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默克爾訪華簽合同講人權令人刮目

音頻 05:48
作者: 安德烈
17 分鐘

西方領導人訪問中國,既要同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強化經貿關係又要找機會談人權,實在不容易。人權問題是中國的禁忌。在這種背景下,德國總理默克爾第七次訪華,一方面受到中方隆重款待,合同一大把;一方面又能夠在北京,對滿座未來的中國精英們講保障人權和言論自由,講柏林牆倒塌的故事,引起此間輿論刮目相看。

廣告

默克爾此行北京,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國總理李克強,還見了老熟人溫家寶。只需看看李克強春風滿面陪着默克爾逛天壇公園的照片,她受當局歡迎的程度一目瞭然。到中國第一天,先去的成都,默克爾逛菜市,跟中國廚師請教如何炒宮保肉丁,民選領袖清新、自然的形象躍然在目。其實,默克爾平時也這樣,自己上街採購。

說起來,默克爾是第七次訪問中國,這對一位西方大國領袖來說,夠頻繁的了。如果不是兩國存在着良好的經貿關係,如果不是對德國的貿易出口關係重大,默克爾何必費如此心力。而且,在歐洲也時常有批評的聲音,說德國的務實主義太厲害,念念不忘與中國的經貿。但回過頭來看看,默克爾其他的事也並未少做。

2007年默克爾會見達賴喇嘛,激怒過北京。她後來到北京訪問仍堅持要與民間人士見面。同民間社會打交道,同時照做生意不誤。為什麼默克爾做得這樣自如?到底是中方習慣了德國這樣做,還是德國的汽車實在太好?說不清楚。說不清楚的時候,就把這一切歸納為德國的務實主義。

這一次去中國是她當了總理後的第七次。默克爾見了中國的主要領袖,簽署了一大批合同。然後來到清華大學發表演講,把自己想說的話告訴中國的青年學子。默克爾為青年們講了些什麼?一句話:一個開放和自由的社會的好處。默克爾其實講的很實際,從阻隔東西德的柏林牆的崩潰來看德國社會的演變,這裡面自然有很大的隱含量:東德這樣一個共產社會是如何變成一個發達而自由的民主社會的?其實,默克爾本人的經歷就很有說服力,在東德長大,在柏林牆倒塌後,加入德國基民黨,後來居然成為基民黨領袖,再後來成為德國的總理。默克爾深知尊重人權和自由社會的份量。

觀察人士指出,默克爾清華演講,為此行平添了人道的力量。本來,她的第七次中國之行的特徵就是經濟。她率領的龐大的代表團中諸多的企業領袖也更加坐實了這一點。然而,在這最後一天的訪問時刻,默克爾演講的主題雖然是環境和可持續發展,但她不失時機地、委婉而尖銳地為“正確而公正的一個法治社會”辯護。

默克爾對清華大學的學生們說,“最重要的是,讓自己國家的公民能夠相信法律的力量而不是強權法則”。默克爾告訴同學們,在柏林和北京之間,存在着一個有關人權、個人自由,社會多元化的政府間論壇。

默克爾把學生們的視野引向柏林牆,她說,在她看來,25年前東德爆發的那場和平革命,最終導致柏林牆倒塌,人們才得以自由的對話。柏林牆倒塌是當代人類歷史上一件重大事件,可是,清華的學子們知道不知道,就在這一事件發生前幾個月,發生了另外一起重大事件,在中國也爆發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自1949年誕生以來人民起身抗議腐敗要求實現民主的巨大運動,然而,這場被認為後來影響了柏林牆倒塌的運動在同年6月4日被扼殺在血泊中。

默克爾出身東德,東德那時候自由遭到扼殺,人民遭到大規模監視。講柏林牆,講東德的演變,都是她的親身體會。默克爾話頭一轉補充說:這種變化“對於中國也同等重要,得到同樣的自由對話的機會”。濫權、鎮壓異議人士、不公正的司法體制正是這個亞洲巨人之國經常遭到外界批評的原因。

在東德長大的默克爾用委婉而尖銳的方式總結說:“應該讓人民感到自己受到保護,重要的是法律要起到保障人權的作用。為了你們的未來,至關重要的是要有一個開放、多元、自由的社會”。

法新社評論說,默克爾的言論同大部分訪問中國的西方領袖形成鮮明對比,他們儘力避免公開談及人權和自由的主題,他們不遺餘力地向這個全球第二號經濟體獻殷勤。

中國官方媒體的表現也受到注意,與其他歐盟領導人訪問中國表現明顯不同的是,官媒對默克爾的中國之行很興奮。不過,它們對默克爾清華演講的內容隻字不提。好像這件事沒有發生過。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