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佔中”滿月後 香港能否迎來“光輝歲月”?

音頻 06:11

香港爭取真普選的佔中運動今天屆滿一個月,法新社發自當地的電稿稱,學生與泛民派人士發起紀念活動,他們號召抗議者今晚到金鐘集會以保持運動的活力與鬥志,並呼籲香港市民在當地時間17點57分默哀87秒,以紀念928那天因警方以87枚催淚瓦斯和胡椒彈去感受傷者。法新社說,那一幅畫面從發生的當時到今天都深深震撼了香港與全球觀眾的心靈,香港一場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也從此開啟。

廣告

一個月來,數萬名香港市民展示支持公民抗命運動的意志和耐力,不願意接受北京中央政府越來越嚴格的“一國兩制”管治,某種程度而言,讓香港成為眾所矚目的“中國模式”和“民主普世價值”的角力場。另一方面,雙方複雜多變的拉鋸對抗,如同坐過山車,上上下下,時緩時急,彼此都難以掌控情勢演變,也未能預料交通要道會成為示威者的露宿營地。而北京的底線,據紐約時報披露,不會在APEC召開前清場,以免給外國媒體操作的空間。

時至今日,大家不禁眾口同聲地問道:歷經最近所謂的廣場公投的大轉折之後,佔中運動陷入進退維谷困境,接下來要如何走下去?而這不僅僅關乎本次運動成敗,也涉及整個香港民主的前景。

我們知道,佔領運動發端於佔領中環,雖說雲佔中三子策畫了約一年半的時間,但運動之誕生與擴大乃由偶然因素促成。因為佔領運動從一開始,就跳出佔中原本的規畫。從中外界是看到了香港市民的自發熱情,不過,這種自發性也造成後來運動在行動上團結一致的困難度。

佔中三子戴耀廷和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上周提出舉行全港公投,想給漸露疲態的運動注射一強心劑,但,星島日報社評卻指出,這一“救亡”招數比其政治訴求更加不切實際,可見學聯與佔中三子在目前困局下,可打的牌已愈來愈少了。

據本台香港特約記者甄樹基報道,今天已經有一個月沒有在家睡覺的佔中3名發起人首次回家休息,戴耀廷和陳健民並決定回校復教。他們表示,之後會“編班”留守,不會每天晚上留在佔領區,佔中秘書處一些成員也開始恢復上班。不過,戴耀廷強調說,這不意味着退場,他和陳健民兩人除了必要的教學之外,大部分時間都會在廣場與其他佔領人士一起。

同時,陳健民重申這不是退場,也完全沒有退的決定,他與戴耀廷和朱耀明3人會繼續參與多方會議討論運動前路。據悉,戴耀廷是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而陳健民則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針對有人指陳健民及戴耀廷復教是背叛運動,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不表認同,他指學民思潮的成員早於幾個星期前也有人複課。

至於學生那方,在呼籲“見好就收”的壓力不斷之下,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說,他不相信佔領行動如六四事件般流血收場,因為這會損害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傳媒監察在香港亦仍然有效。據悉,周永康此言是在回應王丹早前致給學聯的一封公開信。在這封信中,王丹表示雖然學聯的行動已經產生了對香港命運意義重大的效果,但應當有失敗的思想準備。

甄樹基報道指出,周永康亦提到佔中運動轉型的幾種可能。例如:考慮推動罷工罷市和罷課,或將抗爭思想擴展至社區。但他強調最切實可行的退場方法,還是要看港府如何回應。周永康還說,整場運動的最大壓力,來自不同團體對學生的期望懸殊,形容學生以往只是打前鋒,由和平佔中作支援,但現時已需要參與決策,研究推展運動向前邁進。

最後,我們再以黃家駒向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致敬的《光輝歲月》歌曲中的“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迎接光輝歲月,風雨中擁抱自由,一生經過傍徨的掙紮,自信可改變未來,問誰又能做到”這六句箴言與香港市民分享,思考前程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