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佔中達15天:解鈴還需系鈴人 不應光是想清場

音頻 05:50

香港從中環開始到遍地開花的佔領運動屆滿15天之際,法廣繼續連線本台香港記者麥燕庭來分析現今的態勢與發展。

廣告

法廣:香港目前局勢看來還是處於膠着的情況,學生方面在港府不回應的情況下昨晚寫公開信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然後,又有學民運動發言人周婷宣布辭去此項職務,那這些都意味着什麽?

麥燕庭:其實這兩件事情我們可以分開來看,學聯與學民思潮他們發了一封給習近平的公開信,當然你可以發現他們現在目標有一點不一樣,因為他們過去的公開信的對象,都是香港人,以及香港政府,或是有關的官員。但這一次,卻特意向習近平發公開信,目標有兩個:一當然就是直接提出他們的訴求,而那個訴求跟以前比呢,你可以說是下調,他們沒有再提公民提名,他們只是要求在“一國兩制”情況下,香港的事情讓香港解決,然後呢希望港府“自我修正”,意思就是,希望香港政府發一份補充報告給北京說明民意現狀,同時也提出了一點,即強調目前學生和佔中三子的和平抗爭運動不是什麽“顏色革命”。所以是一個策略性的回應。

而周庭是學民思潮的發言人,她也說了學民思潮基本上都是中學生,可以說都沒有成年,周庭呢,自己只有17歲,她在辭職信函中說,她受不了那個壓力,你可以說她懦弱諸如此類的…其實呢,她在辭職信中並沒有講這個壓力是哪裡來的,但是據她的朋友說呢,不是因為家庭這方面的壓力,而是因為有一些人針對她出現一些人身攻擊,甚至可能,嗯,她沒有講,但是不知道有沒有包括肢體上的,但起碼在言語上對她有很大的衝擊,那一個17歲的小女孩,可能受不了一些成年人的攻擊,所以她就先退下來。

其實,你不要說是學民思潮是中學生,就算是學聯,其實他們也是大學生,都沒有畢業,20歲左右的,面對這麼大的壓力,當然會有承受不住的情況出現,甚至有些時候那些做法不太成熟,這是可以理解的。

學生他們有的是什麽,就是個人的意志,面對政府這麼大的機器,如果政府不採取主動去解這個結,那其實這個結很難解,你光是要他們退,根本就是不可能,如果政府不願意做出一些回應的話,我估計,現在這樣膠着的情況,還是會繼續下去,但是問題是,能膠着多久呢?

法廣:今天在香港無線電視(TVB)播出的專訪中,香港特首梁振英說了,處理佔中問題,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後他會採取清場,妳怎麼看?

麥燕庭:我只能說,做為政府他有責任,去解這個結而不是老是想着清場。現在這個結是什麽呢?是當初梁振英政府當初沒有如實地反映香港的民意,以至於人大常委會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把香港的普選限得打死,死到就是建制派也不滿意的地步。所以呢,做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其實他要去解決而不是想什麽時候去清場。

從梁振英的訪問裡面,你也可以看出來其實他沒有提出什麽對話的前提,你一方面你不對話,只是叫學生撤退,那你等於就是一直拖,拖到一個市民反感增加,然後就是消耗那些學生的體力及意志的時候,就去清場,我覺得,這是一個不負責任的態度,就算你可以清場,但等於你以後就是背棄了整個青年一代的人。所以現在已經不是一個清場的問題,我相信清場,香港警方是有能力的。但問題是,你清場以後,你香港政府還能怎麼管治呢,這個不單是香港政府要想,中國政府也都要想的問題。

法廣:希望香港目前僵局能夠儘快出現活路,當然現在梁振英看來是不會下台的,但若說想暫且平息民怨的話,他的下台似乎會是一個比較好的方法?

麥燕庭:對,現在其實在我跟不同的人聯繫時,他們都覺得,如果梁振英下台的話,會給香港一個空間,可以真的是有透一口氣的那個空間,整個香港就可以重新上路,包括你市民與政府之間的關係,可以再次建立起來,以及政改也可以重新再談。

(感謝麥燕庭與本台記者夏榕連線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