溫家寶執政10年來,形象親民開放,同時支持普世價值,為國內外輿論所稱道,也難免有政敵會利用謠言攻擊他,但這些謠言都沒有根據。”的確,海內外輿論曾經高度評價溫家寶支持普世價值的公開表述,也對這些呼籲在中共高層得不到呼應,更看不到實際行動而遺憾。對在薄熙來被抓後出現的有關溫家的不利消息,震驚之後的海內外輿論大多都抱持謹慎中立態度,等待進一步調查和確實消息,但不僅僅是間接闢謠的個人表述。

溫家寶敢於白字黑字表述自己清白,終究比不敢寫不敢說要好的多,對那些希望看到溫總清白的人是一個安慰。但這並不等於直面駁斥《紐時》,遠未解決他看重的身後名聲問題。讓溫總“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原因是中國的體制。一個堂堂大國的總理,在任和卸任後都不能捍衛自己的道德清白,公開為自己辯護,這是何等悲哀,甚至還不如下台後被軟禁到死的趙紫陽。

證實自己清白的障礙可能並不來自溫家寶本人,而是中共黨中央的決定。為了維護黨對權力的掌控,反腐是有指向的,是政治性的,更不能給那些“西方反華勢力”媒體爆料中共高層的問題打開一個成功先例,使所有中共高官家族都面臨有一天被質疑被爆料被調查的危險。因此,溫家寶總理及其家人即便相當乾淨,也要為保黨而作出犧牲,忍受委屈和不實污點,使其“乾乾淨淨離開人間”的願望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