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普京的奧運會

音頻 05:50

周六齣版的法國各大報沒有關於中國的報道。國際方面,索契冬奧會是一個比較關注的話題;國內方面,報道的重點都涉及法國政治。有關不久後舉行的法國市政選舉左派會不會嚴重失利是『世界報』的頭條,另一份大報『費加羅報』則在頭版頭條質疑法國總統奧朗德:民意創最低紀錄,能否有能力行動?

廣告

法國『世界報』、『解放報』、『費加羅報』都程度不同地報道了俄羅斯索契冬奧會。『世界報』頭版在配有韓國速滑健將衝刺的大照片下標出“在索契,3000名運動健將正式登場”。『解放報』則在體育版大幅介紹了索契冬奧會開幕的情況。文章標題是“普京的榮譽達到了頂峰”。報道說,莊嚴的開幕式伴隨着民間舞蹈,傳統音樂、芭蕾舞伴隨着蘇維埃時代的紀念性建築物,這一切都符合普京親手操作的這一過度龐大的計畫。對俄羅斯總統來說,這場冬奧會是一個向全世界顯示他在14年統治期建造了一個什麼樣的俄羅斯。他要把一個強大又現代的俄羅斯的象徵呈現在國際舞台上。

『費加羅報』則配發了專門的社評,題為“虛偽的獎章”。社評說,很久我們就知道,至少從1936年以來如此。奧運會一直受到政治的干擾。這是一個打着國旗競爭的運動會,一個表面和平的賽場和人民之間的無休止競爭。要不遭到恐怖分子挾持,要不屈從於地緣政治。奧運會屢遭抵制的歷史就是最好的見證。

“普京的奧運會”也逃不脫爭議。普京是如此全力以赴投入索契冬奧會的組織工作,以至於一些西方人覺得普京企圖利用比賽的機會,組織一場對其個人政績的全球性公決。西方人眼中瞄準的是:昂貴的場地投入,大量貪腐的嫌疑,尤其是對人權的違背。很明顯,俄羅斯制定的壓制反對黨,壓制同性戀,壓制大眾傳媒的法律,遠離民主制度的理想。不過,在道德衛士眼中,這一切好像並不足以嚴重到要起來呼籲抵制冬奧會的地步,而只配做一些挑釁性的舉動,給上述法律的製造者們送去良知,但又不至於讓普京本人過於激動。

奧巴馬,卡梅倫以及挪威政府選擇同性戀代表參加索契冬奧會,一方面安撫了他們的選民,一方面給克里姆林宮的主人送去了一個微小的氣惱。其實,誰會受到這種來自國際社會的虛偽的矇騙呢?肯定不是普京。他們前呼後擁來到俄羅斯門前,或者為了商業,或者為了外交。對普京而言,他把昨天的開幕式做成了一曲永恆的俄羅斯的頌歌,和一個反對西方的盛大論壇。

所有組織奧運會的國家都暴露於矛盾之下,俄羅斯也不例外。今日俄羅斯所展示的一方面是盛況,另一方面是貧窮;一方面是強大,另一方面是應急;一方面被恐怖威脅和安全所困擾,另一方面是斯拉夫的熱情和意識形態監控。背景眾所周知,但我們希望不要轉移人們關注的中心:運動健將的成績,全球性的體育節日。

法國面臨著三重疑問

『世界報』今天的重點全是法國國內新聞。頭版頭條的報道說,根據該報的調查和分析,在3月23至30號舉行的市政選舉中,大約85座超過萬人以上的城市有落入右派之手的危險。而極端右派國民陣線也有可能奪取幾座城市。在這些中型城市中,斯特拉斯堡,梅斯 (Metz)、蘭斯(Reims)、坎佩爾(Quimper)、波城(Pau)、聖文蒂安(Saint-Etienne) 以及尚貝里(Chambéry) 可能倒向右派,而左派社會黨可能會從右派手中奪取馬賽和阿維尼翁(Avignon)。

『世界報』發表的一項民調顯示,法國民眾對政治體制的不信任已經達到了警戒線。只有4℅接受調查的法國人感到自己的意見越來越被聽取。『世界報』發表題為“超越恐懼,走出否定”的相關社評。社評指出,民調顯示,法國進入了一種憂鬱和不信任的狀況,對所有的權力都不信任。法國面臨著三重疑問:面對中產階級降級,對法國的經濟和社會模式產生懷疑;伴隨着身份認同危機,對法國的價值觀產生懷疑;伴隨着全球化,對法國在全球的地位產生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