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自由

香港記協:香港28天內發生24起記者遇襲事件

2014年10月25日,香港媒體RTHK一名女記者在尖沙咀報道反佔中藍絲帶集會時遭踢打。後在警方護衛下離開現場。
2014年10月25日,香港媒體RTHK一名女記者在尖沙咀報道反佔中藍絲帶集會時遭踢打。後在警方護衛下離開現場。 Reuters/路透社

2014年11月2日是法廣兩名記者在馬里執行採訪任務時被槍殺事件一周年。聯合國已經將這一天設立為全球範圍的活動日,反對針對記者的罪行不受懲罰的現象。這一天也是國際社會再度關注新聞自由,保護新聞工作者報道權利的日子。事實上,在世界各地,新聞工作者不斷面對各種形式的暴力。香港近期發生的爭普選和平佔中運動就凸現出在發生危機的情況下,媒體人面對的困難形勢。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女士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指出,這次佔領運動是香港幾十年來出現的規模最大、地點最分散、歷時最長的一次抗議活動,媒體工作因此面對嚴峻考驗。

廣告

法廣:在這次佔中運動中發生了一些記者受到襲擊的情況,可否簡單介紹一下整體情況?

岑倚蘭:從9月28日、就是警方釋放催淚彈的那一天開始,到上周六(10月25日),也就是佔領運動開始28天的時間裡,僅是香港記協收到的關於香港記者在採訪時受到不同形式的襲擊的報告,就有24例個案。最嚴重的情況就是上周六在尖沙咀的反佔中藍絲帶集會。那天當天晚上就有4名記者受傷。只一天、在同一個地點,就有4名記者受傷!所以,情況很嚴重。

當中有些案例是香港警察對記者的暴力對待,有些是示威者的暴力。我看,最主要的原因是有些示威者比較激動,他們認為有些媒體的報道比較偏頗,報道他們的活動時,專門報道負面的消息,所以他們就把這些憤怒發泄在記者身上。在旺角,有些示威人士有黑社會背景,他們會追打記者。至於警方,一部分警員不單是口頭上對記者不禮貌,他們還會用警棍打(記者)。

法廣:在此之前,有消息說,北京政府曾經暗示香港媒體負責人,要求媒體多報道反佔領活動的消息,是這樣么?

岑倚蘭:對,應該是一、兩個月前吧。好像有一個二十幾人的代表團,成員都是媒體高層負責人,這在中國政府來講,很平常,因為他們自始至終一直反對佔中,用盡所有非法去制止佔中發聲,所以,對他們來說,爭取香港媒體支持反佔中輿論很重要。要知道,這些年香港很多媒體都被北京收編了。很多媒體的大老闆與中國有很多生意上的關係。

法廣:2002年的時候,香港在新聞自由排行榜上好像還排名靠前,現在已經明顯跌落……

岑倚蘭:當年(2002年)是排在第18位,今年是第61。12年間跌落了40多位!很明顯,香港自2003年以後,新聞自由開始惡化。2003年香港政府的第23條國安立法導致50萬人上街(港府後來宣布擱置立法草案)。從那時起,北京對香港的很多政策都開始改變,要搶香港的輿論陣地,香港的新聞自由排名開始下跌,新聞自我審查何其嚴重。有一些北京特別不願意看到的新聞,或者比較敏感的新聞,有些媒體就會淡化處理,或者較少報道。很多時候都不用北京講話,他們自己已經知道怎麼做。

另外一個方法就是抽掉媒體的廣告。蘋果日報一般都不會有中資的廣告。但是,從去年開始,蘋果日報連滙豐銀行、渣打銀行等本地企業的廣告也沒有了,這些公司在蘋果日報刊登廣告已經十多年了。這些巨大的企業可能受到有關方面的壓力,不讓他們去蘋果日報登廣告,想從財務方面去打擊這些不聽話的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