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劉必榮教授談2015兩岸關係展望

音頻 12:30
作者: 珍妮特
35 分鐘

新年伊始,中國、台灣及整個世界都遇上大大小小的變動。本次中華世界節目,本台(法廣)請台灣東吳大學劉必榮教授為大家談2015國際局勢,特別是台海兩岸關係的展望。

廣告

法廣:對於2015年的國際局勢、東亞局勢、中美台的關係,以及台海兩岸局勢早在2000年就有美國中情局的一份預測報告予以關注,近日有媒體披露此文件,請您點評分析。

劉必榮:這份美國中情局十五年前對於十五年後國際情勢的預測,我們會發現有些東西不是特別準確,但有些趨勢它抓得是不錯的,比如,它預測中日關係之間會出現某種的緊張。的確也是,事實上,我們現在也可以看得出來,雙方的民族主義不斷地高張。它還預測中日之間政治上的冷,經濟上的關係密切,這與現在的情形看起來是一樣。但我覺得它有一點沒有抓到,因它預測:中國與美國之間會因為台灣問題而顯得緊張。但現在情況顯然不是。因為中華民國美國總統馬英九上台之後,台灣與大陸的關係、兩岸之間關係其實是呈現一個和解的關係。在和解情況下,就不會把中國和美國拉進來,因為台灣問題而發生衝突。所以這是當時,中情局沒有想到的。但如果放大來看這個中情局的報告,它就沒有想到中東的強人的對抗,但是它也沒有預測到阿拉伯之春後,世上的強人都垮台。所以有些大大趨勢,他可以看到,有些就沒看清楚。可見,國際情勢要去觀察,是沒有一個水晶球的,是不容易看得準確的。

法廣:在台灣九合一選舉結果,國民黨慘敗,民進黨搭上柯文哲的順風車可說大勝。那麼你認為今後面對中國,國民黨與民進黨應該怎麼做?

劉必榮:九合一選舉之後,國際媒體都關心,而且顯得很緊張。以我個人審慎來看,兩岸關係還不好出現緊張情勢,和平交往還是個基調。可是,你如果期待馬英九總統要在2016年之前,也就是在他還有一年半多的執政期情形下,兩岸關係還有什麼突破,那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兩岸關係,美國預測說,中美之間會因為台灣問題而有什麼影響。其實,真正關鍵不是2015,而是 2016。2016年,在台灣的選舉,誰出來擔任領導人;在美國那邊,又是怎麼選舉,誰出來做白宮主人,都會決定關係是否緊張。但是,2016以前,也就是2015,我看不出來兩岸關係會有什麼太大的突破。

首先,因就中國大陸來說,他有很多的球,他其實也要看台灣的政局怎麼發展,面子要做給誰,這個球要做給誰。他現在如果說,國民黨,或者他覺得國民黨總統現在已經是跛鴨總統,這時,他就不見得要把這個球做給馬英九。
而且在去年底太陽花學運之後,就兩岸關係來說,因為太陽花學運包括服貿協議,或者兩岸之間的自由貿易協議的談判擱淺。現在在立法院里得要再通過一個監督條例,然後才開始談判。監督條例怎麼談,監督條例如果一時沒有過的話,後面就很難推動。所以就目前看起來, 國民黨是會去穩定這個情勢,但是不太可能有大的突破。那麼這時候,就是民進黨的責任了。

民進黨目前很多人就完全在摩拳擦掌,好像覺得說,2016年民進黨就可能班師回朝了。當然,在他們裡面瀰漫著這樣的氛圍,他們認為:以後該我們來當家了。可是,當你準備當家的時候,兩岸關係的論述必須要非常的清楚。因為,如果他們的兩岸關係再一次像上一次選舉中,蔡英文被人家批評成“所謂的空心菜”;很多話,你民進黨講不清楚,只想打擦邊球、想模糊過關。那麼,畢竟中國和華盛頓不見得會讓你模糊過關,你必須把兩岸關係講清楚。所以我覺得,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比較清楚的,負責任的兩岸關係的論述。這樣子才能幫助他們確實在2016年掌權;如果他們真的想要掌大權的話,這是他們必須要做的。而這個論述在今年2015年就必須要提出來。雖然我們說,兩岸關係或中美台的三邊關係,2016年是個關鍵年。可是就民進黨本身來說,我覺得,2015年他必須要有一個清楚的論述。而這個在2015年提出來的時間點,是在上半年就必須要提出來。理由很簡單,因為今年2015年是二次大戰結束70周年,所以大家都忙着紀念1945年二戰結束,在紀念日的各種活動里,你至少要要講話啊!你如果要講話,國民黨講話,民進黨講話,他們才能在這個事情上取得話語權。

