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金鐘:還有幾萬紅衛兵沒有道歉

音頻 06:33

本次當今世界專題節目,邀請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先生,談他對中國文革紅衛兵道歉的看法。以下是採訪內容:

廣告

金鐘:大家都知道在一月初,宋彬彬和幾個人在北京師大女附中一個小型聚會上,對當年文革中被她們紅衛兵迫害的老師表示道歉。但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案子,就是她們師大女附中把她們的副校長卞仲耘活活打死,所謂的八.五事件,在“紅八月”中間,這個事情她們沒有做出一個負責的,真實的,有誠意的道歉。

相反,宋彬彬借這麼一個型式來給自己洗清賣白,講了一些這樣那樣的理由,好像她一生做人都是清清白白乾乾淨淨的。這個話簡直非常荒唐可笑。我們說,紅衛兵打死老師,打死校長,並不是說就是你宋彬彬親手拿着兇器去把老師打死。因為你是紅衛兵的領導人,紅衛兵的頭目,紅衛兵的這些暴行都是在你們的領導,甚至策畫,具體安排之下,施展開來的,所以當然有絕對的責任。

而且她感覺到很不公平,好像紅衛兵這個事情,為什麼就把她釘上歷史的恥辱柱?為什麼?因為是你給毛澤東在天安門上獻紅衛兵袖章。有這樣一張所謂的文革經典照片。這個是你乾的嘛。這個照片成為一個標誌性的證明。全世界研究文革,研究紅衛兵的人都會提到和使用這張照片。這是歷史事實。所以說,她是紅衛兵暴力的一個符號性的,標誌性的人物,是她自己的歷史寫就的,造就的,要推當然是推不掉的。

現在我們這裡談的還只是師大女附中一個學校的紅衛兵的暴行。而且都是些20歲不到的年輕少女,那麼殘暴地用兇器把自己的老師,女校長打死,這已經是相當駭人聽聞了。當局對紅八月紅衛兵打死的人,當時有一個正面的戰果公布:光北京市就有1772人,包括老師,學校領導人,還有社會上所謂的“牛鬼蛇神”,“專政對象”,實際上完全都是無辜的人。你想,打死一個卞仲耘,就涉及到多少紅衛兵?

其中尤其是鄧小平的女兒鄧榕,表現非常壞,當時她還企圖把被紅衛兵活活打死的卞仲耘的死亡結論改成是因“心臟病而死”。後來這個鄧榕,到75年河南大水,當時李先念他們打電話要鄧小平指揮空軍來處理參與炸掉副壩的問題,打電話幾次到他家去,都是鄧榕接的,說她爸爸睡覺了,你明天打來。當天晚上洪水就爆發了,那次河南大水,有二三十萬人死掉啊。像這樣的紅衛兵女幹將,就因為她是鄧小平的女兒,她到今天,對她在文革中,開始是紅八月,後來是河南水災,自己的錯誤,犯罪,沒有一個字的道歉。

想想看,多少暴徒參與這個暴行,才能使一千七百多人被活活的打死?這些年輕的紅衛兵們手上都沾有北京市無辜的教師,家長和社會人士的鮮血。對於每一個被打死的人,當然參與暴行的不只一個人。像宋彬彬這樣有血案在手的紅衛兵的暴徒有多少?至少有一萬多或幾萬紅衛兵。今天師大女附中的劉進,宋彬彬幾個人出來道歉,還有八中的陳曉魯有道歉。屈指可數這麼及個人。還有幾萬紅衛兵都沒有站出來道歉。這說明什麼問題?

因為他們都是50-60歲,很多人都是現在的既得利益者,掌握了財富,屬於今天的權貴階層。這些人,我想歷史也不會放過他們,他們遲早要做出交代,做出道歉。

感謝金鐘先生接受法廣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