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法媒:香港本可以為中國民主化示範

音頻 05:11

法國輿論對香港局勢的演變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關切。從電視、廣播、到報紙報道的篇幅越來越多。『世界報』10月2日發表題為“北京在香港受到的政治挑戰”的社論。社論指出:“習近平本應把香港所進行的實驗拿來為中國其他地區作民主化進程的示範,他卻選擇了相反的做法:把北京的威權統治延伸到香港。中國問題專家卡貝斯坦則在法國『回升報』指出,北京現在要在鎮壓和談判之間作選擇,但選擇後者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廣告

世界報認為,中國政權在香港今日遭遇的挑戰是1989年六月天安門事件以來從未有過的。兩者可比性很高:在這場對抗北京的民主運動中,挑頭的學生在香港特區佔了相當大的比例。而且,香港的運動對當局的挑戰更嚴峻。

當局對目前的局勢負有全部責任,而這種局勢有可能變得具有爆炸性,天安門廣場屠殺的陰影正在香港島上空徘徊。世界報指出,爆發反抗的起因是因為北京曾承諾在2017年香港特首選舉時進行普選。這一發展完全符合當年香港回歸中國前倫敦與北京談判達致的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的精神。換一個說法,香港在回歸中國後,繼續保持其原來的治理方式:法治、司法獨立、新聞和言論自由等等。

但是,北京在八月份公布了一份可由其絕對掌控的選擇特首候選人的運作程序,更嚴重的是,在公布這一決定之前,北京於7月份公布了語調令人驚異的闡釋一國兩制的『白皮書』。當局在這份白皮書中宣稱,香港的特殊地位之所以存在,僅僅是北京容忍的結果。北京還要求這塊前英國殖民地的法官、公務員證明自己“愛國”。要表明對中國共產黨的效忠。所有這些旨在顯示中國的國家理由戰勝了香港的法治。這至少是對1997年所做承諾的背叛。

以上種種就凝結出這樣一場文明但是和平的抗議運動,數萬人“佔領”了這座城市繁華的中環街區。他們的意志很明確,只要北京不對2017年的特首選舉的方案重開談判,他們就拒絕離開。

當局目前不接受他們的訴求。北京把這一運動稱之為“騷亂”,指則其受到美國操縱。這個政權害怕香港的局勢會感染中國其他地區。中國的報紙、電視、網絡,都被禁止有關香港佔中行動的報道。中國的新領導人習近平表現了自己的風格─一位絕對掌控大權的專制者。中國目前正經歷着一場無情的政治鎮壓,習近平率領着一場積極的運動─那就是連政治自由化的觀念都不能容許存在。該報的結論是,習近平本可以把香港所做的民主實驗,拿來為中國其他地區未來的民主化做示範。但他選擇了完全相反的做法。不管這樣做有多大的危險,港人會受到多大的損害。

法國中國問題專家卡貝斯坦對香港未來真正意義上的普選不抱希望。他認為,北京針對香港提出的選舉方案完全是中國村民選舉制度的翻版,其候選人由基層黨的支部篩選。在中國領導人看來,村民選舉已經是最自由化的做法,於是把這一做法轉移到香港。中國要控制香港的政治,尤其是特首人選北京不會放手。

這位專家認為北京可能不會從根本上否定“一國兩制”,但是他們要縮短中國大陸與香港兩種體制的距離,制止香港繼續“偏離軌道”。在中國領導人眼中,前英屬殖民地越來越變成一個在英美操縱下的反共基地。

面對目前嚴重的局勢,卡貝斯坦認為,北京完全可以做出決定,取消或者修改8月30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的決定。可以想象,北京現在在鎮壓和談判之間要做一個選擇:選擇前者會在國際上產生巨大的反彈,選擇後者會避免危機從而保持香港的地位和香港的繁榮。他們或可作出第二種選擇,但幾乎不可能,我們看不到他們會在選舉程序上讓步。他們也許會換特首,但目前就換也令人懷疑。他們可能會在一些非戰略性的問題上做點讓步,同時試圖分化泛民派拉攏溫和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