可是台灣最近的問題是,變成1945年的“台灣光復節”沒有什麼人去提、去講了。因為彼此在國家的認同及光復節的認同上,大家變得有點講不清楚,沒有共識。那麼,你民進黨是不是要在光復節上講清楚,你是什麼態度,你什麼時候看這段歷史?你怎麼看這段歷史,就牽涉到你對於台灣國家的定位,這個定位就牽動到兩岸關係。所以在所謂的終戰也好,或是抗戰勝利也好,你基本上今年八月,就是夏天,事實上從五月開始,大家就要慶祝。比如說,俄羅斯總統普京,他要在五月份把兩韓的領導人,都找到莫斯科一起紀念二戰結束70周年。如果那時候,韓朝之間能夠和解的話,那麼綠營如果上來執政,那麼“綠”的民進黨與“紅”的中國共產黨之間,是不是有民共之間的交流,是不是要和解。如果要和解,你是不是就需要一套論述。你五月份不講,八月不講,那十月二十五日光復節你總要講吧!所以民進黨今年必須要提出來,我們才能決定它明年,也就是2016年,有沒有機會掌大位。所以就這點來說,我覺得,是今年很值得看的幾個時間點。

法廣:簡扼說,目前國民黨與民進黨對中國大陸兩岸關係的論述是什麼?
劉必榮:
其實兩岸之間,大家基本上都有一個共識,比如:維持現狀。這個共產黨基本上是,你只要不獨,他是防獨,但不見得是促統。可是問題是,習近平如果他想要在歷史上有一點功業的話,等他再內部的權利鞏固之後,他可能會促統,或者說,起碼,你兩岸之間進一步做成政治接觸。那麼於是,你這個問題該怎麼談。那麼,國民黨的政策就是:堅持九二共識:也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1992年有這樣的一個共識。但是民進黨一直不願意接受九二共識的提法。所以,他現在想用別的方法,比如民進黨中有些人如前行政院長謝長廷,他提出說:不是九二共識,他提出一個:憲法共識,或是其他。你提出很多名詞,你想避開九二共識這四個字,因為民進黨過去說了很多,老是說:沒有九二共識。那麼他怎麼創造一個“沒有九二共識的九二共識”呢?你不用這個提法,那麼你要用什麼樣的提法能夠讓台灣放心,然美國也放心,讓中國也放心,讓你自己還能交代?他需要一個這樣的東西。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國民黨雖然說,對中國統一或是什麼,不見得想以前那樣喊得那麼大聲,可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國民黨堅持的立場。如果民進黨不接受這個立場,那麼兩岸關係就會出現一個比較危險的信號。這樣就是,為什麼柯文哲說台北上海彼此交流,他說自己是白色的,不是綠,也不是藍。可是共產黨就說,那你必須在中國的問題上表態。你不表態,那麼台北與上海的交流就很難推動下去。就這一點,北京方面是不容許你有什麼空心菜,或是打擦邊球。

所以如果要擔任一個負責任的政黨,民進黨在這點上,他必須要能夠端出一個大菜出來才行。

法廣:此次新當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主張打破藍綠對立,提出台灣共識,你對這個論述有何看法?
劉必榮:
首先,柯文哲現象是否能夠被解釋為台灣藍綠板塊被打亂了呢,打散掉了呢,我覺得還有待觀察,因為柯文哲之前,沒有柯文哲,柯文哲之後,大概也很難再有另一個柯文哲。因為他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空環境之下所出來的一個產物。因為國民黨此次台北市的市長候選人連勝文相對是個弱勢。而且經濟不好的情況下,連勝文被認為是權貴,這是一個平民對權貴的對抗,然後是一個弱勢藍軍候選人對抗一個相當有老百姓支持的柯文哲。那以後,如果國民黨候選人不見得這麼弱勢,而且不見得是代表權貴,那也不見得再有一個人能像柯文哲這樣有他某種特殊的素人的魅力,所以,我想很難會再有第二個柯文哲。

而柯文哲喊出來,九二共識不要,要一五共識,2015共識,可是他講不出個所以然來,他只是提出一個名詞但是沒有內容。因此被陸委會的王郁琦說不要亂講,因為那不是地方首長講的事,因就台灣來說,大陸政策是總統的權責,地方首長是搞不清楚。

其實,柯文哲搞不清楚一件事,兩岸關係,一中各表,其實就是一個“創造性的含糊”,兩岸關係之間有空間,就是因為講不清楚,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這各自表述的本事就表示,有一點不清楚的東西,我們才可以各說各話。外交上很多的突破就是靠:我們彼此同意彼此保持不同的意見。Agree tu disagree,這樣子才有空間。所以,有時候,講的很清楚就沒有空間了。柯文哲因為是個醫生,所以不懂這裡面的藝術,對於外交與兩岸之間關係的藝術,還不能體會個中三昧。所以他講的話,就是大家聽聽而已,還不至於影響到兩岸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