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迪里夏提侯芷明談中國重判伊力哈木

音頻 13:53

知名維吾爾族學者、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教師伊力哈木•土赫提9月23日在烏魯木齊中級法院一審被以分裂國家罪判處其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當天中國當局宣布判決後,美國國務卿克里立刻站出來呼籲中國釋放伊里哈木。本次節目為大家採訪“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以及法國漢學家團結協會他想本台表達了對中國重刑判處伊里哈木的看法。

廣告

迪里夏提:如中國新疆法院判決伊力哈木無期徒刑的本身就是政治性審判,出於政治動機,而且完全是政府操縱司法、踐踏法律的一個冤案。而且針對伊力哈木的重判,法庭的審訊開庭都只是一個形式一個程序。我相信,在開庭之前,當局已經對他做了政治性的判決,未審先判,先內定好了,然後才對外公開,想以此來表達顯示中國是按照法制、司法公正的程序來審理案件。對伊力哈木的指控,實際上所走的司法程序,本身就是一個騙局。

伊力哈木所做的只是按照他的良知,他所提出的只是一個知識分子應做的工作。另一方面,他所創立的維吾爾在線的網站刊登了一些不同觀點的評論,包括一些相關的信息,而這本身,它是一種平台,讓外界能更準確、更能暸解到維吾爾人目前的處境與狀況,包括中國在當地所推行的政策。所以一個溫和的知識分子被當局所重判,甚至指控其所謂的分裂國家,中國對伊力哈木的判決不只是針對他個人,中國的目的是通過對伊力哈木的重判,對所有的維吾爾知識分子進行恐嚇及脅迫,讓他們接受充當中國在當地推行的這種奴化政策工具。所以說,針對伊力哈木的判決,中國是出於各方的政治考慮。

我對西方歐美國家特別表示感謝,他們在第一時間向中國施加了壓力。但有一點,這種壓力是不夠的,因為對於中國,必須要採取,有效的、直接的,迫使中國政府接受的壓力;只是通過類似這種對話或譴責的形式,我們已經注意到,以往在中國的異議人士都引發西方的高度關注,但是這種關注並未帶有強制性或是直接脅迫性,是無效的。所以導致了像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等人,在當地被扣押,或至今仍被關在監獄。

另外,本台也請也是法國漢學家的中國團結協會發言人表達她對中國重刑伊力哈木的看法。

侯芷明女士:如我覺得這個判決是不可思議的。伊力哈木是一名教授,是一位非常安靜,思想和平的學者。他的教育內容就是讓學生暸解維族人的情況及中國的經濟,根本沒有任何分裂國家的行動,也沒有教學生怎麼去戰爭。所以,不只是我及我們在西方暸解伊力哈木的教育、作法、生活及性格的人,都不能理解為什麼中國政府這麼做。我認為現在中國政府好像對任何事情都沒有任何耐心,它需要大家都講一樣,都與共產黨講一樣的話,都服從共產黨的命令。如果有任何人說一點與共產黨不同,表達不同的思想,或說不同的理論,馬上就會被判屬於邪教或反革命,或分裂份子。所以伊力哈木很明顯的就是屬於這個情況。

最可怕的是,現在中國政府與新疆地區,面臨一個很大的危機。現在愈來愈多的維族人對中國政府表示不滿,經常發生不愉快的事件,如漢族與維族之間的鬥爭、維族人與警察之間的衝突等等,已經死了很多人。在平常生活中,在一般情況下,會出現這種鬥爭、這種矛盾,然後有很多人參加,然後造成一些傷亡,或被警察殺死。所以現在在這種不平安的情況下,判伊力哈木重刑,我覺得就如法語所說的在熱火上澆油,火勢會愈來愈大。因為伊力哈木是屬於極少數的願意與漢族對話溝通、一起工作、交換思想的維族知識份子。而且他有非常多的漢人朋友。他完全不是一個關閉在自己文化或在自己的圈子裡的人。我本人也與他說過話,他又一次路過巴黎,我們交流過。他是一個非常友好的人。他就是想保持及保護自己的文化、語言、風俗習慣、維族人真正的歷史等等。根本沒有搗亂、搞恐怖活動的意圖,他不是這種人。美國國務卿克里要求釋放他做得很對,而且要允許他繼續在中國工作,因為中國正好需要這麼一個人,這與達賴喇嘛的情況有許多共同點。如果達賴喇嘛能夠回到中國,藏人一定很高興,而至今我們卻看到有137個藏人自焚的例子,這麼多西藏人表達他們的痛苦和不滿,要求達賴喇嘛回中國。同樣的,現在如果伊力哈木這個人被關入監獄,我覺得會有更多的維族人對漢族不滿,感到憤怒。所以我認為應該趕快釋放伊力哈木、趕快讓達賴喇嘛回到西藏去,這才是正確的態度,這是任何國家都認為的。

“不服判決,抗議!”
另外,根據官方新華社的報道稱,伊力哈木•土赫提“利用”其中央民族大學教師身份,以“維吾爾在線”網站為平台,“傳播民族分裂思想”。

官方又指控,伊力哈木經常在自己設立的網站發表“煽動性”的言論,甚至“隱含”鼓動暴力解決問題,這些年多起涉疆事件發生時,伊力哈木都接受外媒採訪,毫不掩飾地表達“異見”。

但官方並沒有公布該案的起訴書和判決書,也沒有報道伊力哈木•土赫提辯護律師的辯護意見。

根據伊力哈木的辯護律師劉曉原介紹,宣判時,伊力哈木大聲說了一句“不服判決,抗議!”即被法警押出法庭。

坐牢也要呆在中國監獄

一向被認為立場溫和的伊力哈木,在被中國當局判重刑前,曾在公開場合說過:“我不想對國際社會呼籲什麼,我們需要中國政府要用負責任的態度,反思自己的新疆政策。不要把一些個案政治化和民族化,要講證據。” 為了維吾爾民族的未來奮鬥的伊力哈木說過:“我哪裡也不去,維吾爾人的問題在中國,解決的辦法也是在中國。”

他還說,“如果一定要坐牢,那麼我會呆在中國的監獄裡,出獄以後我還是會在中國尋找維吾爾人的前途。如果我死了我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將我安葬在我的故鄉,這一點幸福對我而言已經足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