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鄧聿文談十八大三中全會後習近平的政治設計和中朝關係

音頻 11:03
O presidente chinês, Xi Jinping
O presidente chinês, Xi Jinping 路透社REUTERS/Yohsuke Mizuno/Pool

目前正在英國諾丁漢大學(Université de Nottingham)中國政策研究所(China Policy Institute)做訪問學者的資深媒體人鄧聿文,應巴黎“四維中國”協會的邀請,於一月中旬到訪法國。作為原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先生曾在去年2013年就東亞局勢發表《中國應卸下北韓的包袱》一文而受到海內外輿論的普遍關注。鄧聿文先生在法國期間,圍繞《十八大三中全會後習近平的政治設計》在巴黎行政和管理學院(IEAM)發表主題演講。利用這一機緣,鄧聿文以著名獨立評論員的身份,就當前東亞局勢接受了本台採訪。

廣告

法廣:鄧老師,您好!首先請您從學者角度談一下十八大三中全會後北京最高層對外公布的一系列最新決定,中國也出現許多新情況。海外有分析認為,習近平現已成為繼鄧小平之後中國最有實權的政治領袖,這種看法是否符合當前實際情況?

MONDE CHINOIS 120214 mix (Deng Yuwen/ Xi Jinping après 3e plénu PCC)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RFI)

鄧聿文:十八大以後,除了改革措施以外,有關成立了兩個機構。一個是改革領導小組,一個是國安會。現在改革領導小組的組長和國安會的負責人都決定是由習近平來擔任。這樣,習近平確確實實把黨、政、軍,包括安全和經濟都抓到手了。根據原來中共高層的制度分工,由總書記管黨務和外交與軍隊,經濟這塊由總理負責。以習近平已擔任改革領導小組組長來看,這一新機構的重要任務就是推進中國的經濟體制改革。那麼,經濟這塊的決策權也在習近平手上了。從這個角度來看,習近平確確實實成為了鄧小平以後,中共最有實權的領導人。

 

法廣:哪這種情況下,習近平未來是否真的能夠出台一些具體的改革措施?

鄧聿文:“我想這有兩個概念,有權力和有權威是兩碼事。習近平擁有鄧小平以後的最大權力,但我個人判斷,他還沒有達到如同鄧小平那樣的權威。因為,鄧小平的權威是經過千錘百鍊後自然形成的。而習近平接班才一年時間,沒有經過考驗。他必須在經過考驗後,能夠展現出他的能力後,就是說確確實實能夠推動中國的社會進步,那樣人民才會服從他。到那時,他才能擁有權威和權勢。所以,權威和權力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至於習近平能否推動中國的改革?以目前的趨勢來看,是應該可以推動的。為什麼這麼說呢?這主要與他的反腐敗戰略有關。反腐敗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要樹立起領導人的威信。對那些不聽話的人,就以反腐敗的名義給打下去。從這個角度講,習近平至少比他的前任,更能(加大)推進改革的力度。

 

法廣:海外有觀點認為,中國當前的反腐敗是黨內派系鬥爭的反應,這種說法可信嗎?

鄧聿文:“這種說法我覺得也要從兩個角度來分析。從立威角度來看,完全排除這種分析是說不過去的,因為確實存在派系特點。這也就是說,在不同派系之間,當某一派系被認為權力過大,就有可能會被冠以各種名義遭打壓,包括使用打擊腐敗的名義。但如果從反腐敗角度來看,那就不是單純的派系鬥爭了。假如某人確實有很大的腐敗嫌疑,或者是從查其它案子帶出了某某領導人的腐敗現象,那就不能單純地從派系角度來因應,不能是關係好的派系就不查,不能就簡單的這樣做。”

 

法廣:從地緣政治角度考慮,當前持續的東亞緊張局勢是否會間接地影響到中國與東亞以外,其他地區國家之間的交往呢?

