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視窗

劉鐵男案庭審直播展示官商勾連脈絡

音頻 05:30

9月24日上午,原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受賄案在廊坊經濟技術開發區法院審判庭開庭審理。

廣告

劉鐵男案在河北廊坊審理,系最高檢察院偵查終結後,指定管轄,由河北省廊坊市檢察院向廊坊市中級法院提起公訴。
官方有意將該案打造成習王“打老虎”反腐運動的典範案例,除此前通過廊坊法院微博預報庭審,庭審過程則由廊坊中級法院微博進行類似薄熙來案一般的庭審微博直播。

2012年12月6日,時任《財經》雜誌副主編的資深記者羅昌平在微博實名舉報時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涉嫌學歷造假,巨額騙貸,對他人恐嚇威脅等問題。

這一實名舉報,將《財經》雜誌一年前並未點名的調查報道直接呈交公共輿論,也標誌着網絡舉報的一波高峰的來到,這波舉報熱潮以清網運動,記者劉虎被抓而終結。

分析人士認為,為避免出現類似薄熙來案交鋒激烈甚至當庭翻供的尷尬場面,檢方很可能已經和劉鐵男達成了實質性的辯訴交易,有爭議的受賄涉案金額基本不會提交法庭,而劉鐵男則有望獲得輕判。

這一預測與庭審直播的進程頗為吻合,劉鐵男對庭審極為配合,甚至痛哭流涕表示“懺悔”,而檢方也投桃報李,以贓款贓物已全部追繳;被告人到案後,主動交待辦案機關尚未掌握部分受賄犯罪事實,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認罪態度較好等理由,要求輕判。

羅昌平舉報劉鐵男近一年後,2013年8月8日,劉鐵男被中紀委正式宣布雙規。

據《財經》報道,4天後,國家發改委內部向副處級以上幹部通報稱,劉鐵男本人收受禮品,利用職務便利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取利益,涉及金額超過1.4億元。

該通報稱,其中包括與其子劉德成通過非法經營所得約1.1億元,其妻郭靜華非法所得3800萬元左右,收受禮品摺合約41萬元,劉鐵男個人涉嫌受賄1000餘萬元,包養情婦兩人。

呈交庭審的劉鐵男受賄案細節,大多發生在其擔任國家發改委工業司司長期間,檢方起訴的五項犯罪事實,大多與審批有關其中牽涉廣汽豐田、南山集團等企業,並未牽涉金額和利益更大的國家能源局任上,但其中的巨大利益已經令人瞠目。

2013年6月下旬,廣汽集團董事長張房有因牽涉劉鐵男案帶走協助調查,近2個月後,張房有重回公司上班,目前張房有仍然正常工作,並未因行賄而受到任何行政、刑事處分。

根據庭審記錄,劉鐵男擔任國家發改委工業司司長期間,廣汽集團的多個項目審批權都握在他手中。

2005年8、9月份,廣汽集團總經理陸志峰找到了劉鐵男。陸志峰想與其合夥人張愛彬拿到廣汽豐田在北京的一家4S店的指標,劉鐵男隨後向廣汽集團董事長張房有打了個招呼,最終讓張愛彬的公司獲得了4S店指標,劉鐵男從中獲利1000萬元。

2005年10月,張愛彬獲取了廣汽集團4S店的指標,這家公司成立伊始便贈送給劉鐵男之子劉德成30%的股份。成功獲得廣汽集團4S店的經營權後,2007年6月劉德成在石家莊成立廣順汽車貿易有限公司,該公司的註冊資金300萬元全部來自張愛彬以企業名義出資,其後到2009年2月,張愛彬陸續將690萬元轉賬到劉德成的廣順汽車貿易有限公司並回購劉德成持有的股份。

1000賄賂款,以企業之間的投資和股權轉讓形式,神不知鬼不覺地送到了劉鐵男父子手裡。

此外,劉鐵男還要求廣汽集團為自己的兒子劉德成安排職位,廣汽集團董事長張房有先將劉德成安排在香港工作,而後調任廣汽集團下屬的廣州駿威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並為其專設立了該企業駐北京代表一職。

從2007年6月至2012年12月的五年半期間,劉德成從未到崗工作,但掛名吃空餉121.3060萬元。

南山集團則是山東的一家從村委集體發展起來的以地產和重工業為主的大型企業。2002年上半年,劉鐵男擔任國家計委產業發展司司長,當時南山集團的新型合金材料項目沒有通過國家計委的備案,而這一審批大權正掌握在劉鐵男手中。

南山集團董事長宋作文親自上門請託,2002年上半年和2003年8月,劉鐵男分別接受了宋給予的人民幣共計4萬元。而南山集團遇阻的項目則分別在2002年8月和2004年8月通過了國家相關部委的備案。

2005年下半年,劉鐵男已成為國家發改委工業司的司長,南山集團董事長宋作文再次上門請託,請他給中國鋁業副總裁羅建川打招呼,讓南山集團下屬企業獲得3萬噸氧化鋁的收購權。

為答謝劉鐵男,2006年8月,宋作文將這批氧化鋁購銷差價中的750萬元彙入了北京金華實科貿有限公司的賬戶,而該公司正是劉鐵男的兒子劉德成控制的,此後劉德成將全部經過告知了父親。

庭審中,公訴方指控劉鐵男收受恆逸集團賄賂1649.4627萬元,而這筆錢最初只是邱建林送給劉鐵男兒子劉德成的100萬元。

2006年上半年,邱建林以這100萬元為註冊資金,為劉德成開辦杭州峰德化纖有限公司,隨後以虛假化纖交易為劉德成獲利825萬元。

後經劉德成同意,邱建林將峰德公司名下的900萬元投入股市代劉德成炒股,最終賣出股票變現為1500萬元。這筆錢劉德成借給他人開發房地產項目並從中獲利。

2010年至2011年間,劉德成用杭州峰德化纖公司的1549.2665萬元購買北京禦湯山別墅一處及保時捷轎車一輛。

2011年5月,劉鐵男通過下屬聯繫邱建林,要其幫自己裝修住房。邱建林為其裝修併購買了傢具,共計100.1962萬元。這筆裝修款與之前劉德成購買別墅和保時捷轎車的錢共計1649.4627萬元,公訴方將之作為劉鐵男受賄的數額予以起訴。
這筆款項成為控辯雙方的爭議點,劉鐵男的辯護人提出,由邱建林操作炒股而增值的600萬元不應算作劉鐵男的受賄數額。

雖然此次受賄案起訴金額已經大大縮水,劉鐵男的當庭痛哭也有影帝飆戲之嫌,但身為國家發改委副主任,並長期擔任發改委工業司司長劉鐵男的庭審,很大程度上仍然展示了這一權力包羅萬象的中國經濟小內閣的權力運作軌跡和變現通道。

有趣的是,劉鐵男還現身說法,自陳在雙規期間,寫了如何反腐的建議,建議將大量審批權下放市場,從源頭上解決政府不該管的一些事,頗為諷刺。

劉鐵男落馬後,先後牽出劉鐵男秘書王勇,原發改委工業司副司長、產業協調司巡視員熊必琳,國家能源局原副局長許永盛、核電司原司長郝衛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長王駿、煤炭司原司長魏鵬遠、電力司副司長梁波等發改委官員。

該案中最新的涉案人是國家發改委產業協調司原司長陳斌、價格司司長曹長慶、價格司副巡視員郭劍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