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視窗

權力掮客蘇達仁浮出水面

音頻 07:39
黃埔江畔的外灘仍帶着三十年代的建築風格
黃埔江畔的外灘仍帶着三十年代的建築風格

最近一個月的山西官場地震中,不僅是對團系高官的步步緊逼,也可視為薄案周案的餘波和震蕩,一位周旋於頂級官場的權力掮客蘇達仁漸漸浮出水面。本台四月份曾報道,北大青鳥集團董事長許振東滯留香港拒絕返京,原因是曾經擔任北大青鳥集團執行總裁的蘇達仁在三月份被抓,當時的消息是,該案與東直門東華廣場地塊的爭奪有關。

廣告

山西媒體人李建軍從前年開始,就開始實名舉報山西多名高級警官,最後他奔赴香港,舉報並起訴中共在香港頭號國企華潤集團和煤老闆張新明,最終華潤董事長宋林落馬,而隨後山西多名高官,煤老闆陸續被抓,李建軍對其中內情頗為了解。

李建軍稱,蘇達仁不僅在華潤案中起到極其關鍵的作用,其對中國未來反腐和政局的影響,“絕對不僅止於目前已經被查的徐才厚、蘇榮、魏建、申維辰、宋林以及曹立新”,李建軍斷言,捉住這樣一個人,中紀委無異找到了一座“富礦”。

根據騰訊財經、財新網等多家媒體的報道,蘇達仁最早是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文學系的教師,通過解放軍藝術學院的平台,蘇達仁積累了大量的軍旅演藝資源,他很早就開始帶着藝人全國各地“跑穴”賺錢。

蘇達仁演藝生涯的高峰是2012年3月,當時,山西煤老闆邢利斌在三亞麗茲卡爾頓酒店舉辦轟動一時的“7000萬嫁女宴”,這場活動明星陣容堪比春晚,總策畫正是蘇達仁。

蘇達仁的另一個身份是北大青鳥的執行總裁,實際上,蘇在北大青鳥並無編製,“出去拉關係跑資源得有個名號,所以北大青鳥就給了他一個執行總裁頭銜。”

2010年,北大青鳥集團曾贊助總政歌舞團歌手譚晶在上海的演唱會,蘇達仁以執行總裁身份與譚晶一起揭曉了上海世博會志願者主題歌《世界》,傳聞稱,正是在蘇達仁的牽線,徐才厚的協助下,譚晶才得以進入總政歌舞團。

山西籍軍旅男歌手閻維文在多年搭台、“跑穴”過程中,和蘇達仁多次合作,私交甚好。

2011年,北大青鳥作為承辦單位出現在閻維文“鋼槍 玫瑰”演唱會中,北大青鳥董事長許振東任出品人,蘇達仁任總監製,諸多黨政軍領導人出席觀看,包括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

據說,正是閻維文將自己的老鄉和戰友  山西離柳焦煤集團有限公司前董事長邸存喜介紹給了蘇達仁。經由邸存喜,蘇達仁才與邢立斌結識,才有了上述“7000萬嫁女宴”。

此前的財新網報道稱,8月底,離柳焦煤前董事長邸存喜等多名呂梁煤老闆被調查,而此人與北京圈內知名掮客蘇達仁有交集。此外,根據《財經》的報道,在邸存喜8月份被查前一個月,其現任董事長郭繼平早已被有關部門帶走。而蘇達仁早在今年三月份就被帶走調查。

根據該報道,蘇達仁被查並不是因為北大青鳥的問題,而是因為呂梁籍煤老闆邢利斌。不過,也有知情者說,抓捕邢利斌,其實是為了誘捕蘇達仁,引出其背後的交易網絡。

2013年10月,邢利斌的聯盛能源300億元債務問題浮出水面,今年2月中旬,邢利斌本已經與包括國家開發銀行在內的90%的債權金融機構達成共識,眼看重組有望,3月12日突然被帶走調查,同月蘇達仁被抓。

這些煤老闆出事的一個大背景是煤價的滑落,2012年以來,隨着市場需求的下滑,煤價不斷縮水,包括邢立斌的聯盛在內的煤企都遭遇了銷售不暢的境況。之前一直依靠高槓桿模式運作的聯盛,面臨非常大的資金壓力。

