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香港愈來愈被中國邊緣化 ?

音頻 05:31

今天是中國十一國慶日65周年,但由於近日香港學生要求能夠真正民主選舉特首所造成國際視聽轟轟烈烈的罷課示威,今年的個十一國慶,香港居民的一舉一動成了全球密切關注的焦點。尤其今天也是佔中行動的正式舉行日,加上香港居民有兩天的假日,這起前所未見許多港人自動自發加入的示威活動,聲勢及陣容更加壯大。而幾天前,美國外交事務刊物提出另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香港正慢慢被邊緣化,香港將淪落為二線城市。

廣告

大家還記得,1997香港回歸的時候,鄧小平曾說過:“香港馬照跑,舞照跳”;當時認為,香港可以持續扮演一個經濟重心的角色。不過現今,這個自由貿易港、國際金融重要城市除了被解放軍陸海空重兵駐紮之外,還面臨另一個危機:香港慢慢被中國邊緣化 、 逐漸淪為中國的二線城市,因中國逐漸用上海、北京、天津、深圳、廣州,一個個地來取代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地位。

根據台灣財經專家蔡明彰引述中國大陸智庫的話,再三年後,香港淪為二線城市。在2013年以前,香港一直是中國的城市競爭力排行第一名。
我們知道,1980年,鄧小平成立深圳特區,啟動中國經濟改革,第一批的資金就是來自香港。因當時中國根本沒有資金、沒有外資,就是靠香港來的資金。不過到了2013年,上海成了中國競爭力第一名的城市。

2013年,香港的GDP為1.67兆人民幣。而中國大陸定四個一線城市的GDP:上海已達2.16兆、北京1.95兆,都已超趕過香港;廣州的1.51兆與深圳的1.45兆目前看來是比香港低,但廣州及深圳成長率均已是 10.5 %,香港只有2.9 %,兩年後就廣州、深圳就超趕過香港。

分析指出,當年中國需要香港,宣揚一國兩制的時候,會全力的維護香港,要把香港當成一個門面,例如:1997年回歸了,當年,碰上亞洲金融風暴,最後是靠朱鎔基點頭金融支援香港,港幣才免於崩潰,度過金融危機。

接着,2003年香港面臨薩斯SARS危機,經濟也面臨崩潰。胡錦濤答應給香港CEPA,啟動十年黃金期,結果是把香港的各行各業頂尖的人才,都吸到中國了,但同時也把香港的優勢全部吸過去了。

香港經過英國一百年的殖民,是全球四大金融中心之一,與東京倫敦紐約並駕齊驅。它最重要的兩大金融支柱:股市,及港幣彙率,但如今也面臨邊緣化的問題。

首先談股市問題:香港經過英國一百年的殖民,是全球四大金融中心之一,與東京倫敦紐約並駕齊驅。它最重要的幾個部分:股市,許多各國大企業,甚至台灣的統一旺旺鴻海集團都要在香港上市掛牌,因為香港的自由度很高,公司的管理很透明,所以大企業都爭先恐後去香港掛牌。所以,香港股市在國際上本來就很重要。對於香港的經濟來說,這絕對是命脈重心,另一個香港的命脈是港幣外彙問題)。結果十月份,中國開放“滬港通”。

所謂“滬港通”就是香港與上海股票互相買賣,問題是:現在上海的股票比較便宜,所以本益比較低,可以把國際的錢吸收來,錢就由香港跑到了上海。

滬港通可以促使上海的股市上漲,上海賺錢了,但香港卻幫上海擋國際彙率熱錢,熱錢到了香港,港府必須用港幣去擋住,然後流到上海股市,讓上海賺到錢。

據悉相當於的香港中央銀行的香港金融管理局,今年光是要擋這個滬港通熱錢,機制還沒啟動,就得提前運作、干預,為此開了二十幾次的會議。

另外是香港外彙市場的國際地位問題:
現今雖然人民幣上漲,本來香港可以藉此至少增加百分之三十的資產,但香港因為1997年回歸時訂立了一條基本法:港幣五十年不變,所以現今無法運作賺這筆錢。

現在問題來了,繼上海自貿區成立滿一年,聽說天津自貿區馬上就要成立了,據悉天津自貿區會將專門做外彙業務。也就是說,在股市上,中國把香港股市吸走了,現在也要吸走香港的彙率彙錢業。

在人民幣升值,比港幣更值錢情況下,一些國家,如:被國際制裁的俄羅斯等國家,此前都,把錢都放在香港,用港幣持有外彙,在人民幣升值下,將會把錢從香港轉到中國大陸天津,換成人民幣,港幣的地位就因此被排擠了。

更有甚者,聽說現在中國有一個更具殺傷力的武器:馬雲的淘寶網。
淘寶網的支付寶,也就是在你沒有上網購物前,存在支付寶的錢可以獲得百分之四的年利息。

因為藉着現階段淘寶網的支付寶,顧客儲存在裡面的錢可以獲得百分之四的年利息,所以自去年六月以來,支付寶一共吸走了5700億人民幣。而已經做了快10年人民幣存款的香港,有8000億人民幣,如果支付寶出來,香港擁有的8000億人民幣恐怕統統會被吸光。

接着,還有一些問題。1983年,中國開放廣東民眾到香港旅遊,第一年只有12萬人次,2001年有400萬人次,2013年竟然飈到2800萬人次,也就是一天平均有將近8萬的大陸觀光客到香港遊走。香港人口只有800萬,如此一來,一年當中香港竟然總共超量容納100萬人。所以香港人受不了,因不但帶來教育資源、醫療上的衝擊、房價高漲、物價衝高、心靈文化及,居住環境都受到衝擊。

現今,香港金融命脈可說被中共掌握,現在中共的態度改變了:
“假如香港不聽話,我就不挺你”。畢竟經濟強大的中國輕而易舉就能把國際經濟重鎮--- 香港最具優勢的金融命脈股市、彙市邊緣化。中國就可以利用上海、天津、廣州慢慢把香港的股彙市吸過去,

香港轉運中心的地位的問題:
另外,還有香港轉運中心地位面臨的問題。香港現今仍然是個非常重要的轉運中心,連廣州白雲機場,甚至深圳的港口,都要把香港作為一個貨運的載具中心,但在中國當局操作下這個地位也將被奪走。
所以國際社會都關注,特別是美國媒體在報道時也不約地擔心:再這樣下去,整個香港在整個中國的地位將愈來愈被邊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