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藝術家黃國才:香港正經歷成長的大時代

音頻 12:40

中國大陸90年代走紅的歌手艾敬1992年創作的歌曲《《我的1997》》中描述了她對香港這個花花世界的嚮往,也唱出了當時中國大陸的民眾對香港羨慕的情感,80年代開放以後,從香港傳入大陸的流行歌曲和電視連續劇讓人們了解到另一個華人世界的文化,香港不僅是花花世界的象徵,也代表着中國與外部世界接觸的窗口,令人嚮往。香港在97年回歸以後,大陸人去香港的確比以前方便了很多,但也產生了一系列問題,諸如大陸孕婦在港產子,大陸人在香港的一些行為都常引發港人的反感以及大陸人的輿論反擊。

廣告

最近一段時間,港人因為希望爭取雙普選而進行的抗爭讓香港用另一種方式走到了輿論和時事的前台,在本台的節目中也從不同的角度及時進行了報道,在本次<<文化藝術>>節目中,我們請來了香港視覺藝術家黃國才先生,他一直高度關注香港的社會和政治的變化,用藝術手段表現出來,今天的節目就讓他用藝術家眼光和感受來從另一個角度看看香港1997年回歸以來發生的變化,以及藝術家們對目前發生在香港政治和社會事件的關注。

黃國才先生曾先後在紐約,倫敦和墨爾本攻讀建築,藝術和雕塑專業,現任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助理教授,首先還是讓他介紹一下自己最後選擇會香港進行創作和工作的原因,他說:

黃國才:因為我覺得香港是我的家,有完完全全屬於自己地方的感覺,比如說在美國生活的時候,美國的文化和語言對我都沒有問題,但是就是沒有那種完完全全的屬於自己的那種感覺,但是在香港就有,所以就決定回到香港來了。

法廣;對一個藝術家來說,在香港能不能盡情發揮藝術創造力?
黃國才:實際上我覺得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做藝術都是很困難的,因為藝術永遠不是一個主流的東西。但是在香港,可能因為我對這個城市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所以做起藝術來就會相對容易一點。

法廣:最近一段時間,香港市民為了爭取 “雙普選”走上了街頭,而且據說有一些藝術家也參與到了抗議的人群中,您了解這方面的情況嗎?

黃國才:現在(抗議的人)越來越多,因為來自中央的打壓越來越大,出現了很多以前香港人都看不到的情況,做藝術的可能是反映這個時代。要知道做藝術的就是把生活的空間和時代的感覺通過藝術作品反映出來,所以我感覺現在有很多藝術家和我一樣,政治的空氣讓他們的藝術作品產生了小小的變化。他們的主題以前就比較抽象一點,可是現在有很多藝術家忍不住了,所以他們的作品裡面也有很多的政治色彩。

法廣:您自己感覺香港在1997年回歸以後發生的最大變化是什麼?

黃國才:我覺得1997年以後的頭十年沒有發生很大的變化,但是在2003年以後就開始發生大變化,因為中央政府開始動手對香港的法律和其他不同方面進行改變,打壓也越來越多。我覺得最大的變化就是,在1997年之前英國人統治的時候,香港人不管政治,可能也可以說是很無知吧,可是97年之後就發現政治無處不在,所有的東西都是跟政治有關的,內地人早就知道這一點。

所以就像艾未未說的那樣:所有東西都是藝術,所有東西都是政治。

法廣:您周圍的學生和藝術家們對香港未來最大的訴求是什麼?您們希望香港未來是什麼樣的?

黃國才:以前香港大學做過一個民意調查,問題是“香港人最關心的是什麼?”,那時候香港人大部分都說,希望香港保持繁榮,最近,2013年的民意調查就發現,所有香港人都希望“公平和公正”,因為他們都發現以前他們所享受到的 公平和公正已經慢慢消失,我們以前所謂的“安定的生活”也已經逐漸消失,所以在這方面的轉變也挺大的,所以為了爭取更多的公平和公正,賺錢就顯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法廣:就是現在的香港人更加註重政治和社會的現象是嗎?

黃國才:對,更 加註重公平和公正,因為不公平和不公正的事每天都在發生。以前在看新聞的時候就每天可以看到,但香港和內地的距離很大,好像不關自己的事,可是現在似乎每天都在上演。香港現在的感覺就像西藏那邊,中國政府的管理方式,所以我們就很擔憂。我們現在都說,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這些自由可能很快就會沒有了。

法廣:您自己希望北京中央政府用什麼樣的方式來管理香港未來?

黃國才:從香港的歷史看,香港從1812年開始到現在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時間了,時間比國民黨和共產黨加起來都還要長,法律和制度的發展都很成熟,所以我自己認為香港事內地發展可以參照的一個很好的案例和模式,所以我覺得中央可以尊重這個地方的文化和歷史,因為可能很有用。

法廣:如果香港以後沒有按照您希望的方向發展,您會離開香港嗎?

黃國才:不會, 因為我以前也曾離開過香港,我覺得離開自己的家鄉和家人事很可憐的,不想再做一個可憐的人,香港就是我的家。所以我會選擇留守在這裡。以前我覺得自己是中 國人,可是過去五年的時間裡我做了很多研究,後來就發現實際上香港人和內地人實際上是有一點不同的。我們都認為中國文化是很好的東西,可是因為成長的政治背景和文化也有一點不同,所以,中國人和香港人從外表上看好像是一樣的,但是裡面的東西和思考的方法有很多不同,所以我現在就懂得尊重這種不同,而不是去追求所有人都一樣。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的地方,有很多外來的文化,所以就有一個選擇,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有選擇就可以看到不同的地方,香港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我自己也很享受這一點。

法廣:您對香港的前途是很樂觀還是悲觀?

黃:我現在覺得很悲觀,因為內地的政府在香港做很多東西,我自己也看很多歷史書,看別的地方如何搞,我覺得香港以後不會越來越好。可是,另一方面看,這是一個大時代,有這樣的經歷,可能是因為1997年以前沒有感覺到,現在就有,所以這方面我覺得挺好,也可以說是成長,是這這個城市在思考,在無言的成長。

感謝黃國才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

黃國才(Kacay Wang)的個人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