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題

解讀衡陽人大代表賄選案 相比上頭指定不許拉票是進步

音頻 05:28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據媒體報道,湖南省衡陽市十四屆人大一次會議期間,56名省人大代表以賄賂手段當選,涉案金額人民幣1.1億元,有518名衡陽市人大代表和68名大會工作人員收受了錢物。另據1月25日中紀委消息,司法機關已對相關嫌疑人立案偵查,並採取相應的強制措施。我們今天的話題就從這裡說起。對此,有網友感慨說,衡陽市人大代表賄選案,行賄者56人,賄金1.1億元,平均每人200萬。一個並無實權的人大代表的位子,竟然標價200萬,不知其它那些官場肥缺的價格幾許?

廣告

作者楊恆均的文章說,省級人大代表居然也出現了“賄選”,這還是頭一遭聽說。以前只在中國大陸村委會這種小範圍的選舉中出現過“賄選”。事實上,“賄選”的本質就是官員賄賂民眾,在人類過往的歷史上,只存在民眾賄賂官員的情況,只有當民主選舉制度出現之後,才有了這種本末倒置的“賄賂”。所以,乍一聽到湖南出現省級人大代表搞“賄選”時,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太好了,真的搞選舉了?要知道,只有在那些真正搞選舉的地方,才會出現“賄選”。

中國人大制度如果像西方媒體所說的那樣,只不過是個橡皮圖章而已,選舉不過是走走過場,甚至是虛假的,又怎麼會出現“賄選”呢?其實,只要有選舉,就一定會有某種形式的賄選,沒有賄選的地方,官員永遠是民眾的主人,永遠是接受賄賂的對象。因此,人們看到,天朝民眾常常會到政府大樓門前去下跪請願。有“賄選”的地方則剛好相反,例如前些年的台灣,那些競選縣市長的候選人經常會在拉票時,“撲通”一下給選民下跪,拜託民眾把票投給他。

當然,這並不是說“賄選”是個好東西,“賄選”一般出現在某個國家和地區早期的選舉中,另外多發生在一些較小範圍的投票中。例如,台灣的一些縣市長選舉和中國大陸的村委會選舉。在台灣以前的縣市長選舉中,有一種賄選是這樣的:選舉當天,一些候選人的親信暗中組織大巴,把阿婆阿嬸拖去投票站投票,路上乘機塞一個紅包給貪財的阿婆們去“吃早點”,同時暗示他們投票給誰……但大家不妨設想一下,如果把這種選舉擴大到台灣全省,或者擴大到全中國呢?

楊恆均的文章反問道,哪一個候選人有這樣的財力和人力拉那麼多選民去投票呢?我們同樣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把中國大陸的村長選舉擴大到縣長選舉、地市級領導選舉、省長選舉……“賄選”就很難起作用了,原因很簡單,即便是那些擁有幾千個億資產的候選人,又能拿出多少錢去賄賂全省幾千萬選民呢?這樣分析之後,我們再來看這次衡陽人大代表的賄選現象,很遺憾,還真稱不上是什麼“賄選”。56名省人大代表賄賂518名衡陽市人大代表和68名大會工作人員  這只不過是官員之間的私相授受而已。

如果讓衡陽的700多萬市民全都來投票,這些行賄者恐怕得準備上千億的“賄款”,才能保證讓每一個衡陽選民“出賣”自已手中的選票。因此,筆者認為,把中國大陸村一級選舉有序擴大到縣級選舉,應該儘快提到這屆政府的改革日程上來。此外,也有評論寫道,如何評價衡陽市此次為了當選省人大代表,56名候選人在選舉中出現的送錢拉票行為,首先必須搞清楚什麼是真正的選舉?

