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張健介紹河南南樂教案的最新發展和樂觀跡象

音頻 08:51

得到官方認可的基督教組織河南省南樂縣的“三自愛國教會”因教堂地產問題而與地方政府發生衝突,去年11月和12月期間愈演愈烈。當地近二十多名基督徒因為前往北京上訪,被當地警方逮捕,其中包括南樂“三自愛國教會”牧師張少傑。本台《聽眾之音》節目曾經在去年12月28日報道過“南樂教案”的原因背景。在今天的《當今世界》中,再請在巴黎的華人基督教傳教人張健先生介紹該案的最新發展。

廣告

張健先生告訴我們:南樂教案在包括法廣在內的國際媒體關注下,發生了許多變化,得到海內外人權團體和基督教會更多的聲援支持。被抓捕的教會成員中的大部分被陸續釋放,張少傑先生雖然還關押,並被控以莫須有的罪名“詐騙罪”和“聚眾鬧事罪”,但他已經可以正常地會見律師,能夠為自己辯護,也使律師和家屬了解更多情況。而在過去,來自全國各地的人權律師不被允許會見張牧師,甚至因此遭到毆打。對於張少傑被控的“詐騙罪”和“聚眾鬧事罪”,張健先生逐一指出:這兩項指控都是沒有根據的,而且該案的主要證人被藏了起來。

張健先生還介紹與該案有關的一個新發展是:與河南南樂縣交界的河北省大名縣有一位同情支持張少傑的牧師,他被可能是南樂縣政府派去的打手打傷,這引發大名縣政府的重視,要求南樂政府方面徹查,這也擴大和加重了對南樂政府的壓力。另外最近外界傳說的習近平政法講話,批評政法系統胡作非為的“害群之馬”,也可能使南樂縣的政府“刀把子”收斂了一些。

張健先生還介紹:由於國際媒體的關注,河南南樂教案的主要律師夏君在美國探親時,意外參加了總統早餐會,受到不少議員的接見和美國媒體的採訪。所以從目前來看,該案基本進入法律程序,人權律師得以進行比較正常的工作。看到這些,南樂教會人員的心情相對來說比過去愉悅,他們希望通過這些樂觀的跡象,能夠帶來解決問題的希望。

附:2013年12月28日《聽眾之音》:
巴黎華人基督教傳教人張健談河南南樂教案

作者 肖曼

中國河南省南樂縣的“三自愛國教會”是得到官方認可的基督教組織,但這個教會因教堂地產問題而與地方政府發生的衝突,一個月來愈演愈烈。當地近二十多名基督徒一個月前曾經前往北京上訪,被當地警方逮捕,目前依然有十幾人遭拘押,其中包括南樂“三自愛國教會”牧師張少傑。

有消息顯示:12月24日上海等一些外地的基督徒和普通民眾前往南樂縣援助,遭到當地公安的非法傳喚以及毆打。在今天的聽眾之音節目中,我們採訪在巴黎的華人基督教傳教人張健先生,談一談南樂教案的根源等方面的問題。
法廣:請先介紹一下有關河南省南樂教案的最新消息。

張健:河南省濮陽地區南樂縣的教會是一個下屬於“三自愛國委員會”的教會。前一段時間,他們的張少傑牧師等人為了維護他們教會的教產而和當地政府不 斷的交流和交涉,最後也沒有達成結果。在他們上訪的過程中,就被當地公安抓捕。現在嚴重到張少傑牧師的家已經被包圍,他的兩個女兒都被迫逃亡到外地。來自 全國各地的律師,牧師和教會的弟兄姊妹,甚至公民最近都到那裡去聲援,卻被毆打。他們已經無法在南樂和濮陽地區進行正常的維權或者聲援幫助了,所以他們現 在到鄭州,北京,上海上訪,爭取使當地官員真正認識到這個問題,但進展困難。最近一個北京的基督徒和張牧師二女兒等三人連人帶車都失蹤了,直到現在也沒有 蹤影。他們家裡的情況嚴重到連張牧師的父母昏倒生了重病,救護車來到家門口,卻被很多人堵住不讓進。已經到了如此目無國法的地步。南樂地區這種及其粗暴的 做法已經激起海內外基督徒和關注中國人權進步人士的憤怒,抗議和聲援。

法廣:河南省南樂縣的“三自愛國教會”最近與地方政府間衝突的原因是教會的教產問題,這是怎麼回事?
張健:1
949年以前,中國大批教會都有自己的教堂。後來中共的宗教政策逐漸極左,使大批教會被關閉,特別是在文革中,很多教會的房產被沒收,有的 成了工廠。比如北京的缸瓦市教會現在只剩到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南樂教會也是這種情況,他們教會人員自己出資買了原來的一個劇院,後來政府說這是危房,要 強佔。政府的上一屆書記在環縣邊上給他們批了一片20畝的土地,位置還不錯。但新一屆的書記卻要佔這片土地,這樣的話,就會使他們的教會蒙受巨大損失,而 且這種做法是違背相關的宗教法規和政策的。

法廣:中國的基督徒人數逐年增加,教會都需要更大的場所,這就會與地方政府的“開發計畫”產生矛盾,“教產”問題是否有普遍性? “三自愛國教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張健:中國各地的“教產”問題時有發生。很多家庭教會不願參加“三自教會”,他們也不稀罕這份東西。但那些還在“三自教會”的基督徒就要設法維護他們的教產。加入了“三自教會”的,一般都是順服掌權者的,但連他們今天還受到這麼粗暴的打壓,這是令人很費解的。

最早倡導“三自愛國教會”的是吳耀宗,是第一任“三自愛國教會”的主席,受到過毛澤東周恩來的接見,我們當然不承認他是真正的基督徒。但是,就連他的兒子最近也在海外呼籲聲援南樂的基督教會,聲援他們的維權行動,這足以表明南樂政府幹部所做的事是違法違憲的。

“三自愛國教會”是在“抗美援朝”時,周恩來一手建立的,當時只是為了鼓勵國內的基督徒支援志願軍捐款“抗美援朝”,當時中國基督徒也順從政府,做 了很多支援“抗美援朝”的事情,捐了很多錢。韓戰結束後,這個組織就沒有解散,反而成了管理教會的團體。文革中,這個團體實際上成為一個無神論的團體,很 多牧師在批鬥會上公開承認自己是受帝國主義利用,欺騙廣大會友。改革開放之後,“三自愛國教會”又重新恢復,當年一些離經叛道的牧師和基督徒又跑到“三自 愛國教會”里,成了領導人。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批家庭教會的基督徒不願加入“三自愛國教會”的原因。他們也願意順從中國政府,願意去註冊,但不願意註冊在“三自愛國教會”及其在一個盤子里的“中國基督教會”的名下。

這些年,在溫州,浙江,廣東等地比較開放,對基督教會政策比較寬鬆,當地基督教會的發展也很好,為當地的經濟建設作出很多貢獻,真的是一個穩定的力 量。但是在山東,河南,河北,遼寧等一些地區,當地人極左思想很嚴重,依然對教會懷着敵對態度,時不時地沒收他們的財產,特別是嚴厲打壓家庭教會。這次是 對“三自”教會,他們以為使用粗暴手段就可以打壓,沒想到激起了海內外正義力量,人士和基督徒的關注和聲援。

不管你是不是“三自愛國教會”,既然你掛着基督教的牌子,你就應該尊重事實,捍衛真理。目前中國高層的宗教政策至少也是鼓勵支持官方教會的,南樂縣的做法只能逼迫更多的人離開“三自愛國教會”,走向民間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