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佔中滿兩周:人民日報海外版變調提“動亂”一詞引憂

音頻 07:04

香港以公民抗命為理念的佔中運動到今天(10月11日)整整兩個星期,而目前港府與要求真普選的民意之間,依然處於拉鋸的態勢。那麼,現在還是讓我們連線本台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請她來為大家介紹本周末香港局勢可能產生哪些變化。

廣告

法廣:中國政協港區委員、香港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漢清律師建議應叫停政改程序,妳看會出現效果嗎?

麥燕庭:如果真能這樣做,那當然是最好了,但胡漢清先生自己都講了,估計港府能接納的機會很低。其實胡先生這個方法,據我所知,在學運初期就有人提出過,就是要求港府交一個補充的報告給北京,即把港府第一輪政改諮詢後出現的情況,包括有幾十萬人通過公民希望有公民提名,還有現在有這麼多人上街要求香港有真普選的實際情況,交給人大常委再做考慮。據我了解,港府方面,起碼第二把手是同意的,但好像中聯辦,我估計中央政府那邊就可能不太同意了。

現在情況仍可說處於膠着,但我今天看學生提出來的一些意見,好像的確是:第一,交補充報告,撤的機會其實蠻大的,起碼學生自己都同意了。我估計一些泛民議員他們也會同意,還有佔中三子那邊,我也看不到他們會反對,所以,在市民方面來講,交補充報告,從而把現在這個結解開,是有可能的。但問題是, 起碼是中聯辦是不同意的,現在不知道中央政府方面的考慮是怎麼樣。

法廣:香港蘋果日報披露說,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最近南下深圳,準備聽取香港的最新報告,此事的真實性呢?

麥燕庭:其實在運動初期已經有中央領導人到深圳聽意見,而且也成立了一個小組,比較密切地關注香港的變化。張德江是中央裡面港澳協調小組的組長,那他到廣州去應該是有可能的,從一些傳媒的報道看,除了這個可能性大以外呢,也包括有關對香港這個運動的定性都可能有一點的改變。

其實,之前在運動初期,人民日報不是從10月1號就已經開始評論佔中了嗎?它頭一篇文章是把佔領中壞定義為非法集會,這個定性人民日報一直沒有變,到今天還沒有變,但是呢,在人民日報海外版,就出現了一些令人憂慮的苗頭,因為今天在人民日報海外版頭版有一篇署名梅新育的文章,他是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文章當中,他把佔中定性為“動亂”,這個就很嚴重了。因為,“動亂”會讓大家想起,89年的時候,4.26人民日報社論就是把當時的學運定性為“動亂”,激起了學生的憂慮,然後又升級上街,然後就引起一直到六四風波整個完結。所以呢,提這個“動亂”是一個很令人憂慮的名詞。

而在這篇文章出來之前,亞洲周刊的江迅寫了一篇文章,把現在的運動描寫為香港式的文革,當然是一個很荒謬的說法。因為,其實你看看,現在這個學生這麼在和平集會,只是一種和平抗爭,跟當年的文革的文鬥與武鬥根本就是兩碼子的事情,但是江迅會這樣寫出來,確實是令人憂慮,是不是北京方面有一派,起碼有一派的人,在為採取強硬的行動在造勢,這是比較令人憂慮的。

另外一個令人憂慮的現象,就是港府昨天突然間取消與學生的會談,然後呢,負責對話事務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跟其他的政府高官都要上廣州去泛珠會議。其實,過去特首去的話,政務司長一般都不會去,但是現在兩個都去,先後去。

昨天深夜的時候,特首梁振英急召三十多個建制派議員到他的官邸夜談,出來當然是談佔中,好像也談到清場的問題。這麼多事情加起來給我一個感覺,起碼是強硬派是在統一立場,就是說,林鄭月娥到廣州可能就是聽指示。如果是聽指示的話,那是不是有一個新的策略呢,就是大家比較關注的,但現在好像還沒有完全定下來,不然的話,人民日報自己都應該會把這個調子給換了。不過,現在起碼人民日報還沒有變,但是海外版就已經有一點變化了。

(感謝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與本台記者夏榕電話連線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