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中國精英海外資產揭秘專題(下)

音頻 13:24

在上一期的節目中,跟聽眾朋友們介紹了「國際調查記者聯盟」調查報告里中國紅色權貴湧向離岸金融中心的內情,本次節目我們繼續披露其他的有關疑點。據該聯盟掌握的資料顯示,上世紀九十年代,離岸服務供應商信譽通公司(Trustnet)曾經協助中國“八大元老之一”彭真的兒子傅亮成立離岸公司。到了2000年,信譽通已在中國全面發展離岸公司註冊業務,並且與畢馬威(KPMG)、安永(Ernst & Young)、普華永道(Pricewaterhouse)、德勤(Deloitte & Touche)和安信達(Arthur Andersen)全球“五大”會計師事務所在上海開會討論拓展市場。本期節目就為大家說明之後發展的情況...

廣告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的報告指出,普華永道通過信譽通,協助中國內地和港、台投資者成立了400多家離岸公司和信託;瑞銀集團則通過信譽通,協助內地和港、台投資者成立了1,000多家離岸實體。

舉例來說,2006年,瑞銀香港協助當時的中國女首富楊惠妍成立名為Joy House Enterprises的BVI公司。楊惠妍繼承父親楊國強的地產王國碧桂園,當時凈資產約83億美元。

2007年,瑞銀又通過信譽通,協助地產大亨、SOHO中國創始人張欣成立BVI公司Commune Investment。SOHO中國在北京重建了很多地標建築,不久前,媒體才報道說, 張欣斥資2,600萬美元購入紐約市曼哈頓區一棟五層的樓房。另外,張欣在北京郊區打造取名為“長城腳下的公社”(The Commune by the Great Wall) 的精品酒店,而這個酒店名稱包含了“公社”的英文在上頭。

再來看天獅集團,該集團的哦董事長李金元是7家註冊在英屬維爾京群島(BVI)公司的董事。這些離岸公司是在2004年到2008年間由普華永道幫助成立。我們從密件中看出,這些公司與李的天獅集團有關聯。而天獅涉及生物科技、旅遊、電子商務和房地產等多個行業。2011年,李金元的凈資產約為12億美元。

令人吃驚的還有:2005年,信譽通的一份“絕密”銷售備忘錄要求員工加強與瑞信香港的關係,積極示好。鑒於中國限制外資銀行進入,信譽通另闢途徑。該份備忘錄寫道:“我們在上海的目標是國際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公司。” 確實,該公司的的市場攻勢收到了成效。2003年到2007年,信譽通在中國大陸、港、台發展的客戶數量從1,500上升到4,800。

信譽通是不是還幫助過兩位現任全國人大代表成立離岸公司?

全國人大安徽省代表韋江宏是國企銅陵有色金屬集團董事長。2006年,銅冠資源控股有限公司(Tong Guan Resources Holdings)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成立,韋江宏出任董事。銅冠資源控股是銅陵有色金屬集團的子公司。2007年,銅陵集團通過銅冠這間離岸公司向智利一項價值5,000萬美元的銅加工項目投資1,000萬美元。

此外,騰訊創始人、全國人大代表馬化騰也持有離岸公司。2013年,他以100億美元的身價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5位。調查顯示,2007年,馬化騰和騰訊另一名創始人張志東成為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TCH Pi的董事。馬化騰的發言人稱TCH Pi是騰訊集團旗下公司,“與馬化騰和張志東個人無關”。但這間離岸公司並未見於騰訊的公司文件,成立的目的也不明。

中國染指離岸金融中心以來,經濟發生巨變,增長可觀,離岸金融中心不只方便了用作“返程投資”,也成為海外投資進入金屬、礦產等資源市場的渠道。支持中國發展離岸金融市場的人認為,離岸金融可以推動經濟發展。但,反對者則表示這造成了腐敗對不?

先來聽聽正面的說法:中國商務部研究員梅新育說,“我認為我們應該面對的現實是,中國資本正在走出去。這對我們來說還是有利的”,他還說“我當然支持企業在東道國註冊。但如果東道國不能提供這種環境的話,在離岸金融中心註冊公司,只不過是一個現實的選擇。”

《Offshore Finance and Small States: Sovereignty, Size and Money》這本離岸金融著作的作者範切克(William Vlcek),他也認為在中國,官僚主義和政府的干預妨礙國內市場的發展。在離岸公司註冊對商業活動有利。

另一方面,不是有證據顯示,中國一些公司和個人利用離岸公司進行非法活動嗎?