鄧聿文:“從目前來看,還不會。因為,影響交往的前提是要求站隊,即(立場)站在哪一方。但從目前情況來看,除美國支持日本比較明顯一點以外,其他國家還沒有被迫決定要站在中日的哪一方。至於未來,中日關係是否會影響到其他國家?假如發生戰爭的話,那是有可能的。如果發生戰爭,中日會各自去爭取同盟。那時,就會被迫涉及站隊的問題,到那時可能會有影響。”

 

法廣:哪平壤政壇突變是否會衝擊中朝關係?

鄧聿文:“我個人認為影響是短期的。從中長期角度看,不會有影響。我個人覺得,其實崔龍海去年五月訪華時,可能就暗示了朝鮮可能會對張成澤採取一些措施。這裡麵包括了崔龍海開始負責中朝關係等等……,但中方那時可能沒有讀出這些暗示。中國一向宣揚不幹涉內政,所以自然不會去干涉朝鮮,要求介入其內部事務。至於短期影響,因為張成澤被認為屬於‘親華派’,而且還負責朝鮮的改革開放。所以,短期內會對中朝關係有影響。但應該看到,朝鮮的改革開放並非由張成澤個人來決定,而是由金正恩決定。從張成澤被處決後的情況來看,金正恩沒有說他不要改革開放了。相反從一系列事情來看,金正恩似乎更積極地要推進改革開放。為什麼這麼說?因為,他要用改革開放來證明,處決張成澤與路線無關,張成澤是因為自身問題遭處決的。”

 

法廣:哪中國現在對朝鮮的影響力究竟有多大?尤其是在張成澤之後?

鄧聿文:“這個影響力,我覺得也有兩方面因素。第一,中國是否願意發揮它的影響力。這也就是說,中國是否願意採取一些措施來迫使朝鮮接受中方主張。表面上看,中國對朝鮮的影響不大。中國自己也說,朝鮮做決策沒有事先告知中方,中方也不知道朝鮮的情況。這給人看起來,中國對朝鮮的影響力不大。但看影響力,要分析力量和力量的結構因素。從當前朝鮮在國際上非常孤立的處境來看,而且朝鮮需要大量的援助來看,目前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左右朝鮮局勢的還是只有中方。中方還是有很大影響力的。”

 

法廣:您在2013年曾寫過《中國應卸下北韓的包袱》這篇文章,請問,您覺得中國有沒有可能卸下朝鮮這個包袱呢?

鄧聿文:“我個人認為,從領導人角度來說,中方不會卸下這個包袱。因為,這會涉及地緣政治、中美關係,還有中朝之間的關係。習近平現在所做的是要迫使朝鮮走向改革開放。這也是中美之間所達成的共識,就是要(朝鮮)棄核,走上經濟改革。很明顯,中方現在的一切努力都朝向了這個方向。所以,在金正恩沒有明顯偏離這個方向的跡象前,中國還是會在這個方向上加大努力。但如果金正恩進行第四次核爆,我估計中國那時會加大對朝鮮的壓力。甚至有可能和美國聯手採取一些讓朝鮮承受不了的措施。”

 

法廣:朝鮮是否可能在某一天倒向美國,變成親美國呢?

鄧聿文:“我覺得這不大可能。因為,朝鮮一直想要倒向美國。朝鮮想要疏遠中國,倒向美國。以便在兩個國家之間進行投機。其實,朝鮮之所以能夠發展到第三次核爆,就是因為中美之間的相互猜忌。使得朝鮮有空可鑽。但在第三次核爆之後,中美之間達成了一個共識。就是要聯手對付朝鮮,不要讓朝鮮鑽空子。這是一方面的因素。第二個方面因素是從美國角度來看,與其接納朝鮮來圍堵中國,不如直接推翻這個政府。因為,推翻這個政權可以在國內得到擁護;相反,接納這個專制政權,以後如何向老百姓交待?怎麼和國際社會交代?如果是為了反對中國,而接納一個專制政權,這將會背離美國宣稱的自由與民主。這個代價太大。所以,為了圍堵中國而推翻朝鮮,使得朝鮮成為一個統一國家,這樣對中國的圍堵壓力更大。所以,美國完全沒有必要因為接納了朝鮮而得罪中國。”

法廣:鄧老師,謝謝您接受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