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春晚

馮氏春晚初步民調顯示 超四成網友認為不及格

網絡DR
作者: 北京特約記者 周西
13 分鐘

近年來,央視春晚的收視率和口碑日益下降,因此,吐槽春晚己經取代觀看春晚成為了全民狂歡,即使2014馬年春晚央視特意邀請“外來的大廚”馮小剛導演,親自掌勺春晚年夜飯,卻也仍舊沒能扭轉春晚的頹勢。據網易娛樂今天(1月31日)的報道,與往年相比,本屆春晚全場無高潮;雖然舞蹈類節目都是精品,歌曲類次之,但往年春晚最看重的語言類節目,卻不僅沒能熱場逗樂,反而常常冷場。

廣告

根據網易娛樂的初步調查顯示,截止31日早上6點整,超過四成的觀眾給了馮氏春晚不及格的分數。但儘管如此,也有不少網友表示,看到了馮氏春晚的進步,改變了以往那種刻板端莊的唱讚歌架勢,以自嘲和自黑放低姿態,試圖來討好觀眾。網易娛樂的文章分析認為,30多年來的春晚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節奏和規律,語言、歌舞、曲藝、創意等各種類型節目的搭配也都相對穩定,大致一個小時會有一個小高潮。

2014的馬年春晚,在馮小剛“寧缺勿濫”的堅持下,語言類節目史上最少,且部分情節被早早報道而提前預支了高潮,表演成了啞炮;對於電視機前的諸多觀眾而言,舞蹈、演唱、創意類節目沒有身臨其境,無法被感染,反而感覺無聊。所以整場節目看來下,處處都是尿點,可看可不看,偶爾有諸如《中國符號》、《時間都去哪兒了》等製造的小高潮,很像小水花很快消散。

在春晚直播之前,就有諸多消息報道稱馮小剛對本屆春晚不滿,稱“不是他想要的春晚”。但整場晚會,還是有些環節能夠看出馮小剛的印記:開篇先導片《春晚是什麼》拉來一對大咖和普通人詮釋自己心中的春晚,“春晚,北方的笑話聽不懂啊。”“看什麼春晚,俗氣!”“春晚看什麼?吐槽啊”;郝雲的歌曲《群發的短信我不會》諷刺科技進步後人情的年味兒的淡漠……這些內容都與往屆春晚有較大區別,自嘲的意味濃郁,依稀帶着殘存的馮小剛的印記。

馮小剛剛剛接任春晚總導演時候還曾謹慎地表示,春晚不要歌功頌德要有諷刺,但正如他所說“與其說他改變春晚,不如說是春晚改變了他”,整場春晚的風格也頗為分裂:上半場還能說是人情味和文化味濃郁,下半場則混亂雜糅,充滿了濃郁的主旋律氣息。作為春晚主持新人,張國立接過重任,負責整場晚會的煽情工作。但與既往春晚主持人語調鏗鏘、一張一弛的煽情相比,張國立在《時間都去哪兒了》的自我感悟式的煽情還算自然,不算肉麻。

2014馬年春晚“中國夢”出現的頻率極高,不僅有黃渤演唱的親近接地氣的《我的要求不算高》講述小人物的“中國夢”,還有張敏明演唱的宏觀大氣的《我的中國夢》,以及2014春晚特設的《致青春》板塊(《紅色娘子軍》、《英雄讚歌》、《完全喝水》等)都非常積極向上,有濃厚的主旋律色彩。這種設置也引發了網友截然不同的觀感。

不少網友認為這種節目非常激蕩人心,也有不少觀眾認為這種節目充滿陳腐的氣息。其中,黃渤演唱的《我的要求不算高》,內容包括了孩子上大學、找工作、不堵車、出國旅遊、看病不花錢等諸多貼近普通大眾的夢想,被認為頗能代表普通大眾的呼聲。但他在原地踏步演唱此曲,被網友調侃是“原地踏步地做白日夢”。

春晚魔術師Yif承認穿幫:魔術的確穿幫 沒法挽救

YIf
網絡DR

YIF的魔術中,原本用來遮擋麵包的黑色管子清晰可見,被觀眾逮個正着。

另據《新京報》的報道,法國國寶級女星蘇菲•瑪索,昨晚穿了一身紅色長裙,並以簡單中文和主持人董卿交流,非常迷人。而在和劉歡的合唱中,整個舞台背景也相對簡單、浪漫,再加上蘇菲時常流露出的俏皮表情,和劉歡的聯手雖然算不上火花四濺,但也相當養眼。不過,《玫瑰人生》雖然是一首經典老歌,但卻並非一首在中國廣為流傳的歌曲,而兩人從頭到尾卻一直唱着法文,並且電視熒屏前也沒打出歌詞的中文字幕,令不少網友略感遺憾。

《東南快報》(福州) 的評論則認為 ,蘇菲•瑪索的電影,劉歡的歌曲,是很多人心中的青春記憶,蘇菲•瑪索恰好屬馬,這也為她參加馬年春晚增添了不少喜慶色彩。蘇菲•瑪索從14歲出道主演《第一次接觸》,到好萊塢演《梅爾吉布遜之英雄本色》、《007縱橫天下》,到演而優則導,至今仍屹立不倒,每年都有新作推出,是法國影壇指標性大明星,今年已經48歲仍美麗依舊。

尤其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女神”一亮嗓,驚艷了眾人。網友調侃稱:“歡哥23歲就會學唱法語歌,為與女神同台,準備了18年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