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貿易

馬爹利在中國反腐風暴中“躺槍”

音頻 06:24

法國名酒馬爹利白蘭地在中國的反腐風暴中"躺槍", 銷量大減,以至馬爹利的母公司保樂利加集團決定調整全球戰略:擴大品種、增加中等檔次,同時在經濟回升的美洲和歐洲多下功夫,試圖彌補在中國的損失。

廣告

馬爹利干邑白蘭地創於1715年,現屬世界第二大酒業集團保樂利加。該集團2013至2014年的財會年度在6月份結束,由於中國的反貪和經濟的放緩,馬爹利在中國的銷售業績急轉直下,去年下半年銷量銳減了17-18%,預計今年6月份保樂利加酒業集團財會年度的賬目不會好看,法國媒體擔心該集團將會大幅裁員。

法國《世界報》用形容喝醉酒的說法來形容馬爹利在中國的遭遇,說馬爹利如同在中國絆了一跤,打了個大趔趄,2012年下半年到2013年下半年的一年內,銷售業績從增長18%過渡到下跌18%,這一晃悠幅度可謂不小,更何況中國是馬爹利母公司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場,因此這個下滑幅度對該公司的衝擊可想而知。當然,馬爹利此前已在中國賺了不少錢,用法國費加羅報的話說,在過去好幾年間,中國一直是馬爹利、人頭馬、軒尼詩這類頂級名酒的淘金樂園,直到2013年春天,馬爹利才開始嘗到“失樂園”的苦滋味。

《費加羅報》說,造成馬爹利在中國銷售銳減的原因是中國當局從2013年春天開始搞反貪腐鬥爭和反排場運動。這些運動直接衝擊到馬爹利的銷售。更有甚者,2013年夏天,北京當局又禁止官方酒宴中擺酒,更加速了馬爹利的下滑。

馬爹利在中國18%的跌幅拖累了母公司,導致保樂利加集團的全球業績平均下跌8%。這個情況逼迫該公司做出反應,推出名為“快板”的經濟節約計畫,打算在未來三年節縮成本1億5千萬歐元。保樂利加集團的副執行官亞歷山大-利卡爾承認這個計畫可能導致公司裁員,但他沒透露裁員的規模。該集團的領導人們只一味強調要增加品種和放寬檔次,要通過提高經營效率來彌補馬爹利在中國的損失。

評論指出,隨着北京的政治過渡和經濟放緩,中國官員們也從飲酒作樂的欣快症過渡到醍醐灌頂階段。自從北京在反腐框架下要求幹部們“返璞歸真”之後,生意送禮風俗變得悄然無聲,排場炫耀也不吃香了。而在這場運動中“躺槍”的並不只有馬爹利,跟馬爹利同命運的還有名酒人頭馬,皇家禮炮,喬治•百齡壇…。

擁有馬爹利的保樂利加集團首席執行官彭傑培表示,去年秋天,他們估計中國的反貪風暴可能很快過去,白蘭地銷量會復蘇。但現在看來,到2014年的年底,馬爹利在中國都爬不起來。

除中國之外,其他新崛起國家的經濟放緩也給馬爹利的銷售帶來負面影響。保樂利加集團介紹,新崛起國家的貨幣,諸如盧比,里亞爾和盧布的彙率變化都對他們的出口不利。

而在那些經濟成熟的國家,隨着經濟的緩慢回升,保樂利加的銷售跟着有所增加,在美國增加了5%,在德國增加了12%,在西班牙增加了7%,但這些都補不上他們在中國的損失。

馬爹利在中國跌倒之後,制定了一項重新攻佔美國的計畫,美國是全球酒類第一大消費市場,馬爹利在上世紀70年代,是美國干邑白蘭地市場的“頭牌”,後來降到第四。去年秋天,馬爹利在美國推出了一款叫”個性“的二級白蘭地,瞄準的對象是美國第二大白蘭地消費群體西班牙族裔。而美國第一大白蘭地消費群體非洲族裔也依然是馬爹利努力勾引的對象。

1715年,法國人讓-馬爹利創立了馬爹利干邑白蘭地。這個品牌的釀造過程,據說有一系列的老規矩:比如只採用4個干邑產區的白葡萄作原料,還要經過兩次蒸餾,最後要在特選的橡木桶中靜候成年…。

三百年前的老馬爹利大概很難想象,他創造的白蘭地在三百年後會如此聞名,傳到了遙遠的東方,成為中國富人的豪華時尚,還居然跟北京當局的政治因素有了一些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