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與傳媒

香港佔中讓通訊軟件FireChat爆紅

音頻 05:38
科技與傳媒
科技與傳媒

最近全球關注中香港民眾為了要求能夠民主普選香港特首,鬧得沸沸揚揚的學生罷課及佔中示威活動已經持續十幾天了。此次香港佔中示威活動,卻意外地讓一種社交通訊軟件新產品FireChat爆紅。

廣告

由於外界流傳,面對香港佔中示威活動,中國當局要切斷電話和網路系統,但透過這款免費軟體,不用上網,只要利用藍芽就能和附近的朋友¬互通訊息。因此,在香港學潮領袖黃之鋒的號召下,短短不到一天就被下載10萬次,榮登香港下載量第一名的app store應用軟件。

其實FireChat在此次香港佔中發跡,也是偶然機緣。其首席執行官,法國企業家米歇爾貝諾里爾(Micha Benoliel),今年在印度參加一場科技會議後,正準備前往中國,與那裡的戰略合作夥伴會面。途中他在香港稍作停留,因為那裡有的政治運動。

九月二十七日星期六,他在前往深圳途中,經過香港時, 曾經抱怨,為何香港沒人使用Fi¬reChat,但是到了星期天,情況卻整個發生變化,比諾里爾在路透社的訪談中說,到了星期天,突然一爆發,有超過十萬個新的用戶,星期一更是爆炸性的再度超過了十萬個用戶。

在香港佔中活動開始的當天晚上,部分香港地區的無線通訊網絡,可能由於負荷過量,曾經中斷過一段時間。抗議人士,通過Fi¬reChat交換有關抗議,及警方最新動態的信息。根據Fi¬reChat指出,這尖峰時刻有3300名使用者。

至於FireChat的創始人,貝諾里爾是一名出生於法國的企業家,現年42歲,在矽谷的初創企業“開放花園”(Open Garden)擔任首席執行官。三年前創辦“開放花園”,它關注的是網狀網絡(mesh networking)的軟件挑戰  亦即,如何在不接入網絡的情況下,建立一個簡易網絡,把附近的設備連接起來。這些設備本身就成為了一個網狀網絡中的陣 列,彼此能夠通訊、傳遞消息,並非“萬維網”,但它們能互相連接成為網絡。“開放花園”的資料中寫道:“用的人越多,效果就越好。”

有過網狀網絡項目經驗(這些項目常常服務於非營利組織)的 開發人員說,香港的示威為FireChat這樣的手機網狀網絡服務,提供了完美的條件,例如:抗議是臨時性的,而且地點一直在移動。通常情況下,如果 有永久性的用戶群,為了滿足他們的需求,手機和互聯網就會加強服務。但此次香港的抗議活動,沒有時間去進行。

在中國和印度,部分地區的數據服務時斷時續,遊戲廠商也可以把FireChat技術嵌入手機遊戲,讓那些上不了網的玩家與周圍約60米範圍內的人一起玩,或者搭便車使用別人信號較好的網絡連接。

香港並不是第一個使用FireChat通訊軟體的地方,今年三月在FireChat推出才10天,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就已經使用過它,參與了抗議台灣與大陸貿易協定的“太陽花學運”。

另一個例子是在伊拉克,在今年六月,在伊拉克當局實施媒體管制時期,有四萬名伊拉克人利用FireChat與他人通訊。

談到通訊平台被封鎖情況,在伊朗,同樣也是社交平台的軟件,Facebook名下的產品Instagram,是一個以相片會友的社區,可以使用軟件直接添加好友,和中國的微博差不多。

據路透社報道,由於民眾的抱怨及舉報,日前,伊朗法院曾向同是臉書產品的 Instagram和WhatsApp提出了隱私漏洞的指控,並傳喚Facebook的 CEO紮克伯格出庭接受問話。
報道指出,該案是伊朗境內互聯網自由鬥爭的一個典型例子。雖然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希望能進一步開放該國的互聯網訪問權限,但法院卻仍舊持保守態度、繼續推行更加嚴重的互聯網控制。

“開放花園”表示,目前FireChat在中國的使用規模很小,部分是因為潛在用戶需要接入互聯網才能下載該應用,而其網站已經被封。

不過,使用FireChat遇到了一個問題,因為,它是一個完全開放的系統,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交談內容,而且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聊天室”。對於普通的慶典活動來說,這可能不是一個問題,但在香港,敏感的示威活動,示威者就 必須謹慎發言,因為這些交談可能受到監聽。

不過,FireChat最近推出了一個認證用戶系統,這樣一來香港示威活動的組織者,就可以通過發布官方聲明,來對抗流言的 傳播。

在香港佔中行動爆發後,有本台網友投書直呼:FireChat是公民運動必備的軟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