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一周

在野黨結合學生正為馬英九的兩岸政策重重上銬

音頻 09:55

廣告

上周,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的行動,引發部分團體上街對峙,衝撞的場面令人震驚,民進黨則批評前來示威的人是「黑道」。這些對峙,對於學運可能會有什麼影響?

前後有三、四個團體上街表達支持服貿協議,衝撞得最厲害的是「台灣勞工福利聯盟」發起的示威,集結約兩千人,想要衝進立法院,把學生趕出來。他們認為,學生是非法霸佔立法院,警察應該依法逮捕現行犯,他們還警告,警察如果不能「依法制暴」,他們就要「以暴制暴」。這讓台灣的警政署非常緊張,部署大批警察阻擋,過程中示威隊伍衝撞警察人牆,不同陣營透過擴音喇叭互相指責,氣氛十分火爆,所幸最後為了不影響交通,示威團體主動撤離。但他們宣稱,只要學生繼續霸佔議場,他們還會再來。

至於「黑道」的指控,是針對和「台灣勞工福利聯盟」一起出面的「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早年他是竹聯幫的老大,綽號「白狼」,後來改做生意,也出入大陸,現在是統一促進黨總裁,政治立場和新黨比較接近,屬於藍營裡面較激進的一群。民進黨立委指控他是黑道,他則反唇相稽,批評民進黨都是「貪污道」,這些支持服貿的聲音在台灣也有很大市場,但支持政府的通常不太會站出來,估計在這場對抗中,不會產生太大影響。

星期三,國民黨再度排案審查服貿協議,遭到民進黨強力推擠阻撓,最後會議仍然開不成,雙方爭議焦點在哪裡?

本來依民主機制,只要大家遵守一定的遊戲規則,審查法案時誰當主席都一樣,但我們在節目中早已點出,台灣藍綠陣營因為毫無互信基礎,加上台獨意識在在野黨中潛伏,雙方觀念差距太大,民主的遊戲規則早就被破壞殆盡。

這次,學生指責國民黨三十秒通過服貿協議,但台灣文化部長龍應台這兩天回應,這其實是「九個月加三十秒」,一語道盡民進黨為了對抗服貿協議,長期杯葛阻撓議事的真相。就以這次學運的風波來說,現在已經完全可以看出,民進黨其實並不想審查服貿協議,所以用各種借口杯葛阻撓,扯住馬英九的後腿,意圖阻止兩岸關係的發展。

至於星期三的衝撞。起源於國民黨願意讓步,回到委員會逐條審議服貿協議,但民進黨不讓開會,前一天晚上就先佔據主席台,第二天開會日一早,二十幾位民進黨立委擋在九樓會場電梯口,阻擋國民黨立委和官員,雙方發生激烈推擠,最後會議還是被迫取消。民進黨的理由是,上周委員會已經通過「先立法再審查」,因此不應該再審查服貿協議。

但眾所周知,上周會議是民進黨自己召開的,國民黨並不贊成,且全體缺席。換句話說,現在台灣立法院是,針對同一法案,兩黨各開各的會,而且彼此不承認會議效力,必要時再打成一團。總的來說,民進黨因為有學生撐腰,目前佔上風,國民黨雖然是多數黨,但受制於強占議場的學生,節節敗退。

兩個禮拜以來,我們看到國民黨不斷對學生讓步,為何在這種情況下,學生仍然不肯撤出議場呢?暫個風波短期內有達成諒解、和平解決的可能嗎?

目前看起來,達成諒解,和平收場的機會不大。因為學生不斷加碼,提出國民黨不可能同意的條件。比如馬英九政府已經讓步,同意退回委員會逐條審查,並且同意制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可是學生要求召開的「公民憲政會議」,令人匪夷所思,先向政府提出「公民憲政會議」訴求,行政院認為服貿協議的爭議,應該召開「兩岸經貿國是會議」比較切題;但學生接着又提出說,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江宜樺都沒有資格主持任何改革會議,必須由公民團體和學生為主體,來籌備與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再把結論交由體制機關來執行。

這樣的步步進逼,導致這兩天台灣媒體社論批評學生是得寸進尺,幾名學生領袖儼然以「超政府」的姿態在那裡喝令指揮,媒體分析認為,馬總統可以不在乎自己尊嚴受損,但政府的顏面不可被如此踐踏,政府體制不可如此伸縮自如到隨便由誰來指揮。

現在,馬英九政府已經答應學生要求,同意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並在星期四由行政院院會通過,也對外公布了草案條文。但事件最新的發展卻顯示,似乎這個監督條例發展出來的問題越來越大,難以收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事實上,服貿協議在簽約前,台灣政府已經就46種服務業,邀請其協會或公會代表264人,進行111場的溝通,並在立院召開過20次公聽會。簽署之後,也召開144次的說明會,合計有7900多人參加,實在不能說是「黑箱作業」。而這次馬政府同意制訂監督條例,就是要把和立法院,以及和民間協會、公會等團體的溝通條文化而已。

現在,佔領議場的學生底牌已經慢慢露出。本來他們要求制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由立法院監督台灣和大陸簽訂的協議,理論上合理。可是現在學生進一步提出,要求馬政府應該通過所謂「民間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這代表什麼意思呢?目前,包括行政院版在內,台灣社會已經有九個監督條例的版本,而學生所屬意的這個民間版草案的條文規定,「先前未經立法院議決的兩岸協議自始不生國內法效力」,可是這樣一來,問題就大了,從2008年至今,馬政府已經和大陸簽定了二十一項協議,如果照這個條文,這些協議全部都沒有國內法的效力,那會發生什麼問題呢?例如,依兩岸協議遣返的通緝犯要不要先送回大陸?兩岸直航也無效,是否要先繞到香港中轉再說?還有,目前已有的優惠關稅,是否就不見了?依協議被攔下來的不合法中藥,是否就可以馬上進口?其他還包括,傳染病防制、盜版品查緝等是不是都要停擺?是不是必須要等這些條例全部重新由立法院逐一審議通過,才具有國內法的效力?一旦依這個所謂民間版,問題之大,可以說是治絲益棼,說難聽一點,根本是在搗亂。

上星期三到國民黨中央黨部外面示威的學生代表也明白要求台灣政府支持民間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因為他們認為,將來兩岸如果簽署政治協議,才能受到規範。換句話說,這是台灣內部在野勢力和獨派,對馬英九政府兩岸交流開放政策一次的集體反撲,藉這次服貿引發的學生運動,用法律來綁住馬英九和國民黨的雙手,延緩兩岸關係的進展,甚至是打算開兩岸交流的倒車。當學生堅持不退出議場,民進黨全力支持,為馬政府的兩岸政策重重上銬的此刻,佔領議場行動的最新發展尤其令全球華人高度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