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孫文廣:望習近平解開香港政治前途這道難題

音頻 12:33
“雨傘人“成為香港佔中運動的象徵
“雨傘人“成為香港佔中運動的象徵

香港各界爭取真普選的“佔中”行動,從9月28日開始到今天,將進入第七天。中國大陸先是極力封鎖消息,然後是集中進行負面報道,但隨着佔中行動的持續,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民眾將了解到更多更全面的相關信息。在今天的特別節目中,我們電話採訪在山東濟南市的著名政治異議人士,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先生,請聽分析評論一下香港佔中行動幾天來,大陸當局和民間的不同反應。

廣告

從媒體到遊客,全方位封鎖香港佔中信息

法廣:請您首先談談大陸對有關香港佔中行動消息的封鎖,

孫文廣:現在大陸對香港情況的封鎖非常非常嚴重,電視台前幾天完全沒有報道,昨天有了一個報道,但全是對反對佔中的人的報道,只有那些戴藍絲帶反佔中市民的鏡頭。主張佔中的,參加示威的,爭取真普選的一方,一個鏡頭都沒有。外國講:現在香港是“雨傘革命”,但我們這裡的電視上連一把雨傘都看不到,進行抗爭人群,標語口號等場面,全都看不到。這幾天《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登出一些評論,也都是對香港學生佔中運動否定的抨擊的反面的報道。

法廣:有沒有人去香港旅遊看看當地情況?

孫文廣:旅行社已經不辦理去團體的香港遊了,我在濟南市有四個朋友想個人去香港旅遊,親眼看看佔中的情況,他們辦了通行證,買了車票,但我們這裡的電話都是被公安監聽的,警察知道後就到他們的家裡逼迫他們退票,放棄去香港。由於種種阻力,能夠去香港的大陸人很少了,只有利用網絡翻牆工具才能登錄法廣和BBC等海外媒體,才能看到有關香港佔中運動的報道。共產黨用各種辦法控制網絡,很多人不敢翻牆,所以多數人看不到真實情況。不過,大陸很多中青年人有些分析能力,他們就從大陸的《環球時報》《人民日報》登載的這些東西,從反面來看有關香港的文章,知道香港現在有事啦。

大陸人也對搞了幾十年的假選舉深惡痛絕

法廣:朋友間有沒有議論?

孫文廣:有啊,很多朋友非常清楚:香港這次佔中運動的原因是因為當局還是要把大陸選舉的方式搬到香港。對大陸的這種選舉方式,他們是有切身體驗的:就是選區人大代表,一人一票,但是選票上的名單全是共產黨黨委討論出來的,大家不認識,這些候選人也不和選民見面,實際上是假選舉真任命。大陸有點思想的人都對這種選舉深惡痛絕,因為他們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已經選了60多年了,都是以這種方式選的,所以他們也對當局把這種選舉方式搬到香港很反感,認為這是弄虛作假,愚弄百姓。

現在香港的這些抗議示威活動不但是正義的,而且這種爭取給大陸作出一個示範。香港的今天,希望能成為大陸的明天,所以盼望香港的佔中能夠取得勝利。

法廣:大陸對香港消息的封鎖在一定時間段內是可能的,但隨時間的延長,封鎖就會很困難。

孫文廣:長期封鎖是有難度,但大陸現在很多人處於麻木狀態,中共利用各種手段來宣傳,說這些佔中的人給香港帶來多大的損失,多麼嚴重的後果,股市也下跌了,商店也賣不出東西,市民發牢騷。這些話對有些人也是管用的,一般的市民不大思考這些事情,報紙上講什麼,他就聽着。但是對很多人來講,隨着時間的推移,對香港的事情就可能搞得更清楚了,封鎖不住。畢竟有的人能夠翻牆上網法廣等海外媒體的網站,另外,經過共產黨統治幾十年,有的人也能從大陸掩蓋真相的報道評論中看穿一些東西和把戲。

香港佔中後大陸加強監控高校

法廣:香港佔中後,對你們的監控是否加強了?

孫文廣:監控加嚴了,對我來說,樓下一直有監視的崗哨,佔中後,我出門都要坐他們的車,兩個人看着,中午出去吃飯,他們也要跟着,就是怕大家聚集起來搞一些支持香港佔中的活動。有時網絡突然就斷了。

還有人說:當局對中國高校學生的動向加強監控,怕大陸學生學香港學生的樣子。但中國大陸和香港明顯不同的地方是:大陸高等學校是由共產黨嚴格控制的,每個大學都有一個黨委書記,大學的各學院也有黨委,系裡有黨支部,大量發展黨員,到了大學四年級,班裡一半學生都是黨員。這和六四的時候不一樣了,那時大學學生中的黨員還是比較少的,大約只有十分之一。發展黨員就是控制學生,由他們去了解學生動態,要向黨彙報,由黨員控制學生的行動。六四的時候,沒有一個中國大學校長去慰問學生,但香港學生佔中,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的校長昨天到示威現場慰問學生,稱讚他們是“文明的示威”。這在中國大陸是根本不可設想的,大陸的大學校長基本都是共產黨員,說話做事都要按黨的指示。

除了對大學嚴格控制,大陸對媒體的控制也很嚴格,所有的媒體都在黨委領導之下,共產黨派人當主編,當社長。香港則有充分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雖然有共產黨的報紙,但也有反對派的報紙。

習近平現在碰到一道難題

法廣: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會做出一些讓步嗎?您的看法如何?

孫文廣:人大常委會的張德江主管香港事務,他的有些講話是非常強硬的,比如:選特首,不能反對共產黨,不能反一黨執政。但就是把大陸模式放到香港去。很強硬,不會收回成命。但習近平到現在的表態還沒有出來,最近他在接見香港一個代表團時說了一句“要堅持一國兩制”。如果他真正堅持“一國兩制”也是好事,那就是在香港搞香港的制度,要“港人治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資本主義是什麼制度?一個是市場經濟,經濟上自由,再一個是社會的自由和民主。應該讓香港不但享有自由,還應當享有充分公正的選舉權,參選權和被選舉權。香港反對派泛民主派應該能夠推舉他們自己的特首候選人參加競選。如果習近平真是有意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就應該容許香港有獨立空間,選舉自己的特首和立法委員等等。

習近平現在碰到了一道難題:如果香港能夠真正進行公正的一人一票並保證競選人的權力,之後大陸人可能要照樣學樣。我過去曾經兩次參選過,今後還有更多的人,年輕人參選人大代表,甚至參選市長。通過參選就可以集合力量,在將來可能出現反對黨反對勢力,這樣的話,共產黨的統治就要遇到挑戰。習近平是不是做好準備,來迎接這個挑戰?或者在一定程度上適當放開選舉?這是對習近平的考驗。習近平現在還沒有正面回答這一問題,大家希望他能夠按照承諾,真正實現“一國兩制”,讓香港在公正公開公平的條件下進行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