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上海視窗

山西奇案:訪民被控偽造本人身份證

音頻 04:50
黃埔江畔的外灘仍帶着三十年代的建築風格
黃埔江畔的外灘仍帶着三十年代的建築風格
作者: 上海特約記者 曹國星
19 分鐘

山西再出奇案。近日,訪民宋桂青前往北京上訪,山西省孝義市警方將其帶回並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偽造居民身份證,諷刺的是,宋桂青“偽造”的,正是自己的身份證。

廣告

根據《東方早報》的新媒體項目“澎湃新聞”報道,7月2日,山西省孝義市檢察院以宋桂青涉嫌偽造居民身份證罪,向孝義市法院提起公訴。

孝義市檢察院起訴書稱,2014年2月28日,孝義市公安局杜村派出所民警接訪時發現,赴京上訪人員宋桂青持有一張疑似偽造的二代居民身份證,後又從宋身上搜出兩張相似的疑似偽造身份證,經過山西省公安廳治安總隊鑒定,宋桂青持有的三張疑似偽造的二代居民身份證,為偽造證件。

起訴書稱,據宋桂青交代,她所持有的三張假居民身份證係為了方便上訪,將真實身份證照相後製作成的。

宋桂青為何要“偽造”自己的證件?警方又為何要追查這一一般僅作為治安處罰的行為,而非將其起訴至法院?原因似乎簡單,宋桂青是讓當地維穩部門頭疼的老訪民。

澎湃新聞採訪了宋桂青的丈夫趙成全,根據他的介紹,宋桂青是山西省孝義市人,出嫁後戶籍遷至山西省汾陽市。

2008年,宋桂青的兄長宋滿庫在一起糾紛中被殺,兇手此後被判無期,宋家人認為孝義市司法機關辦案不公,使兇手獲得輕判,上訪至今。因為多年來頻繁上訪,宋桂青也成為讓孝義當地信訪維穩部門頭疼的重點監控對象。

趙成全介紹,2010年,宋去北京上訪,她被不明身份者搶過宋桂青的身份證,“後來想了個辦法,上訪時有人查,就拿出身份證的照片,防止身份證原件被搶走。”

趙成全告訴記者,檢方指控的所謂“偽造身份證”,只是用照相紙打印出身份證的彩色照片,剪掉空白部分後,把正反面粘在一起的身份證複製卡片。

事實上,宋桂青的身份證原件還是隨身攜帶的,因為上訪還得登記,她用的都是身份證原件,趙成全說,“不然北京的警察看到她用假身份證,會不抓她?”

宋桂青被刑拘後,律師郝明偉、張志勝受汾陽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指定擔任其辯護人。

律師們認為,本案所謂“假身份證”的材料是照相紙,和正式的身份證有很明顯的差異,“從肉眼與手感均能作出基本的判斷,怎麼能構成偽造行為?”

宋桂青現在的辯護律師劉金濱介紹,根據相關法規,中國居民身份證有公安機關統一製作、發放,不按此程序私自製作虛假的身份證,都屬於偽造。《居民身份證法》規定,偽造居民身份證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劉金濱認為,“該案中涉及的‘假身份證’,材料、尺寸、厚薄程度都與真實的身份證有很大差異,且宋桂青只是為了方便上訪,並沒有將其作為身份證使用,不應構成偽造身份證罪。”

為何當地警方要以顯然無法構成的罪名將其起訴呢?一個合理的推斷是,當地官方希望以此恐嚇阻攔其繼續上訪。

多年來,宋桂青和父親宋瑞燦多次北京上訪,後因宋瑞燦年邁體弱,宋桂青一人堅持上訪。但宋桂青戶籍在汾陽,在北京信訪部門登記之後,常常由汾陽市的政府人員接訪,“回來就沒有了消息,汾陽市公安局說這是孝義的事情,他們管不了。”

為使上訪達到效果,宋桂青的父親和姐姐委託她帶着他們的身份證到北京上訪,因為他們的戶籍都在孝義,根據中國的相關信訪條例,“誰的孩子誰抱”,因此,宋桂青的上訪訴求就會被轉到孝義處理。

這顯然讓孝義維穩部門,包括信訪、政法委和公檢法壓力不小。宋桂青的丈夫張成全介紹,宋桂青被刑拘之後,他去孝義市公安局詢問情況,警方負責人見到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宋桂青每年都要到北京登記孝義八九次”。

搶走宋桂青身份證的,一般認為和山西當地的接訪官員有關,目的在於阻止她繼續上訪,而當宋桂青以彩色複印件,防止證件被搶走時,官員又拿出手銬,將她治罪,目標都是一樣的,阻止她繼續上訪。

今年3月份,北京“中辦”、“國辦”先後下發了習近平關於信訪工作的批示,以及“關於創新群眾工作方法”和“關於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的意見”等多個文件,宣稱將改革信訪制度 擬再不接受涉司法信訪。

官方稱,對涉法涉訴信訪事項,已經窮盡法律程序的,依法作出的判決、裁定為終結決定。對在申訴時限內反覆纏訪纏訴,經過案件審查、評查等方式,並經中央或省級政法機關審核,不再啟動複查程序,各級各有關部門不再統計、交辦、通報,“重點是做好對信訪人的解釋、疏導工作”。

從宋桂青案,以及不久前中青報社門口江蘇泗洪訪民服毒抗議案可以看到,這一改革似乎並未見成效。

公共輿論領域中,對訪民“鬧訪”也開始出現厭惡和苛評,對唐慧案的許多爭議正是基於這種微妙的情緒轉變。對服毒者抗議者固然有同情的議論,開始多出了許多惡評。

就泗洪案來說,幾年前媒體披露的泗洪訪民黑監獄無人受到懲處,主事官員反而升遷,事實上,還有太多的信訪悲劇沒有進入公眾視野。

例如,6月下旬,江蘇鎮江市有5個房屋被拆遷的訪民,在中紀委、監察部信訪室外面喝農藥自殺,他們被押送回當地後,有4人被公安機關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由行政拘留十天。

宋桂青案在外界的關注下,也許她不會因荒謬的“偽造居民身份證罪”被判刑,但她上訪的原始的訴求是否合法合理,在對她截訪、維穩、抓捕和迫害中,早已無人關心,漸漸模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