知情者介紹,“蘇達仁與邢利斌非常熟悉,可以說是邢利斌在北京運作政府關係、獲取銀行貸款的大公關,比如邢利斌在北京找買家,蘇達仁就幫他介紹過很多大佬,送很貴的包。”

正是在蘇達仁牽線下,呂梁煤商邢利斌的山西聯盛能源與北大青鳥合股成立青鳥聯盛,注資40.64億元,入股邸存喜擔任董事長的離柳焦煤,原呂梁孝義副市長郭繼平接替邸存喜擔任離柳焦煤董事長。

不過,根據《財經國家周刊》報道,這一計畫還在運作之中,入股離柳的資金即涉嫌被聯盛集團董事長邢利斌挪走。此後離柳合作事宜再無進展,而離柳焦煤甚至將因對聯盛存在擔保關係而被拖入巨額債務漩渦。

據說,邢利斌最初被查本來是資金運用方面的問題,但卻交代出與蘇達仁等人利益輸送等問題,而蘇達仁則又牽涉出更多的人,“涉及面很廣”。

蘇達仁的觸手更接觸到了北京的頂級太子黨圈子。

例如,在蘇的協助下,聯盛在資金鏈危機時得到了來自政策性銀行國家開發銀行的巨額貸款,根據公開資料,到2013年2月底,山西聯盛最大債權人是國家開發銀行,貸款本金餘額高達42.7億。

根據業界傳聞,在此次融資中,蘇達仁得到了邢利斌2億元的回報。邢利斌當時托山西文水縣的煤老闆孔憲勇,將2億元的支票轉交至北京的蘇達仁。

除了邢利斌,蘇達仁還和李建軍的死敵山西前首富、山西金業焦煤化集團董事長張新明交好,並且是張新明和華潤交易的牽線人,目前張新明也已經被抓。

根據“騰訊財經”的報道,在張新明和華潤電力的交易中,經由邢利斌牽線,蘇達仁也介入了進來。此交易最後得以成行,蘇達仁起了關鍵作用,其中就包括為張新明疏通宋林的關係。

多位了解華潤收購案的人士稱,張新明在收到華潤的65億元收購款後,將一筆高達25億元的資金打給了蘇達仁有關的某個公司,但並不確定具體的公司名。不過業界傳聞,這筆巨額收入,其實是蘇達仁代某位退休常委之子持有。

此外,張新明在2013年曾因涉嫌逃稅等被調查,在蘇達仁牽線下,2013年,張新明曾陪同賀國強長子賀錦濤遊覽五台山和武鄉等山西紅色景點,以此向外界證明自己的“安全”。

此外,蘇達仁海域華潤創業以以36.9億元人民幣(約44.63億港元)收購了江西富商熊賢忠的洪客隆超市業務有關。

熊賢忠的大學同學正是時任江西省委書記蘇榮。在蘇榮的牽線下,熊通過蘇達仁得以與宋林認識並完成交易,目前,熊賢忠正暫避香港。

此外,坊間一度盛傳,由於他的關係網絡的深厚,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被調查期間,其家人曾在香港約見蘇達仁,請求其幫助斡旋,當時李春城案件似乎已有向周永康延燒的趨勢,但仍可見蘇達仁的強大能量。

根據騰訊財經的描述,“蘇在圈裡的口碑極好,大多時候是先辦事後拿提成,若事未辦成,他也不會主動提費用。”

熟悉山西政情的李建軍介紹說,“蘇達仁絕對是中國目前為止所發現的第一皮條客,靠着向官員輸送女星、替女星介紹官員和富豪、替富豪和官員辦事及平事,這手頭經常有10-20個億的現金,甚至敢墊錢替人辦事,僅目前查出的他個人存款,居然已經達到60多億,跟他相比,當過央視副台長守着大把女主播的李東生什麼也得相形見絀。”

 

李建軍說,“這個人以前中紀委並沒有留意過,但一旦進入視線,中紀委就發現找到了一個大寶藏,因為抓了他,已經抓了多少個人,將來還可能抓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