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浙江閏土股份被曝將數百噸有毒廢物深埋連雲港廠區地下

浙江閏土股份被曝將數百噸有毒廢物深埋連雲港廠區地下 中文網絡照片 DR
浙江閏土股份被曝將數百噸有毒廢物深埋連雲港廠區地下 中文網絡照片 DR

染料巨頭上市公司浙江閏土股份被爆中國媒體曝光,將數百噸計的危險廢物,埋“毒”自家後院。深坑無任何防滲措施,工人鋪上混凝土,偽裝成平地,毒物躲過層層監察,已逾三年,竟直到環保部現場督辦,才被發現。多年來,蘇南和浙江一些污染嚴重的工廠為尋找出路,逐漸轉移到蘇北地區,輸在起跑線的地市把這視為難得一躍的機遇,當地官方說,“寧可毒死,不要餓死。”

廣告

根據南方周末的報道2014年2月9日,環保部華東督查中心一行四人向該公司前員工錢長生的舉報:一樁企業偷埋數百噸危險化學品在自家廠房地下的惡劣事件。環保部官員稱,“我們懷疑過很多次化工企業偷埋廢渣,但一直找不到證據。”

被舉報的致癌廢料就埋藏在江蘇和利瑞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閏土股份全資子公司)廠房底下,數量可能達數百噸,已逾三年。

2011年8月20日,值夜班的員工錢長生髮現,一輛挖掘機正趁着夜色開挖地面,廠內的卡車拖出倉庫里的廢料,往深坑裡填埋。“單車4-5噸,累計超過50噸。”

另一名前員工王長青則回憶,幾乎每個廠房下面都有,埋廢料伴隨着300畝企業廠房的逐步建設。深坑沒有任何防滲措施,工人鋪上混凝土,偽裝成平坦的地面。“有的大坑一個就埋了100噸料。”。

他們發現這一行為後,向工廠領導反映,但沒過多久,回復他們的是被解僱。

從2011年起,錢開始搜集證據,觀察每一次企業偷埋的行蹤並記錄下來。在向廠里反映遭拒之後,他開始到當地管委會,區環保局,繼而縣環保局、省環保廳層層舉報。

灌雲環保局草草回應,並未開出正式的罰款票據,而以收污水排放的收據辦法處理。此事江蘇省環保廳也曾督辦,見效不大。

此後,中國政法大學環境法教授王燦發,聯合中國環境科學學會環境法學分會做了數月現場調查,將此事舉報至環保部。環保部批示華東督查中心就接到環保部立即處理。

兩天前的2月12日,在華東督查中心、江蘇省環保廳相關領導在場的情況下,錢長生現場指認埋料地點,開挖廢料,現場發現了舉報者所指的填埋的黑色廢料。

上海一家化工企業的工程師在看見錢長生保存的樣品後,確定這是兩塊廢棄了的半成品染料。“這是芳烴類原料合成的蒽醌系物,繼續分解後毒性更大,會產生苯系、硝基苯和酚類物質等,具有致癌性、致突變性和生殖毒性,會嚴重威脅地下水和土壤及周邊生物。”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蔣建國解釋,染料及其中間體廢渣明確為危險廢物,在《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列為“HW12染料、塗料廢物”一類,其所含的一些芳烴組分長期接觸具有致癌作用。

在被縣環保局查處之後,一些工人向《南方周末》記者證實,和利瑞沒有繼續填埋廢料,而是採取了新招數  把廢料加水攪碎,打入儲存池裡,接上暗管,待潮汐落下時,直排入海。

多年來,蘇南和浙江一些污染嚴重的工廠為尋找出路,逐漸轉移到蘇北地區,輸在起跑線的地市把這視為難得一躍的機遇,當地官方說,“寧可毒死,不要餓死。”

和利瑞所在的燕尾港化工園區(也稱為臨港產業園)已吸納投資過億元項目180個,其中超10億元項目17個,都是陸續自2006年後引入的。

從官方數據來看,這一園區內的污水處理廠日處理污水能力1萬噸,但僅從園區內37家企業申報的排放污水量來看,每日就有4.7萬噸。園區內的污水處理廠顯然無法滿足二百多家化工企業的污水處理需求。

王燦發說,化工廢水特徵污染物不是普通的公共污水處理廠能夠處理的,而是需要專門的污水處理廠。

一些園區內的工人、本地漁民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不少企業都有明暗兩套排污管,明管對付檢查,暗管直排大海。

2013年7月,王燦發委託中國科學院煙台海岸帶研究所做出一項關於《蘇北黃海沿岸四大化工園區及其周邊環境污染調查監測報告》,結果觸目驚心。

致癌性污染物苯、二氯甲烷、1,2-二氯乙烷、三氯甲烷在園區水體中普遍超標,部分位點甚至存在超標數百倍、上千倍的嚴重情況;水體超標主要分布在燕尾港和連雲港兩大園區內。

燕尾港曾經是江蘇當地知名的漁港,但在嚴重的污染下,2011年,當地地下水取水徹底關閉,自來水廠改從附近一河道取水,但水質發黑髮臭,當地人不敢引用,只能喝純凈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