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葉海燕:民眾對掃黃過程中的腐敗問題認識深刻

音頻 07:30

中國中央電視台2月9日播出關於廣東東莞色情產業狀況的深度報道後,東莞警方當晚出動6500多名警力,全面檢查全市所有娛樂場所。根據中新社和南方都市報的報道,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親自坐鎮,並批示要在全省開展專項掃黃整治行動,絕不手軟。然而,當局大舉掃黃的信誓旦旦似乎並沒有贏得廣泛的歡呼喝彩,常年視賣淫行為為“君子不齒”的中國輿論這一次卻出現很多同情作為掃黃行動對象的性工作者的聲音,一句“今晚我們都是東莞人”的帖子在網絡上廣泛流傳。如何理解民間輿論的這種反應?這樣的掃黃行動是否奏效?我們電話採訪了常年關注中國性工作者權利問題的維權人士葉海燕女士。

廣告

葉海燕:在我看來,警方掃黃也是被迫做出的一個反應,這就導致他(警方)的處境和性工作者的處境是一樣的。警方目前是不得已才做出這樣的動作。我們知道,性產業在中國已經形成很大的規模,現在央視做出報道,(警方)就不得不有所動作。但在外界看來,其實警察也是被這個制度強姦了一樣,不得不做出迎合的反應。這和性工作者的性質是一樣的。

法廣:但在通常情況下,中國輿論對性工作和性工作者還是持一種“不齒”態度。為什麼面對這次警方大舉搜查色情產業店鋪的行動,輿論反而更多地表現出對這些從事色情產業女子的同情呢?

葉海燕:我覺得民眾態度的變化這幾年在網絡上已經非常明顯。每一次當局掃黃的時候,輿論的表現已經與以前不一樣。以前是一刀切,大家總是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否定一切,甚至不願意去了解性工作者從事這個行業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不願意了解,不願意去面對。但現在,網友的看法已經非常成熟,他們會從各個(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特別是他們對警察在掃黃過程中的腐敗問題認識非常深刻……

法廣:能不能具體說明“警察在掃黃過程中的腐敗問題”是指什麼?

葉海燕:首先,民間有一個非常普遍的說法:沒有一點背景的人,是開不了這樣的場所的。就是說,這是一種權力的尋租關係。在官方沒有人,沒有背景,就不會獲得從事這個行業的綠燈。那就需要與警方的人有交易。

第二,很多人一直在質問:那些罰款到底去了什麼地方?是進了警察的腰包?還是真正上繳給國家,用於維護治安?這是一個爭議。

另外一個爭議,是執法過程中有明顯的不平等。那些不是你要保護的人,你才會去打擊。這是執法的不公平。

民眾對這些問題看得都非常清楚。正因為這些問題,當局的掃黃行動已經非常不得人心。

法廣:也就是說,中國官方雖然明文規定禁止賣淫行為,但實際上,中國色情產業這些年的發展也是得益於權力部門的推波助瀾?

葉海燕:他們實際上是性產業的最大受益者。很多人就這樣來形容這個問題,說性工作者是警察的提款機。

法廣:您在過去幾年一直在關注性工作者維權活動,而且曾經深入廣西“十元賣春點”卧底,實地了解情況。您接觸到的賣淫者通常是怎樣一個人群?為什麼大家認為她們也是弱勢群體?

葉海燕:我接觸到的人一般都是低收入的性工作者,她們確實是出於生活的無奈,沒有更好的職業,家裡經濟問題比較嚴重,才從事這個行業,所以,她們不願意別人知道她所從事的工作。她們是被動從事性工作。東莞的情況不太一樣,那裡很多人是自願選擇從事這個行業。以前人們總是認為,被同情的是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但如果沒有那麼大的生活壓力,不是人們想象得那麼貧困,卻從事這個行業,好像就不應該。實際上,我現在在談論性工作者問題時的(觀點)和從前希望人們站在同情的角度(的立場)已經不同,我現在希望引進一個“權利”的概念,就是女性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不管她是不是貧困,如果她選擇這個職業,就應該尊重她。但現在人們的認識大多數還是停留在同情的角度,認為她們是弱勢群體,應該給她們一個生存的空間。

法廣:您剛才提到中國的色情產業與警方實際上存在一種活動關係。在這種情況下,警方的大規模掃黃行動也就效果有限了?

葉海燕:我覺得掃黃有幾個問題。第一,我覺得它完全破壞了法律的嚴謹性。既然有“嚴打”,也就可以有“松打”。但法律應該是來不得半點彈性的,不能今天是這樣,明天是那樣。

第二,這種掃黃行動沒有解決根本問題。根本的問題是,她的生存問題不解決,她本來就是沒有辦法生存的時候,再去打擊她,並處以巨額罰款,那她的生活就更加貧困,那不是把她往絕路上逼么?!所以,如果背後的問題沒有解決,再怎麼罰,再怎麼關,她最後還是只有回到這個產業中來,還是只能在這個行業里繼續生存下去。所以,剛才有網友在網上發貼,他說得很有道理。他引用一部電影說,性工作者多少的存在並不取決於性工作者本身,也不決定於警察,而是取決於這個社會對這個人群的福利是否到位,是否給她提供了足夠的就業機會和生活技能。改變她生存環境,她才可能脫離這個行業,否則,性工作者只能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