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廣場

腐敗深重豈能拿一個東莞說事

音頻 13:09

東莞掃黃引起民間一片噓聲,微博上“東莞挺住,東莞加油,今夜我們都是東莞人!”聲聲呼應,令人驚駭。中國的有識之士不得不思考這一詭異的現象:所謂黃色,似向來為正人君子痛心疾首。當局掃黃從來不遺餘力。中共一進城,橫掃所謂舊社會餘毒,“賣淫嫖娼”首當其衝,關閉妓院,改造從業人員。進入表面的清教徒時代。八十年代伊始,改革開放,中國的顏色開始發黃,掃黃,打擊流氓團夥,清查黃色錄像帶,此起彼伏,從未間斷。掃黃成為極其正當的凈化社會空氣的理由,然而,當局這次大舉動作,卻引起網絡輿冷嘲熱諷;“我們都是東莞人”就是最典型的對被打擊者的認同。有人自嘲式地引用毛澤東的一句話解釋這一現象:“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

廣告

中國是否到了凡是當局支持的,民間就會反對的地步?至少,在這股與官方掃黃針鋒相對的輿論大戰中,東莞,這座所謂的“罪惡之都”一時成了民間寄寓反抗威權的象徵,數萬名從事性交易的女子成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社會底層的代表。

“我愛你中國”,本是八十年代中國開放之初一首風行的頌歌,這首歌大約要表達的是一代被當局冤枉、迫害,流放但仍苦戀祖國的情緒。然而,東莞事件發生後,“我愛你中國”,被網民改成了“我愛你東莞”:

“我愛你東莞,我愛你東莞。我愛你改革氣質,我愛你開放風範。我愛你嶺南的濕潤,就像清風拂過沙漠。我愛你東莞,我愛你東莞,我愛你項目繁多的流程,我愛你飄飄欲仙的冰火。我愛你波濤洶湧,我愛你險峰崔峨。我要把殘軀獻給你,我的東莞,我的中國。東莞挺住!”

要東莞在當局掃黃的風暴下挺住?東莞被網絡輿論奉為民間抵抗威權的象徵。在這件事情上,民間輿論一開始就把官民尖銳地對立起來,把官場的貪腐糜爛與民間的無助弱小對比起來,把當局的中國跟民間的東莞對立起來。

在羅昌平“圍觀東莞三級地震”一文中有這樣一句話:“只打民窯不打官窯,與只打民謠不打官謠如出一轍。輿論的集體調侃,源於競爭存在市場分割,高端市場去搞低端市場的行為畢竟少見,當‘公對公’遲遲缺位,‘公對民’自然引起反撲”。

東莞掃黃,不止一次,全國掃黃,年年如此。但是為什麼給人的感覺是“越掃越黃”呢?黃色,官方語言特指“賣淫嫖娼”,最初是暗流,後來成了溪流,現在蔚然大觀,有人諷刺說差不多全國山河一片黃了。木然在博客中問道:“掃黃為什麼越掃越黃”?他發現:“掃黃與被掃黃,竟然成了一枚硬幣的兩面,誰也離不開誰。不但是東莞,就是中國的其他地方,黃色產業也是十分的發達,掃黃的工作也是十分的繁忙。掃黃與被掃黃,都在樂此不彼中,黃色濤濤,浩浩蕩蕩……。”。但是,“過去掃黃,支持的聲音遠遠超過反對的聲音,可現今東莞的掃黃,反對的聲音遠遠超過支持的聲音,這在網絡上反應非常明顯。如果說過去掃黃還有民意的巨大支持,那麼現在的掃黃已經很少有民意的支持了。掃黃在尷尬中、在網民的口水中行動。 ” 作者的結論是:“掃黃也需要制度設計……。制度的設計,必須符合人性……。一個良好的制度設計,必須是保障人的尊嚴制度設計。在好的制度下,所有人的尊嚴都得到保障,只要有一個人的尊嚴沒有得到保障,那麼這個制度的設計就是有缺欠的,就是不完美的┄┄”

