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美國/政治

彭博新聞社離職編輯披露萬達調查報道背後政要

位於紐約的彭博社大樓
位於紐約的彭博社大樓

彭博新聞社拒絕刊發一篇關於中國首富萬達集團王健林的調查報道後該社已經有三名員工離職。據接近此事的彭博社員工透露,那篇被扣押的文章揭露了中國頂級富豪王健林與中國一些高層領導家族之間的聯繫。在王健林公司中持有股份的,除了此前彭博通訊已經有報道的現任常委的姻親之外,還有一位已經退休的政治局常委的家人。 

廣告

彭博社的主要營收來自彭博終端的銷售,而中國則是彭博的重要市場,2012年6月,彭博發表了一篇關於現任常委家人的調查報道,此後,彭博終端在中國的銷售銳減,彭博的網站被屏蔽,彭博的記者簽證也遇到麻煩,並被排除出部分的重要發布會。

上述報道後,彭博通訊社的在香港的調查新聞團隊根據公開的公司註冊文件,繼續對圍繞着王健林的這些政要股東進行調查,有了許多新的發現。但這篇報道最後被以技術性理由擱置。

去年11月,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幾家新聞機構發表文章,援引未具名彭博員工的話稱,由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總編溫以樂(Matthew Winkler)領導的高級編輯團隊擔心公司被踢出中國,溫以樂(Matthew Winkler)否認了自我審查的指責,並稱該報道沒有被棄置不用。

參與撰寫這篇未發表調查文章的記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同時也是2012年習家族財富文章的主要作者,在關於前述爭議的報道於11月發表後不久,他離開了彭博新聞社。今年1月,他加入了《紐約時報》。

彭博資訊公司(Bloomberg L.P.)是彭博新聞社的母公司,其董事長高逸雅(Peter T. Grauer) 上個星期在香港亞洲協會(Asia Society)談到了彭博金融終端的中國市場。

他認為彭博新聞社應該更加專註於自己的根本使命,去提供商業新聞,而不是撰寫其他方面的文章,他並沒有提及任何具體的報道。“你們都知道,我們有時偏離了這個主題,發表了一些可能需要重新考慮、本應該重新考慮的報道。”

本•理查森(Ben Richardson)在發給一個專註於新聞界變動的英文博客羅蒙內斯克的一封信中說,“我離開彭博的原因是公司對大連這篇報道處理不當,也因為公司在國際新聞界發表了誤導性的說明,而且高管貶低了我們這個盡心竭力完成高難度報道的團隊。”

對這個過程,他描述說,“毫無疑問,我看到的最終版本被大幅刪減,剔除了主要內容,以至於可以被看成一篇有關“一個破產的連鎖電影院”的文章,這篇文章在有大量高層人員參加的電話會議上被單方面棄置,在此之前,花了幾個月時間撰寫文章的記者們都沒有機會審核稿件。”

由於保密協議的原因,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和本•理查森(Ben Richardson)不可能在其他媒體或者自己的書中發表這一報道。

理查森發給羅蒙內斯克的電子郵件寫道,“在整個過程當中,我們如果討論這個問題,就會面臨法律後果,現在依然如此。這意味着高層可以肆意編造他們自己版本的故事。可以這麼說,你在《紐約時報》和《金融時報》看到的報道是公正的總結。”

據知情人士,彭博通訊社的這一團隊根據公開的公司註冊文件發現,除了許多疑似代表高官的代持者外,目前可以確認的是,一位退休常委的家族也是王健林公司的股東之一。

本•理查森的TWITTER點出了此人的名字,此人是一位曾在福建和北京任職的退休常委。

有美國同行向理查森提出,彭博社是否可以迴避敏感的調查報道,尤其在中國這樣的龐大的國家中,滿足於做普通的財經新聞。

本•理查森通過TWITTER解釋說,“問題是,在中國這幾乎不可能。當你想報道這個國家最富有的人的時候,你會發現,他的股東中有大人物的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