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香港佔中運動進入關鍵 撤與不撤取決於誰?

音頻 06:14

今天10月5日星期日是香港佔中運動全面發動整整一周的日子,佔中運動可以說進入了關鍵的時刻,因為明天周一是國慶節日結束後學校複課、企業復工的日子,港府已經下達最後通牒,要求佔中學生在周一之前撤離,香港學聯以及佔中運動組織者對此作何回應?

廣告

那麼,我們現在就連線本台在香港的特約記者麥燕婷,請她就今天的情況對大家做一個綜述。

麥燕婷:今天是佔中第八天,情況表面上看起來比較平靜,不過在旺角一帶因為周五晚間發生大型衝突,隨後的兩天來還是又不少人,人員混雜,局勢比較混亂。有不少人要和佔中的人士理論,為什麼要佔中。是否撤離應該是今天的最大的討論議題。在金鐘地帶也有一位自稱是反佔中的人士自己跑到金鐘的一座天橋上,座在那兒說要同佔中的學生對話,同學運領袖周永康以及黃之峰對話。他說他有女兒,他希望他的女兒能夠去上學。學生要求他先下來,再對話,因為天橋距離地面很高。這個人在天橋上做了幾小時,大家都在觀察事件進展。所以,陸陸續續地有許多聲音要求學生撤離,不知是政府在後面要求,還是這些人自發的,總之,今天有許多頭面人物包括八所高校的負責人都出面呼籲學生撤離。當初同梁振英競選香港特首的唐英年以及香港前任終極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也發表聲明,也要求學生撤離。所以學生撤離的壓力越來越重,但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已經回應說,現在不是任何團體要求市民撤離就能夠撤離,因為示威者提出的要求都沒有得到回應,所以,學聯即使要求撤離也不見得得到示威者響應。如果能夠展開對話,如果政改能夠有些空間。那麼,可能撤離就比較容易,所以,責任還是應該在政府身上。明天周一是比較關鍵的一天,周一是正常的工作日,所以如果對民生造成過大的負面影響,如果民意逆轉的話,那就會對推動民主產生相反的效果。所以,大家都十分緊張,據我了解。現在教協已經發表公告,取消中學的罷課。所以,大家都在努力,與時間競賽。雖然政府已經重申不會採取清場的行動,但是,政府內部似乎有兩種聲音,不然的話,昨天就不會總是有消息傳出要清場,甚至有說今天凌晨三點要清場,所以,大家都很緊張如果時間拖長的話,可能會助長強硬派的勢力,導致擦槍走火的現象,對整個香港社會都產生不利的影響,當然這對中國政府也不利。

法廣:有關周五示威者在旺角被毆打其中有來自黑社會甚至大陸黑社會的參與的傳聞香港媒體今天有沒有進一步跟蹤確認 ?

麥燕婷:其實警方自己都有公布在他們拘捕的十多位人中有一半來自黑社會,當然,他們並沒有明確他們是否來自大陸的黑社會。現在可以肯定的是參與毆打的有來自黑社會的也有來自大陸的人,因為從這些人的口音以及舉止行為就能夠知道他們來自大陸,現場的記者也看到其中一個所謂的同佔中人士進行辯論的反佔中人士身上帶着刀子,記者問他來自何地,為什麼帶着刀子。他說來自深圳,帶刀子是因為喜歡吃水果,特別是榴蓮,他在全世界都帶着刀子。大家一聽都明白了是什麼回事。可以說內地有勢力的人或者內地的黑幫以及香港的黑幫都已經踏入旺角,所以,旺角的情況可能比較複雜,因為現在那裡的人可能已經不僅僅是當初支持佔中的示威民眾。

法廣:另外大陸媒體以及香港部分媒體和反佔中社交網站都指控佔中運動背後受西方支使,這些都只是口說無憑的指控還是確實有確鑿的證據?

麥燕婷:其實香港的主流媒體並沒有對此進行關注,主要是香港的一些親北京的媒體,大公報與文匯報,最近可能也有亞洲周刊。但是,其實這些指控並沒有任何有力的證據。包括最初說佔中和平組織借用民主發展網絡組織的銀行賬戶等等,不清楚資金來源,可能會有外國的資金注入。但是,這些說法都只是一些猜測而已,而並沒有出現具體的數據。事件爆出以後,佔中組織已經出來解釋過,說是因為佔中組織被香港警方認為是非法組織,禁止他登基,所以,他未能在銀行開賬戶,因此只能借用民主發展網絡組織的賬戶,而該組織這幾年都沒有什麼活動,當事人已經表示有必要他們可以在網上全部公開的賬戶,而且,從網上公布的數據來看,涉及的都是一些小數目,看來是市民自己的捐款。倘若有西方政府資助的話,應該不會只有這麼小的數目。所以,香港主流媒體在事件爆出的當天報道了之後就不再對此跟蹤。其實,我們在香港生活了多年,也明白北京政府一貫的做法,就是試圖給佔中組織抹黑,首先說你金錢來路不明,再說你有男女關係等等。比如說,最近就有人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陳建民教授與女學生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但是,這些都遭到當事人的否認。現在他們又在找學聯領袖黃之峰以及周永康等人的問題,他們是否受美國的控制等等。其實,黃之峰從一個默默無聞的中學生到今天成為一個大紅大紫的學生領袖,香港許多人都是親眼看着他走過來的,對他的背景十分了解。所以,香港主流媒體對類似的抹黑的報道根本不予理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