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汪龍談他起訴中國聯通公司屏蔽谷歌搜索引擎

音頻 06:02

9月4號,中國深圳福田法院對公民汪龍起訴中國聯通公司屏蔽谷歌搜索引擎的訴訟案開庭審理,這被稱為是中國大陸也是全球首宗此類成功立案並順利開庭的案件,引發廣泛關注。今年26歲的汪龍介紹自己是獨立記者和民間法律工作者,除了對聯通公司的起訴外,在中國的福喜食品醜聞曝光後,也是他首先發起普通消費者起訴福喜公司的民事訴訟,也由深圳福田法院正式立案。

廣告

汪龍今天接受法廣專訪,就昨天的庭審過程以及自己對維護消費者權利的追求做了詳細介紹,首先,還是請他介紹一下聯通公司的原因。

汪龍:我今年六月份開做始準備,因為中國聯通的手機和寬帶不能 登錄谷歌和Gmail信箱是在2014年五月下旬,也就是“六∙四”前夕。我和身邊的很多網友一樣,認為可能“六∙四”過了以後就又可以正常使用了,但是沒想到的是,“六∙四”過去很長時間以後還是用不了。我曾在6月份打聯通的投訴電話,聯通公司對此在電話中的答覆是,因為谷歌公司退出了市場,所以就沒有辦法訪問相關網站。

但是,這樣的答覆肯定是沒有什麼依據的,谷歌退出市場和能否在中國訪問實際上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因為互聯網是全球自由暢通的,即使服務器不在中國,按照國際互聯網的規定,也應當可以在中國正常瀏覽,但是實際情況是在中國沒有辦法進行瀏覽和訪問。

因此我就準備好起訴材料,7月10號正式到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正式遞交起訴書,沒想到我當天把起訴狀遞交到法院的立案處後,當場就成功立案,當時我也覺得非常驚喜。

法廣:您是以什麼理由起訴中國聯通公司的?

汪龍:起訴的理由就是無法訪問三個網站,我在起訴狀里列明的事實和理由也是這樣寫的。因為,作為消費者,我使用聯通電信服務 ,就是我交錢,他給我提供服務,這是一種電信服務合同關係,在合同履行的過程中,被告作為履行方,沒有辦法提供正常的有保障的電信服務的話,作為消費者有權利去主張被告違約責任。就是按電信糾紛合同的案由在福田法院立案的。

法廣:你有沒有受到中國聯通的壓力呢?

汪龍:沒有。

法廣:昨天在法庭上情況如何?

汪龍:如果單從法官的態度上講,倒是沒有不尊重當事人這樣的情況。我覺得當時被告的代理律師顯得有些底氣不足,因為被告公司的負責人和工作人員也沒有出庭,而是找了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來出庭,但是有些情況也不是他能夠決定的。比如說,當審判員問被告律師,被告網絡能不能訪問谷歌時,代理律師沒有辦法回答他,顯得很搞笑,旁邊旁聽的公民都笑出聲音來了。他的表情就顯得很尷尬,因為這也不是他能夠回答或者是能夠決定的事情。

從審判人員來講,他們的態度沒有問題,但是在程序上肯定存在違法的問題。我在微博上也對此有所披露。比如,當時審判員問被告律師能不能訪問谷歌等網站時,這位律師舉了一個例子,他說自己在律所里使用的是另外一家運行商的接入服務,沒辦法訪問,但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聯通是否能訪問)。但是,審判人員曲解了被告律師的陳述,將他的陳述寫成“無法訪問,但是與運行商無關”記錄到筆錄里,這與被告的陳述有千差萬別,完全不符。

法廣:什麼時候結案?

汪龍:法院告訴我,這個案件是適用簡易程序,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簡易程序的案件在立案之日起的三個月內要審結。

法廣:您有什麼期待?

汪龍:我不做任何期待。

法廣:在上海福喜公司食品安全醜聞曝

汪龍:象徵性也好,傳遞信息也好,我覺得更多的就是要表達出作為一個公民,應該有主張自己權利的一種方式,包括訴訟的方式,不管是在食品安全,還是在信息自由,甚至於言論自由方面,作為公民,首先應該有主張自己權利的權利,其次就是自己要去主張。

現在很多人,在很多方面,都對言論自由,或者食品安全的問題都不滿意,但是都沒有站出來去主張自己的權利,我認為我們首先要主張自己的權利,只有在主張和追求自己權利情況下,這些權利才可能實現。如果不去主張自己的權利,權利空間只能是越來越小,甚至是現有的權利都沒有辦法得到保障。

法廣:您有沒有考慮過這樣做有可能會給自己帶來一些不方便的後果?

汪龍:我認為我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依法進行起訴,起訴過程也符合法律規定,首先我自己沒有違法,更沒有犯罪。如果果真出現安全威脅的話,那也是我的榮幸,更是這個國家的榮幸吧。

感謝汪龍接受法廣專訪。

法新社今天也對汪龍起訴中國聯通事件進行了報道,並表示在與深圳法院聯繫後,法院相關負責人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法新社報道指出,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引述匿名“專家”指出,汪龍向錯誤的對象提出了起訴。這位專家表示"受指責的應該是谷歌,因為它沒有在中國展開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