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現在就將民權還給香港吧”

音頻 05:38

香港大學生周一開啟為期五日的罷課行動。參加者甚眾,許多大學老師也紛紛出面聲援學生的罷課行動,這場運動如何發展,各界都十分關注。

廣告

學生們到底想要什麼?這段話大約準確表達了他們的心境: “一個城市的死亡,從來都是因為大眾的冷漠。一個時代的離去,從來都是因為大眾的捨棄。而逆轉一地命運,從來只能靠當地人絕地抗命”。原來他們是在抗命。抗誰的命,抗北京中央的命令。具體而言,就是抗議中國全國人大關於香港政改的決定。

香港學聯罷課首日向特首梁振英發出的公開信更明確了這一點。他們在信中說:全國人大有關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無疑關上普選特首、港人自主的大門,全面抹殺港人三十多年來爭取落實民主政制的汗水和努力,粗暴踐踏八十萬名參與公投市民的意願”。學聯在公開信中不排除包圍特首辦,要求特首周二與學生對話。

香港政府發言人表示理解學生關心社會事務,稱香港政制議題一向複雜和具爭議性,各界有不同意見及爭論可以理解,是多元社會正常現象。但香港特區政府至今還沒有確認,特首梁振英或其他香港特區政府官員周二是否會出席學生集會,與學生和市民公開對話。

在香港泛民派看來,北京的方案排除了民主派提議的公民參與提名特首候選人的建議,北京的提名門檻與他們所要求的“真普選”相去甚遠。在他們眼中,北京正在背棄當年香港回歸時所作的承諾。“和平佔中運動”呼籲公民抗命,香港的大學生罷課應該是對“和平佔中運動”的響應。不過,大學生參與進來,使這場持續多周的佔中運動具有了不同的色彩。
參加罷課的學生們聲明說:“誰也沒有資格冷眼葬送整代人的未來,誰也不能,除了我們自己。抗命,就是香港人重奪未來的曙光”。

青年學生是最敏感的一群。中國現代的歷史就足以證明。五四時他們起來,是感到中國面臨滅亡的危險;八九時起來,是擔心腐敗會把中國吞噬;香港大學生今天宣布罷課,“罷課請命”,是為了港人獲得真正普選的權力。有分析說,香港的大學生不願意讓自己的未來變得缺乏自由,這就是他們今天挺身而出的理由。

香港會向什麼方向發展?香港進步教授同盟發布聲明說,“香港正處於十字路口,一個歷史的關口,就讓我們身為教師的,和年輕人站在一起,尋找那一線曙光!”

很難在中國大陸媒體看到香港學生罷課的報道,在社交網絡上偶有評論。在9月22日發布在凱迪社區的題為“阮次山呼籲香港的父母要對自己子女嚴加管教”的轉帖下面,署名巴山老狼的說:“香港的未來就是中國的未來!香港光明,大陸就有光明前途。香港黑暗,大陸將一團漆黑!!!”

另一個名叫胡醫生的看到香港的情形有感而發:“一個國家如果遍地是如豬一樣愚蠢的民眾,那麼統治者必將以屠夫的身份存在; 一個國家如果遍地是如羊那樣軟弱的民眾,那麼統治者必將如狼一樣兇殘;一個國家如果遍地是喜歡玩厚黑的民眾,那麼統治者必將更厚黑; ……拯救中華民族,我們也應從開啟民智、傳播真相與愛、追求真理與良知開始 !”

在推特上,替香港罷課學生祝福的不少,也由此聯想到中國大陸的現狀。比如張大軍寫道:“看香港青年學生罷課,想起魯迅的一句話: 中國大約太老了,社會上事無大小,都惡劣不堪。年輕人憑着清潔的良心,反抗老朽的極權者。祝福,珍重!”夏業良寫道:“自8964後,學生運動便與大陸無緣,如今台灣學生運動和香港的學生運動能否喚醒大陸學生的自主意識,告別為時已久的麻木不仁?”

也有人擔心學運會不會給香港帶來混亂,希望“再等一百年,現在還權於民等於動亂”。何清漣回答:“現在就將民權還給香港吧。讓香港人民選自己的政府,人家就不會上街了,‘動亂’就沒有了。一百年之後,你大概也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