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飛鴻

德國媒體:《白日焰火》獲金熊不太離譜

音頻 05:15

剛剛落幕的柏林電影節上,中國電影獲得一金熊兩銀熊,成了電影節的大贏家。本月15日獎項公布後,德國媒體紛紛發表評論,對最高獎項金熊獎頒給中國電影感到意外,但同時也承認,刁亦男執導的《白日焰火》也有資格成為電影節的贏家。

廣告

《明鏡》周刊寫道:中國驚悚片戰勝了美國少年成長片。林克萊特執導的《少年時代》沒有獲得金熊獎,讓很多人感到意外。但《白日焰火》也是一部值得嘉獎的影片。假如評審團選中的既不是《少年時代》,又不是《白日焰火》,而是另一部電影,那就真是太離譜了。今年電影節的輸家倒不是那些沒有獲獎的電影人,而更是觀眾。《白日焰火》放映後,觀眾的歡慶情緒幾乎起不來。但《白日焰火》最終還是成了勝者。這部電影不僅顯示了中國電影的強勢,也展示了中國電影人對西方流派電影嫻熟自如的應用。這部驚悚片把緊張、氣氛和幽默溶化為一條直奔主題的敘述河流,不給觀眾任何不必要的休息機會。但這並不意味着《白日焰火》令人佩服,令人感動。電影畫面對比過分強烈,主角受傷太重,以致於觀眾無法到處拉開距離。觀眾之所以能跟着潦倒落魄,希望彌補過失但最終幻想破滅的警察張自力把電影看到底,與張的扮演者廖凡的出色表演有關。廖凡獲得最佳男演員銀熊獎,當之無愧。

在領獎時,最歡喜滿懷的是91歲法國大導演阿蘭•雷奈。他以《雷利的生活》這部影片獲得鮑爾銀熊獎即新視覺獎。但《明鏡》周刊認為,這個獎是評審團的最大敗筆,因為影片中人物處理馬虎邋遢,畫面剪輯隨心所欲。最佳劇本獎授給德國電影《十字路口》,倒是恰到好處。《布達佩斯大飯店》獲第二大獎評審團大獎,也當之無愧。只是《少年時代》只獲得最佳導演銀熊獎,令人叫屈。許多人都覺得這一獎項不適合這部電影,所以,這一獎項不久後也許就將被忘卻。但金熊獎對這部電影來說在某種程度上並不重要。因為,《少年時代》現在就已經贏得了《白日焰火》大概永遠得不到的東西,那就是觀眾的心。看過《少年時代》的觀眾現在就已在口口相傳,向友人推薦這部電影。

N-TV新聞電視台表示:中國電影出人意料地成了電影節的大贏家。殘酷的《白日焰火》展示了中國當今社會的一個陰暗面。所有參賽片都具有明確的政治性,但刁亦男在柏林強調說:“這部電影沒有什麼特別的政治寓意。”《白日焰火》採用的是好萊塢40年代黑色電影的風格,畫面中陰影突出,人物全都酷得要命,對話精簡且緊鎖要點。但在展示暴力時,刁亦男比前輩比利•懷爾德、約翰•休斯頓等還是走得更遠。其中一個帶溜冰鞋的謀殺鏡頭,神經脆弱的觀眾恐怕會受不了。評審團頒發的獎項經常出人意料。這一次,評審團再次顯示,它不受觀眾喝彩或喝倒彩的影響,而是擁有來自自身的動力和獨立性。

《法蘭克福彙報》認為:由於節約政策,參賽影片並不都具備進入A級電影節的資格,其它單元里也有類似問題。柏林電影節夢想成為世界電影院,各國電影於是彙成一個龐大的電影雲,在柏林上空飄浮十天。但由於缺乏主線,柏林並沒有成為世界電影院,而只不過是一個放映世界各地影片的電影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