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中國為何再次提高最低工資標準

音頻 06:08

2014年初中國經濟領域中大事件不能忽略中國推出最低工資規定法規10周年之際,全國各地紛紛大幅增加最低工資標準。這一法規是在2003年12月30日由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通過,並規定從2004年3月1日正式實行,10年以來,執行最低工資規定情況按照中國官方媒體指出並不盡人意,去年年底今年以來,多達27個省份競相報告提升最低工資標準,給人以彌補和追加的印象。儘管官方給增加最低工資標準以各種理由的解釋,尤其是給予勞動者長期處於不平等的補償和促進內需購買力,然而,經濟分析警告,中國大幅提高最低工資標準,將為中國經濟發展帶來壓力與衝擊。

廣告

中國的增加最低工資標準浪潮,從2013年底延續而來,在新年之際就撞擊新聞關注。引人注意的不僅有西北地區的陝西率先宣布增加最低工資標準,也有富裕地區的江蘇揚州,廣東的深圳緊跟宣布上調最低工資標準。2013年中國多達27個省地增加最低工資標準,增加幅度平均為百分之17。2014年的增加最低工資標準增幅應當也在兩位數線上,超過兩百元人民幣。這將是中國連續第10年增加最低工資標準,但也是用10年的時間,才將最低工資標準納入必須執行的經濟法規行列。中國各地省市地區內部都有不同的最低工資標準,而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又有全日制和非全日制之分,未來中國將進一步規範最低工資標準的規律性增長,除了按照原先最低工資規定所要求,最多兩年必須增加最低工資標準,還必須與經濟增長掛鉤。中國新領導人最近提出,必須將最低工資標準同中等工資收入水平掛鉤,達到百分之40至60之間。按照現在的實際情況,幾乎很少有地區最低工資標準達到中等收入百分之40,相反很多地區卻以各種理由和技術手段拒絕或延遲增加最低工資標準。

2014年以來,中國提高最低工資標準幾乎同世界不少國家同步,以至於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成為一個國際性話題。美國,英國,法國,特別是德國,都相應提高或制定最低工資標準。

不過,按照此間經濟評論指出,中國的增加最低工資標準與歐美相對不同的有兩點,一是中國沒有歐洲國家的失業壓力,中國企業並不擔心增加最低工資標準將會給就業帶來衝擊,相反中國企業的憂慮是怎樣留住技術工人,而多達兩億6000萬農民工人仍然有很大的部分勞動人口甚至還不能享有最低工資標準。再就是中國政府面臨工潮壓力,為了尋求社會平衡,減少不滿壓力,官方要求各地妥善解決最低工資標準問題。

據報道,中國要求增加工資的罷工事件不斷發生,每天都有停工事件,今年一月至少有53起停工或罷工都與要求增加工資有關,而2013年至少有637起罷工事件發生,要求增加工資,而且工潮事件涉及全國各個經濟生產領域。

中國的改革開放一直以中國的低廉勞動與成本為優勢但也是代價,中國在30年中贏得世界工廠的稱號,中國的出口也充滿競爭力,中國今天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與貿易大國地位一定程度上是由低廉勞力的犧牲與貢獻。但是從2010年以來,以富士康工潮為一個界限,中國要求增加工資成為工人與社會維權的重要組成部分,增加工資成為必然。當然中國官方目前只是着重提及最低工資標準,而避免涉及普遍增加低水平的工資。

但即使這樣,中國已經面對增加最低工資標準帶來的經濟壓力與負面影響。以現在的中國最低工資標準,特別是在加工生產發達的沿海地區和大城市,中國已經不再是最廉價的國家,亞洲很多國家都比中國更為便宜,成為新的世界製造或加工工廠,原先在中國的投資相當部分都轉往亞洲其他國家了,而且因為成本與勞力都貴了,企業抱怨壓力,出口失去了原先的競爭力。在這樣的情況下,經濟分析擔心地方政府迫於投資撤離的壓力,可能並不會如同中央推出的增加最低工資標準規定所要求的那樣,積極調整最低工資的標準。

就目前的實際情況看,經濟困難是客觀的,但中國官方選擇安撫社會,而且也提出刺激內需來緩解最低工資標準提高以後帶來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