作者在這裡提出來體制的問題,也間接地提出來人權的問題。一位署名娘子舞的網民對越掃越黃這一現象的看法更直接:“其實,掃黃和反腐敗源出一轍。因搞腐敗和反腐敗都是當權者一手乾的,所以越反越腐敗本屬正常。同理,搞黃和掃黃都是權貴們的所需,所以越掃越黃,也不稀奇。只可鄰了那些生在社會底層的貧弱女孩子們,被權貴們了踐踏了肉體,又被權貴們玩弄了人的尊嚴。”

掃黃越掃越黃,也有另外一種看法 。這種看法的視點指向社會。羅豎一在“根除賣淫嫖娼須要整個中國社會給力”一文中認為,掃黃越掃越黃的首要原因是,中國色情業擁有形形色色的“保護傘”。

他認為:“不可否認,中國現行法律是不容許賣淫嫖娼的,而且中華傳統美德是反對賣淫嫖娼的,但是最近二十多年來,中國的色情業日益壯大。誠然,中國不少地方的警方都多次打擊過色情業,但基本都是死灰復燃。他認為官方自身也常常擔心掃黃會影響地方經濟的發展,增加就業壓力,因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結果,官方在客觀上成為中國色情業的最大保護傘”。

這位作者甚至認為,“以李銀河等社會知名人士為代表的各色人物,其一直主張“賣淫嫖娼非罪化”或“賣淫嫖娼合法化”,而經媒體等渠道放大之後,於客觀上對中國色情業也起到了“保護傘”的作用”。

民間輿論勢如滔滔,官媒只好出面應戰。人民日報連續發表或轉載相關文章,試圖引導輿論。該報有文指出:“東莞掃黃,取締了一批色情場所,也引來了一些奇談怪論。一些網絡‘大V’對掃黃行動極盡調侃、冷嘲熱諷,甚至公然唱起了‘嫖娼有理、色情無罪’之類的反調。

該報稱,“賣淫嫖娼在大部分西方國家也屬違法,國際上對於色情業打擊越來越嚴。一些‘大V’兜兜轉轉、顛三倒四、偷換概念,堂而皇之拿肉麻當有趣,以‘同情弱者’‘順應市場’‘選擇自由’之名販賣歪理邪說,只能說明他們全然無視法治常識,更是罔顧社會良知”。

人民日報另一篇題為“是非界限豈能模糊”的文章更是質問:“那些聲色犬馬之地、醉生夢死之徒,為何又受到一些人的追捧乃至力挺?這一事件的娛樂化、惡搞化傾向,反映了怎樣的社會心態?如此是非不分、善惡不辨、美醜不明,又折射出怎樣的社會問題”?該文總結說:“有學者曾憂心忡忡地指出,我們的生活中存在一種怪現象  比壞。一些人,一事當前,不是分清好壞曲直,也不是比着看誰比誰更好,而是爭着比着看誰比誰更壞。 一說掃黃,就立即轉移視線、偷換概念,說腐敗之害甚於色情,貪官比嫖客小姐更壞┄┄”

為什麼存在着所謂的“比壞心態“,人民日報沒有再推敲下去。其實,從民間的輿論看出,貪官的糜爛和腐敗才是萬惡之源。這種壞不可比,而是最壞。而且,所謂“比壞”,並非源自民間,而是源於代表官方的官媒的一系列比壞辯解:

代號為139316519的網民質疑:“請問人民日報,你說社會上存在一種怪現象  比壞!是誰長期帶頭比壞的?是新華社 、央視和人民日報這些有對國外的事有發稿權的主流媒體,你說中國有貪腐,它馬上說某某國也有貪腐;你說橋、樓垮了是豆腐渣工程,它馬上報道某某國的橋、樓也垮了;你說中國食品有毒,它馬上報道某某國食品也有毒;你說北京霧霾嚴重,它馬上說印度新德里的霧霾比中國的更嚴重。反正,不是比好,總去比壞。大家還可以羅列出許多。人民日報自已不反思,反過來指責社會,真是烏鴉笑豬黑,自巳不覺得。習主席說要正黨風,黨風正,才能帶出好民風、好社風。其身不正是很難正人的。什麼時候能看到主流媒體不再去同外國比壞呢?”