作者王思想的文章說,真選舉應該具備以下幾大要素:1,任何符合條件的人(一般是多人聯署支持)都可以報名參加競選。2,競選人發布競選宣言,讓選舉人知道自己的個人情況和政治主張。3,拉票。4,監督計票工作,防止作弊。5,宣布選舉結果。  請注意,以上幾大要素中,“發布競選宣言”和“拉票”是必不可少的。然後再來說說什麼是假選舉?以下要素只要具備一項,就是假選舉:1,等額選舉。這個就不用解釋了吧。2,候選人是上頭指定的。

3,候選人不發布競選宣言,大家完全不了解他們,卻還要去投票。4,不許拉票。5,賄選。6,計票作弊。  請注意,賄選只是其中一項,並且是罪孽最輕的一項。與賄選相比,“等額選舉”、“上頭指定候選人” 以及“不許拉票” 和“計票作弊”,才是真正典型的假選舉。再回到湖南衡陽的省人大代表選舉,我們要問的是:1,候選人是上頭安排好的嗎?2,有競選宣言嗎?3,允許拉票嗎?4,計票有作弊嗎?

目前這些方面的信息是非常少的,根本無法做出判斷。希望湖南方面提供證據,證明自己在這些方面都沒有問題,唯一的問題只是出現在賄選上。反之,假如湖南方面無法提供證據,或者說拒絕提供證據,那我們就有理由懷疑:那些上頭安排好的人根本不需要賄選;而這56個人因為要反抗上面的安排,所以才要進行賄選,那麼我們就應堅決支持這種賄選。我們看到過以反腐的名義打擊政治對手,也要提防以“反對賄選”的名義維持假選舉。

這世界上最不要臉的就是假選舉。賄選,說起來是壞,其實,仔細想想未必如此。那些“被權力控制的選舉”才是最不要臉的選舉,而賄選,打亂了權力者預先的布署和控制,所以,我們可以從這個意義上去支持那些非官方候選人的賄選行為。而賄選的意義遠不止此。民主選舉,就是候選人爭相巴結選民、賄賂選民。所以,民主國家的選舉話題,檔次都很“低”,來回來去就是減稅、醫療、養老那些“小”事情。

王思想的文章最後強調說,而專制國家的所謂“選舉”則完全不同。候選人無須巴結選民,甚至選民都不知道候選人是誰?以及“選民”的權利,或者說義務,就是在“選舉”結果出來之後山呼萬歲、敲鑼打鼓歡慶勝利。鬼才知道是誰的勝利。然後,“當選”者出來講話,檔次都很“高”,絕對不承諾減稅,而是告訴你“我國”又取得了多麼偉大的成就,為人類做出了巨大貢獻。我是個俗人,我希望減稅,我喜歡“賄選”,我希望那些政客們巴結我,賄賂我。

作者李悔之的文章說,舉凡民主,從不成熟到成熟,從不完善到完善,必然要經過一段曲折過程和實踐時間。對一個從來沒有民主傳統的天朝上國而言,更是如此。民主政治欲在一個國家正常、良好地運行,必須是發動機帶動車輪轉。而非發動機不轉車輪轉!  當今特色之國恰恰如此:發動機發出“絕不” 的轟鳴,只有車輪在泥潭和沙灘上空轉!並將種種類似於“過家家”遊戲中所發生的“民主亂象”統統歸咎於“國情” 和“國民素質”,才真正是“別有用心”之論!

作者唐文方的文章說,在現代選舉中,想當選沒有不花錢的,如果不花錢就能當選,說明競爭還不夠激烈,2012年美國總統選舉,奧巴馬和他的對手羅姆尼各花了將近10億美元。2012年台灣大選,民進黨敗在國民黨手下,親民黨更是輸得慘不忍睹,也都是紛紛抱怨因為自己沒有錢。花錢不一定是壞事,只不過有些人花錢的方法更巧妙,例如買廣告、向選民派小禮物和紀念品。

網友精英談轉載的這篇文章又說,當然,民主選舉中候選人最常用的方法,還是向選民保證如果自已當選後會給他們種種好處,選民是先投票再收錢。此外,美國有很多大佬花巨額捐款,支持某個候選人,如果該候選人當選,再加倍報答捐款人,而且這樣的權錢交易並不犯法。儘管衡陽的選舉還很不規範,候選人的行為過於張揚、露骨,讓人難以接受,但它起碼體現了從權力意識中的解脫,和以經濟實力為基礎的公平競爭。

有人可能說這樣會導致富人當道,但如果說另一個選擇是權力當道的話,那就很難說哪個結果更糟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