對,先說最近一起。2013年9月,前鐵道部高官張曙光承認轉移28億美元到海外賬戶。中國銀行發布的一份政府內部報告顯示,自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國家公職人員(包括國企高管)轉移到海外的公款累計超過1,200億美元,其中一部分通過BVI公司轉移。

更早的時候,2000年,“保得利信譽通” 幫助中國遠洋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了BVI公司Cosco Information Technology 。這家BVI的董事包括當時的中遠洋董事長馬澤華和副總經理宋軍。宋2011年以貪污、受賄、妨害作證被控三罪受審,被指調往青島分公司後,在英屬維爾京群島成立空殼公司以冒充合作公司。之後把建設青島中遠廣場的數百萬資金轉移到該空殼公司。據新華社報道,宋軍挪用公款600萬美元,收受台灣合作方賄賂100萬美元。他用非法財產在北京、天津、青島等地合共購入37套房產。但是,宋軍的審訊結果沒有公開。

中國政府最近嚴打貪腐成風的石油行業,業內不少高管因為貪污被停職調查。據悉,三大國企石油公司: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一共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了幾十個離岸公司。

大家應該都還記得,中石油前高管李華林因為“嚴重違紀”被調查,去年8月落馬,而李華林是兩家離岸公司的董事。

有些離岸公司見於母公司的報表,但有些是國企高管以個人名義成立的。中石油下屬天然氣公司崑崙能源的總裁張博聞、中海油總經理楊華均曾以個人身份成立離岸公司,目的不明。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此前曾多次嘗試聯繫中石油和中海油,均未獲得回應。

目前在獄中的中國前首富黃光裕是不是也曾運用離岸公司進行商業操作?

據調查,黃光浴與妻子杜鵑在2001到2008年間至少成立了31家BVI公司。當時他們持有的國美集團是全國最大的電器商連鎖。

2010年,黃光浴因為內幕交易、賄賂和操縱股價,被判有期徒刑14年。杜鵑也以相關罪名獲刑,不過,二審獲改判,當場釋放。

雖然說,黃光浴大部分資產被凍結,但他利用離岸金融網絡繼續維繫他的商業王國。調查顯示,黃光裕目前通過Shining Crown Holdings and Shine Group這兩間BVI公司控制國美集團30%多的股份。

利潤和腐敗可以說是一體兩面的,最後我們來看看中國離岸公司的未來好吧 ...

的確,一些中國人眼看着企業寡頭、政府官員和親屬非法斂財,於是不顧安危,挺身而出。當中最突出的是,草根組織“新公民運動”運用資訊網絡和小規模的示威,向政府爭取透明。去年春季,新公民運動創始人、民權律師許志永寫道:“黨政官員的個人財產都不敢公布,共產黨還反什麼腐?”

政府隨即以“擾亂公眾秩序”和“非法集會”罪名逮捕許,除了許,並關押該組織20多名成員。這是中國政府慣用的手法好讓異見分子沉默。

官方甚至懲罰揭露中共高層近親資產情況的外國媒體。《紐約時報》和彭博新聞社報道太子黨在海外或國內持有的資產後,網站被中國政府屏蔽,連帶駐華記者延續簽證也遭到延誤或拒絕。

我們知道,英美和一些國際組織此前對離岸金融中心一直抱放任態度。直至離岸金融中心客戶泛濫,方才開始改革。相比之下,中國政府對改變離岸體系的呼聲越來越小。

今年以前,中國的稅法不要求申報境外資產,這漏洞使國人很容易借離岸來營運。北京一位李姓公司法律顧問說:“中國的決策者沒想到會有這許多錢流失到海外。”

北京當局正著手控制流入離岸金融中心的私人財產。今年元旦生效的法規規定國民要申報海外金融資產。

有分析認為,改革離岸體系的力度可能會對中國目前的改革有重大的影響。中國不僅是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市場,也是離岸金融中心的重要客戶。

據悉,去年,200多名銀行家和離岸金融專家參與了一個以亞洲地區為主的業界意見調查。該項調查發現,這些高管認為,“與中國有關的需求”是離岸市場增長的主要動力。或許初步的結論就像一名英屬維爾京群島離岸服務公司的主管在調查中所寫的那般:“未來五年,中國是我們最重要的客戶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