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香港公民抗命:和平但決不妥協

音頻 05:13

9月30日,法國各全國性大報無一例外,均以大版篇幅報道香港的大規模公民抗命行動。《解放報》雖然今天在頭版突出法國極右翼政黨在參議院部分選舉中的突破,但也同時以通欄圖片的方式報道香港青年人的抗爭,畫面上是一名目光堅定的女青年,她額頭的黃絲帶上寫着:“人民做主”;財經報刊《回聲報》的頭版圖片是徹夜留守街頭的年輕人習地而眠、毫無暴力可言的場面,相關報道的標題寫着:香港的示威者向北京發出前所未有的挑戰。《費加羅報》今天雖然未在頭版位置加以報道,但在國際版發表長篇文章:香港的街頭抗議挑戰北京;天主教報刊《十字架報》報道“香港繼續向北京要民主”的同時,在頭版就此發表社評文章。

廣告

解放報:香港公民抗命運動中的六四陰影

《解放報》香港特約記者詳細介紹了29日香港街頭數萬民眾與警方對峙的場景,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張秀賢向《解放報》記者表示,他們事先既沒有料到警方的表現,也沒有預想到人們會如此踴躍地加入抗爭的行列。他說:如今整個香港社會都面對鎮壓做好了準備。

《解放報》駐京記者菲利普•格朗日羅發表文章,在港人的公民抗命運動中看到了1989年天安門學生運動的影子,將港人的抗爭比作一場危險的對抗的第二場,參加這場運動的人,無論是學生,還是工運人士,無論是民主黨的活躍分子,還是來自各個不同階層的港人,他們都沒有忘記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被血腥鎮壓的記憶。港人抗爭運動的結局將取決於他們的決心,更取決於他們是否越過紅線。香港特首梁振英雖然在電視講話中保證警方不會開槍,也保證不會向駐港解放軍求援,但這篇文章指出,最後拍板的人不是梁振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已經強調:香港受中國政府管轄。沒有人知道港人的民主訴求是否會有像89年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運動那樣的悲劇性結局,但可以肯定的是北京早已經為這樣的結局做好了準備。

十字架報:公民抗命運動凸現港人執著的民主期望

《十字架報》的頭版社論文章以“中國的民主”為題,將港人的公民抗命運動與自2011年起在馬德里、紐約、開羅等世界各地出現過的公民抗爭行動“憤怒者”聯繫起來,認為港人的抗爭凸現出這個曾被英國統治一個半世紀的城市對民主的執著期望,凸現出投票權利特有的誘惑。文章指出,對於一個嚴密控制其國民一舉一動的政權來說,香港代表着一種矛盾。北京每次面對街頭事件失控時的自衛式反應都讓人感到意外。這一回也不例外。因特網被封鎖,官方媒體遵守指令或者不做報道,或者指接應政府的宣傳。中國看上去弱不禁風,無力讓不同政治觀點交鋒,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更加強了這種傾向。港人面對的因此是一個強勢的力量,必須要有妥協的意識。但是,他們有理由維護他們的自治和身份認同,因為他們是數百萬期望能獲得與港人同樣權利的中國人的代言者。

回聲報:香港不是天安門

“香港不是天安門”,這是財經報刊《回聲報》相關社論文章的標題。該報在關於港人抗爭行動的報道中寫道;示威者很和平,但在實質問題上,他們毫不退讓。社論文章就此指出,雙方的力量對比如此懸殊,讓人難以想象民主派如何能在這場較量中勝出。看上去,結局已定。更何況,一部分當地的商業精英選擇了站在北京一邊,因為他們在經濟上依賴內地。但是,篤定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會失敗卻是錯誤的。文章認為,香港正在發生的佔中運動與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沒有可比性。當年,戈爾巴喬夫訪問北京,學生運動讓北京感到丟了面子,北京於是更決心武力鎮壓。但香港的情況不同,民主派運動盡一切努力避免越軌,而香港的經濟與金融地位也讓習近平面對事態如履薄冰,更何況,中國領導人還要看到長遠的台灣問題,不能讓人感覺“一國兩制”只是一個玩笑。因此,北京會做些讓步。讓步多少要看周三港人以及內地抗爭運動的規模。未來將告訴人們中國獨裁政權是否能永遠阻止人民的民主嚮往。

費加羅報:“雨傘革命”讓北京措手不及

上周末警方的鎮壓更堅定了香港示威者爭民主的決心,《費加羅報》的報道指出,香港的“雨傘革命”讓北京措手不及。上周末發生的暴力給抗爭運動增添了新的動力,也打破了當局的如意算盤:當局原本期望由此而生的混亂讓示威者面對十分在意政治危機的經濟代價的香港民意邊緣化。但周一,遊行人群向香港本島外擴散,蔓延到九龍和旺角,而且,集會活動可能還會繼續擴大,在10月1日,中國國慶日擴大成超級大遊行。該報文章寫道,如今,所有目光都轉向北京。抗議活動的規模讓北京深感意外,為了緩解緊張,北京讓香港防暴警察撤退,但卻沒有能減少示威人數。六四鎮壓悲劇重演的陰影籠罩着集會人群。但是,該報文章寫道:鎮壓選項預示的國際代價對於習近平來說十分沉重。他在年初訪問法國是曾把中國比喻為和平而且文明的獅子。

面對中國,台灣重新思考其國防戰略

在報道港人抗爭運動的同時,《費加羅報》也將目光投向台灣,關注台灣國防戰略的調整。文章指出,台灣國防部去年發表的一份報告警告說,自2020年起,中國人民解放軍就可以有能力在台灣受到侵略的情況下,抵擋美國軍隊的一切反攻行動,因此完全有能力攻佔台灣。面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強勢崛起以及急行軍式的現代化努力,失去了盟友支持的台灣決心改變國防戰略,為應對一場力量對比懸殊的戰爭做準備。文章引述一名台灣軍事專家指出,北京奪取台灣有三種可能的方式:使用水陸兩棲裝備登陸、發射導彈,或者封鎖。台灣因此投資開發智能地雷系統,反導導彈。台灣需要購買到價格便宜的武器,以便摧毀中國軍隊價格高昂的準備,但台灣缺少潛水艇,要想突破封鎖,這是必不可少的武器。文章介紹說,多年來,台灣一直在與華盛頓談判購買潛水艇事宜,但美國擔心北京方面的反應,所以談判進展緩慢。台灣開始自行開發潛水艇,希望能說服外國承包商提供可以裝備潛水艇的部件,這樣的購買行為可以減少敏感度。台灣也取消了徵兵制,以便建設一支訓練有素的職業軍隊。

不過,這篇文章最後指出,很難想象,在發生衝突的情況下,台灣能夠抵禦中國的強大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