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貪腐

山西省委副書記金道銘落馬牽涉丁雪峰買官案

山西人大副主任金道銘涉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山西人大副主任金道銘涉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網絡照片

今天上午(2月27日),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宣布,山西省委副書記,山西人大常委會第一副主任金道銘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一個多月前的1月22日,金道銘剛補選為山西省人大常委會第一副主任,距離此次被查僅37天。目前,金道銘已經是2014年落馬的第三位省部級官員,十八大以來被查的第21名省部級官員。

廣告

金道銘起家於團系,在中紀委監察部有過長達16年的工作經歷,後又擔任山西紀委書記,是十八大以來查處的第二名紀委系統出身的高官,此前一人是長期在四川紀委系統任職的李崇禧,知情者透露,金此次涉案,在紀委系統“觸動很大”。

本台獲悉,金道銘被查,緣起去年底因涉及兩年前周永康之子周濱主導的呂梁市市長丁雪峰買官案。

此前《中國經營報》報道,2012年1月,山西省調整多個地市主要領導,呂梁市原市長調任晉城,市長一職出缺,多人競爭。時任呂梁市委副書記的丁雪峰向當地多個企業老闆籌集資金“運作”市長一職。

當時,呂梁市四名老闆籌集了1億元人民幣買官基金,交給周永康之子周濱主導運作。2012年1月9日,丁雪峰被任命為呂梁市代理市長,籌集的款項,“在參與中間運作的相關人之間,進行了分配。”這些參與者中,除了周永康之子周濱,可能另外一人就是山西省委副書記的金道銘。

丁雪峰去年12月底被帶走後,金道銘在1月22日被調任山西人大第一副主任,現在看來,很可能被是“先挪位,後調查”的典型調查處理手法。

另一說法是,金道銘此次被處理,是因為他插手關說對山西省交通廳長段建國的調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因此批示嚴查。官場內部通報,金道銘被查還可能涉及一名山西知名的煤老闆。

一位資深媒體人透露,山西這些年,絕大多數被壓下來的大案,金道銘“都有參與包庇”,經常為山西大案進京關說滅火,“在中紀委還是挺能和稀泥的”,“真查的話,牽扯的人會非常多”。熟悉金道銘的人甚至認為,他的腐敗,基本上是“看破”的那種,認為“反正體制要完蛋,誰撈不是撈”。

資深記者羅昌平評論說,“金道銘終於被查了,消息傳了很久。他的仕途北京起步,曾任大秘,長期在中紀委監察部任職,歷任中紀委辦公廳主任、交通部紀檢組長,後來空降山西擔任省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省政法委書記。這根線的各個節點不知拴着誰,一個值得好好解剖的樣本。”

傳言稱,金道銘1987年12月至1990年11月擔任監察部部長尉健行秘書,官方簡歷則說,金道銘當時任監察部值班室主任、辦公廳外事辦主任兼辦公廳辦公室主任。

熟悉金道銘的人士對記者透露,金道銘一路以來的仕途保護人是時任監察部黨組成員、辦公廳主任的李至倫,李至倫2003年起擔任監察部部長、中紀委副書記,2007年去世。金道銘是李至倫的秘書,而李至倫是尉健行的大秘書,尉健行則是一手將中紀委推到現在的重要地位上的關鍵人。

此後,金道銘在中紀委體系內一路爬升,曾任中央紀委副秘書長兼辦公廳主任,後來轉任山西,曾任紀委書記、政法委書記、省委黨校校長等重要職務。

根據羅昌平的說法,金道銘案的導火索之一,是山西焦煤集團原董事長白培中案。

2012年12月13日,白培中家中被搶劫一案經法院一審判決,確定的搶劫財物金額為1078萬元人民幣,該案件也牽出白培中違紀行為,據官方的查明結果,被搶財物中,除白培中本人及家屬合法收入,妻子兩次開顱手術期間親友援贈款項外,有84萬餘元財物涉及違紀。

最後,山西省紀委,決定給予白培中留黨察看一年處分。羅昌平說,“白培中案震驚中外,這一處理結果同樣令人匪夷所思。即使再不考慮民意輿情,如此明顯的經濟問題僅以黨紀論處,無法服眾”。

白培中事件處理的主導領導之一,正是金道銘。在中央第六巡視組入晉期間,省委省政府一群老幹部對此不依不饒,合力舉報。另一個因素是,白培中系五台縣人,與定襄同屬忻州市。目前的山西官場,五台幫蔚為規模,據說,“他們與祖籍定襄的薄家的關係可謂公開秘密。”

金道銘為人“平時為人穩重謹慎且低調”,弱點也在女色,據說,他入晉時,就帶着一位大連籍的情人,後來又找了一對胡姓姐妹,山西政商大佬都知,討好金書記,只要搞定他的女人就行。

金道銘的情婦胡氏曾在太原開發房地產,太原著名的雙子樓項目,她們以1000多萬元盤下繁華街邊的黃金地皮,從國有煤企借得5億元開發,此後又將A、B、裙樓分別賣給三家不同的國企,空手套現超過十億元。國企山西蘭花集團等為了討好金,巨額利益輸送,此事此前曾有山西媒體人微博舉報,但未見有處理。

山西籍知名記者李建軍回憶說,“金道銘任省紀委書記時,我曾寫兩封公開信罵他,被中紀委輿情通報,何勇批示:紀檢公信力嚴重受損,建議修復。金全不當回事,深信以己根基之深,無虞。也因其此自信,有人問他對我看法,據說,金道銘答:搗蛋鬼一個,給我們工作找了不少麻煩,不過無妨,社會有時也需要這種人。”

李建軍說,“這也算是種雅量,至少好過許多報復記者的牲口。”

2014年2月24日,中央第六巡視組組長葉冬松向山西省反饋巡視情況,此次巡視在2013年10月30日至12月29日展開,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聽取了第六巡視組的彙報後,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報告了有關情況。

公開披露的巡視意見稱,山西在黨風廉政建設方面,少數領導幹部利用職權謀取利益,查辦案件工作和對重點領域、關鍵崗位的監管有待加強,尚未形成懲治腐敗的高壓態勢;在幹部選拔任用方面,用人上的不正之風仍然存在;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紀委、中組部處理。

這一報告雖然看似陳詞濫調,似已有殺機隱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