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麥燕庭:佔中運動可能演變成長期街頭運動

音頻 06:23

香港的佔中運動已經進入第12天,據法新社的報道,今天在街上參與佔中運動的人數已經明顯減少,一些街道也得以疏通。原定於周五舉行的學聯與政府之間的對話是否已經準備就緒?特首梁振英與澳洲公司簽巨額合約一事曝光後,對他的仕途會有何種影響。我們還是請本台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介紹她了解的相關情況。

廣告

法廣:在政府和學聯對話一天前,街上的夜壓力已經大幅度降低了嗎?

麥燕庭:沒有,雖然街上的人數與前幾天相比是有所減少,但是道路還沒有開通,所以佔領運動對市民造成的生活上的不便還是存在,而且壓力還是一直在增加。

今天中午,香港民政處處長帶領一批區議員去勸說示威人士開通佔領的街道,但示威人士當然不會同意,但是這樣就會給市民們造成一種感覺,會認為是示威人士把對民生的影響放在比較低的層次,這對佔中者 的支持度可能會造成一定的影響。官員能做到這一步就可以想象,政府現在是要增加輿論的壓力,希望他們能開通(道路)。

但是我們也看見那些示威者雖然不同意全部打開,但是同時他們也會讓一些諸如送水的車輛通過,現在還看不出來其中的邏輯,所以要求他們把道路打開的壓力還是存在。而現在大家都在講,這會不會對佔中的支持造成壞的影響。

法廣:學民思潮的領導人黃之峰成為本期《時代》周刊亞洲版封面人物,被認為是“抗爭的面孔”,那麼學民思潮,學聯以及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 目前的關係如何?

麥燕庭:很難說他們沒有別的想法。雖然黃之峰在《時代》周刊封面出來之後曾經講過,這個運動不是他個人的功勞,因為運動初起的時候,他在拘留房裡。就是因為他被警察帶到警察局拘留比一般時間長,大家才決定提前“佔中”,當警方要鎮壓的時候,群眾出來支持,所以大家應該明白,這個運動已經是一個全民運動,沒有一個團體能說他有最主要的功勞。

我的理解是,學生希望保持這個運動的純粹性,因為一旦有政黨之類的組織吸納進去,就會讓人感覺是和政治掛鉤,所以學生很希望繼續保持學運的純粹性。

至於“佔中三子”,他們比較年長,他們當然有對理想的訴求,但是會比學生有更實際的想法,學生對他們的領導會有一點抗拒。所以他們一直處於一種合作的關係,學聯好像在前線,“佔中三子”給予支援和支持,包括在對場地的管理等方面。

據我的觀察,他們之間的關係有時比較緊密,有時比較疏遠。比如有危機出現的時候,學生會去找“佔中三子”,站在一起,危機過後就淡了一點。昨天香港退休的陳日君樞機主教批評學聯劫持佔中,學生就去和“佔中三子”聯合發表一個聲明,表明他們緊密合作等,甚至說與政府的談判都不排除“佔中三子”的參與,但是知道危機過後,學生是否能保持同樣的態度。

我希望他們明白一點,對於這麼大的一個運動,學生在某些方面可能也搞不定,應該和其他更有經驗和知識的人士尋求合作。而據我了解,學生現在和“佔中三子”以及一些立法會泛民主派議員在商討,是否能增加這方面的合作。但是這種合作是在集會示威區還是其他不合作的運動,可能還是要經過商討來實現。

法廣:原訂周五舉行的學聯與政府之間的的對話準備情況如何?究竟誰去也政府對話?

麥燕庭:目前對這個會議是否會如期舉行都不清楚,因為昨天的籌備會議都沒有開,今天也沒有聽說學聯和政府繼續籌備會議的消息,學生指責政府沒有誠意,政府對此進行反駁,但是還沒有達成共識,是否能如期舉行這次會議,現在還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

法廣:澳洲媒體昨天突然曝出梁振英秘密收澳企5000萬港幣巨款的消息。這個爆料是否會成為梁振英下台的契機?

麥燕庭:比較肯定的一點是,梁振英肯定不願意下台,他從一開始就強調這一點。從澳洲媒體爆料的有關梁振英通過合約收巨款的消息看,梁振英的確有一定的問題,因為他是在宣布參選(香港行政特首)之後才簽了這個合約。他不能說不清楚,不能說著跟他的職務一點關係都沒有。

香港泛民主派咬定說,梁振英起碼沒有如實申報。當然,梁振英一派指出,這是梁當選之前簽訂的東西,不應該和他拉到一起,而且自當選之後,沒有替這個公司做任何事情。

但是即使沒有做,但是關係依然存在。所以這樣的理由就不夠強。

但是現在並不是誰有理的情況,因為梁振英其實之前也有其他的事情讓人懷疑他的操守。問題關鍵是北京態度如何,因為現在是外媒揭露出來這件事,據我對中國一些操作方式的理解,如果梁振英自己不想下台,他可以對北京說,這是外國勢力希望介入香港事務,如果他把披露他簽署合約的事情和外國勢力干預香港內政掛鉤的話,北京應該不會叫他下台的。問題是北京能掌握的證據有多少,會不會有其他人將實際情況告訴北京,讓北京作出一個決定。

法廣:香港輿論及您對目前香港佔中運動的局勢和發展有何看法?

麥燕庭:看起來,香港的這場佔中運動不會是在幾天內結束的。因為我看見一些團體已經在做一些疏導的工作,包括設立緩衝區,做心理輔導,而且也會提供一些其他的課程,讓學生真的可以去學習, 了解更多的民主。也就是說,這樣可以讓民主運動得以延長下去,所以可以說佔領的運動可能會演變成一個長期的街頭運動。

包括學生,佔中三子以及立法會的反民主派議員會有一些聯合的行動,甚至是一些互相聲援活動的話,運動能得到延長的機會比較大。

感謝麥燕庭。

本次節目由艾米采播與整理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