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視窗

北京律師余文生代理聲援佔中者案被抓迄今未能會見律師

音頻 06:31
黃埔江畔的外灘仍帶着三十年代的建築風格
黃埔江畔的外灘仍帶着三十年代的建築風格
作者: 上海特約記者 曹國星
22 分鐘

中國司法再創惡劣先例。2014年10月,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律師余文生受託代理一起因聲援香港佔中事件被抓的“敏感”案件。

廣告

10月11日上午,余文生經預約後前往北京市豐台看守所,依法申請會見因聲援香港佔中事件被羈押在此的張宗鋼。當時,豐台看守所以辦案單位提審為由違法拒絕安排律師會見。

余文生律師向看守所所長、駐所檢察室進行了控告,仍不能得到解決。當天天氣突然降溫,余文生在冒雨在看守所門口一直等到24時許,半夜被警察強制驅趕,雖然經過抗爭,會見還是未能成功。

事實上,在最近涉及佔中被抓的近百人中,至今尚有大量當事人未能見到家屬委託的律師,一項統計稱目前仍有三十多人被羈押-------警方習慣於在所謂敏感政治案件中任意侵犯公民基本權利,雖然周永康已經成為階下囚,這一做法與幾年前的周時代的“茉莉花抓捕潮”相比並無任何改進。

兩天後的10月13日,北京警方抓捕了余文生律師,更為荒謬的是,和余文生律師的被辯護人張宗鋼一樣,迄今他被抓捕已經近一百天,但余文生自己也未能依法會見律師。

10月11日當天,余文生把看守所違法拒絕會見,律師在豐台看守所門口深夜等待安排會見的情況上傳網絡。

10月12日晚10點左右,北京公安局大興分局警察闖入北京道衡律師事務所辦公室,並搜查了辦公室。凌晨3點,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為由傳喚該所律師助理宋澤,並以協助調查的名義強行帶走正在該所兩名律師。10月13日下午4點左右,到道衡所辦案的該所律師余文生被控制並帶到金星派出所。

10月14日下午,宋澤、余文生律師先後被刑拘帶往看守所。余文生被抓捕至今已經九十天,迄今北京警方未向家屬送達拘留、逮捕通知,也一直違法拒絕律師的會見要求。

余文生被抓後,他妻子先後委託謝燕益、王宇、張維玉、李仲偉、劉洋、梁小軍等共八位律師會見余文生。然而,近二十次的律師會見要求均被拒絕。

辦案警員的理由五花八門,有需要向市局彙報、案件涉及國家秘密等嗎,不過,負責該案審查批准逮捕的檢察官明確告知不涉國家秘密,只是“有些敏感”,為此,多位律師多次到北京市大興區檢察院進行控告。

12月1日,北京市大興區看守所駐所檢察室張姓檢察官致電約見余文生妻子新委託的張維玉律師,12月3日上午9時,張維玉與王宇兩位律師同餘文生夫人到達大興區看守所接待室。

大興公安局預審大隊警察向律師出示了一份落款於2014年12月1日的余文生律師聲明複印件,稱余文生本人是律師,熟悉法律,不需要律師辯護,但余文生律師夫人表示:不能確定聲明是余文生本人書寫。

對警方這一做法,兩名律師明確提出異議。

律師們認為:首先,無法確定該聲明確系余文生律師本人書寫;其次,即便是余文生律師本人書寫也難以確定是其真實意思表示;第三,辦案單位無權干涉看守所安排律師會見;最後,看守所及辦案單位無權以被羈押人員拒絕委託律師為由拒絕律師會見。

當時,警察不顧律師的異議,轉身離去。

根據律師和家人得到的消息,11月20日,余文生律師已被變更羈押地點至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但官方仍然安排大興區看守所接待律師,大興區檢察院依舊讓律師前往大興看守所辦理會見手續。

北京警方繼續罔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各種搪塞。

12月11日,張維玉律師前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余文生律師。看守所接待人員接下手續稱該案需要審查手續真實性。第二天,張維玉律師同餘文生律師夫人一同前往一看詢問,被告知尚未核實完畢,律師表明余律師的委託人在現場,請當面核實,接待人員則以余文生曾有聲明不委託律師為由拒絕安排會見。

由於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近期曾發生多起酷刑,有被羈押人員被外提後遭受長達4天五夜不允許休息,直至心臟病發作的情況;還有被羈押於死刑犯監室由同監室人員對其進行侮辱;同時存在禁止購置衣物、食品,禁止同監室人員與其聊天交流,對其孤立等情況。

而余文生家屬為他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繳納的生活費在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內沒有消費,更加重了律師及家屬對余文生現狀的擔憂。

張維玉律師認為,“北京警方在余文生律師在正常執業情況下,對其非法抓捕,無任何拘留逮捕手續,又公然以種種理由拒絕律師會見,在律師未會見到余文生、確認他安好之前,我們有理由相信余文生已遭酷刑。”

針對北京市大興區看守所及大興區公安分局的違法行為,王宇律師、張維玉律師、余文生律師夫人申請了多項信息公開,包括“余文生律師入所體檢情況;有無外提、外提起始及還押時間;拒絕律師會見的事實依據、法律依據”等。

到目前為止,只有餘文生律師夫人申請的一份信息公開得到答覆,警方稱余文生已於11月20日被批捕,涉嫌罪名是“尋釁滋事”,至今家人沒收到正式通知書。

余文生此次被抓,家人猜測和兩件事有關,一是9月30日去接因主張官員財產公示而獲刑的袁冬出獄;二是去看守所堅持要求會見因聲援香港被刑拘的張宗鋼。

12月24日,100多名律師聯名發布了《關於強烈譴責北京市警方非法抓捕余文生律師的嚴正聲明》。

這份聲明稱,依據《刑事訴訟法》第83條、91條以及《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123條、141條之規定,對於以“尋釁滋事”這一普通罪名抓捕之人員,公安部門應當在24小時內製作《拘留通知書》和《逮捕通知書》並通知被拘留人、被逮捕人家屬。

可是,至今為止已經兩月有餘,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艷一直未接到過任何有關余文生律師被拘留、被批捕的任何法律文書。儘管許艷女士陪同聘請的多位律師無數次前往大興看守所,看守所方面對到了現場的許艷女士,沒有任何的交代。

律師們認為,“這種無理由的羈押行為,已經構成了非法拘禁犯罪”。

余文生律師生於1967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系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曾代理多起涉及公民基本權利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