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真

極權體制處於永恆的危機

音頻 03:51
RFI/Chine

中國出版人和專欄作家許知遠,周前在亞洲周刊撰文,首先回憶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該事件迅速催生的一個政治流亡群體,與海外華人世界連接在一起,它與台灣、香港共同彙聚成一股對大陸的政治壓力。當時,政治學者嚴家祺相信北京的合法性業已消失,更無法應對新的挑戰,從東亞到東歐,力史潮流站在自由這一邊。嚴家祺當時認為,六四平反為時不遠,屆時流亡者們歸來,這四種政治訴求最終彙聚成一種政治  一個尊重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政治,一個嶄新的聯邦制的共和國就此誕生。

廣告

許知遠說,二十五年後中華帝國卻崛起了。今天的台灣與香港面臨的困境,正是中華帝國崛起的後果。倘若人們看到香港近十年來的惡化、台灣日漸的內部分裂,也不禁懷疑它們能對抗一個如此強大的中華帝國嗎?許知遠說,二十五年來的中國已變得無法辨認,不僅讓港、台陷入經濟上的焦慮,「更重要的是,台灣與香港在中國高漲的民族主義氣氛前不知如何是好。政治流亡人士早已分裂、式微,海外華人、留學生急於靠近北京,不管是香港的中環、台北的立法院,你都能感到一股似乎無法阻擋的力量的到來。二十五年前天安門事件中,聲援北京學運的那批渴望自由民主的中國人去哪兒了?

但許知遠對未來充滿希望。他說,歷史總是充滿意外,倘若人們身處在一九八九年的秋天,斷然無法想像中國日後的崛起,與共產黨政權的穩固。  同樣的,許知遠又說,當下這個似乎不可阻擋的巨人很可能是個泥足的巨人。「極權體制也是一種處於永恆危機的體制,因為權力的高度壟斷,也意味著風險的高度集中。從薄熙來到周永康案,這個政權已撕下最後的遮羞布,以赤裸的面貌示人。而它的內部僅僅是被慣性與利益維繫,禁不起任何嚴肅的挑戰。

許知遠指出,所有的自由與民主,都是鬥爭的結果。此刻的香港與台灣,正在為自己昔日的淺薄與短視付出代價,但這新到來的壓力正是對他們的一個有益鍛煉。許知遠舉例希獵神話裡,即便最不可一世的勇士阿喀留斯也有致命的弱點,因而他置身的戰爭充滿變數。

許知遠表示,或許在歷史的某個意外時刻,嚴家其先生就會看到自己的期望成真。但這一切的前提是,處於弱勢的一方必須做出更艱苦卓絕的準備與犧牲,以無比耐心,等待這致命一擊的機會。而台灣、香港、大陸及海外民運的訴求通向同一目標──「政治民主」,或許在歷史某個意外時刻,夢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