東莞掃黃,民間紛紛打抱不平。不少人形容上樑不正下樑歪,何以徒然地怪罪基層。在這個嚴重糜爛的社會中,特權階層的腐敗才是最根本的原因。不抓根本,去打東莞,在網民眼中就有轉移視線的嫌疑。

滄海一粟在“東莞的掃黃,是整頓社會秩序還是做反腐的表面文章”一文中表示:“我們希望反腐就來點真格的,把所有國家財政收支明細賬目、項目招投標細節,所有涉及權力尋租領域的內容公開透明,讓人民全程監督,才能最大限度地扼制腐敗,用什麼搞三講、學模範、掃黃打非的運動來整治腐敗,太小兒科了,我們實在沒興趣玩下去了!”

讓人民全程監督,官員公布財產。這正是新公民運動最基本的主張。但是,這一運動遭到當局殘酷的打壓。有些人解釋,特權階層手中的財產已經達到足以嚇人的地步,他們可能不願意也不敢公布財產。學者胡星鬥在“你所不知道的特權政治”一文中對此有深刻的分析。他指出:目前中國最大問題是特權橫行,中國現代化的最大障礙是特權制度。不剷除特權腐敗制度,中國的現代化其實是無望的。

“發達國家的錢袋子是掌握在議會的手中,官員每花一分錢都要經過議會的批准。而中國的財政是官員化、隨意化、秘密化的財政,一切支出由官 員說了算。所以30年來,中國政府的行政開支增加了100倍。據有關調研報告:全國黨政機關係統違規違紀、挪用侵佔、公款吃喝、休假旅遊、出境出國、送禮 濫發獎金福利,2006年度高達2萬億元,相當於當年全國稅收收入的50.5%。

“中國億萬富翁3220人,其中2932人即超過90%是高幹子弟;在5個最重要的工業 領域金融、外貿、地產、大型工程、安全業,85%-90%的核心職位掌握在高幹子女的手中。截至2005年底,僅海外高幹子女親屬經營的中國進出口貿易每 年就達1千多億美元,擁有財產6千億美元以上,海外定居的高幹親屬超過100萬,其中高幹配偶子女20多萬人”。

對特權階層的貪腐行為不下狠心整治正是網民對東莞掃黃感到憤怒的原因。貓眼論壇登出的一些反應即可窺一斑:小貓不吃貓說:“很簡單的道理,失去民心,做任何事情,百姓不會相信,只會認為是做戲”。老龍貓說:“不是說老虎蒼蠅一起打嗎?沒說要打雞呀?轉移目標了?”羅峰附和道:“一群財產都不公開的人去反腐掃黃這不是笑話嗎?”

定忍行者說,“他們不但包二奶、三奶、N奶,玩派對,玩換妻,玩學生妹,玩處女,玩幼女;而且還玩明星、玩主持人,反正他們有的是錢  谷俊山不是說嗎:‘中國的明星都玩膩了,用錢搞定她們’。他們從城市玩到農村,從國內玩到國外,從黃種人玩到白人、黑人,從大學、中學玩到小學,從技校玩到藝校。請問有什麼他們不能玩、不敢玩、沒玩過的?東莞?弱爆了,那些地方他們還真看不上眼呢!清除桑拿、髮廊等色情場所?他們根本就不在乎嘛!掃黃?他們偷笑了!在專制獨裁社會,從來 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他們超長車、巨型房車都可以到處亂開,而屁民們卻連摩托車都要禁止你開!”

唱晚漁舟認為,“說好的打老虎蒼蠅,你現在突然改抓無權無勢的小雞了!是央視在攪反腐的大局吧?習總知道這事嗎,快管管您身邊的攪屎棍吧!”

腐敗如此深重,豈能拿一個小小東莞說事?民間輿論關心的仍然是大老虎為何遲遲不落網?仍然是腐敗為何越反越腐敗?但是,中國的腐敗已呈蔓延之勢,幾乎囊括所有官僚階層,或本人,或家人,或親友。國際調查記者協會剛剛披露的調查報告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證。知名記者高新認為,“習要壯士斷腕,先要大義滅親”。習近平能將反腐進行到底嗎?習近平能夠最終剷除腐敗的根基嗎?“挽狂瀾於既倒 扶大廈之將傾”?網民們對此有深深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