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戴晴:與胡耀邦不同,趙紫陽更注重中國現代化轉型

音頻 06:29
作者: 瑞迪
19 分鐘

2015年1月17日是前中國領導人趙紫陽逝世十周年。趙紫陽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曾先後擔任國務院總理和中共中央總書記。1989年,他因為同情學生要求反腐敗、推動政治改革的民主運動,特別是反對以鎮壓手段回應學生和平的民主訴求,而在六•四鎮壓之後被排擠出政壇,軟禁在北京富強胡同的家中,直到他去世。這25年間,曾經是一國之總理以及執政黨總書記的趙紫陽完全消失於官方的言說,當今的年輕人很多人對這位曾在中國走出文革動亂、邁向改革開放的年代扮演了重要角色的領導人已經十分陌生。17日,在官方言說的沉寂中,在警方嚴密監視下,一些趙紫陽的生前好友、同事甚至一些普通民眾前往富強胡同獻花,悼念。獨立作家、前《光明日報》記者戴晴對這位前中共領導人所遭到的待遇深感不平。

廣告

戴晴:應該說(這些前往悼念的人)不是普通的民眾,而是對中國的未來、中國的現狀、中國的命運非常非常關切的各個領域的人,這裡有他以前的同事,有一些共產黨的官員,有他的學生,也有一些更年輕的、關注中國未來的人。但是,按照微信傳出的信息,大概有600多人去(趙家悼念)。這600多人與北京市市民人口、與中國人口總數相比,實在是微乎其微。所以,我非常難過,因為,趙紫陽擔任副總理、總理和總書記的那些年是中國最有可能走向一個正常的、健康的未來的十年。但1989年,他的命運突然發生了轉變,而到目前為止,中國在80年代和89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發生這樣的事件,當局仍然不許討論。於是,才有600人去富強胡同去悼念。我心裡覺得很難過,非常悲哀。

法廣:趙紫陽去世已經十周年,他的骨灰仍然無法入土安葬。您怎麼看?

戴晴:我覺得這是官方不敢觸動的一個題目。按理說,入土為安,親屬的意見非常清楚,按照他此前的職務,他的骨灰在公祭地八寶山應該安排在某個位置,如果不願意按照他的生前職務來安排,作為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他有權選擇自己安息的場所和方式。可是,連這樣的問題,當局都不敢觸動,可見25年之前那場大的變動給他們造成了多麼大的震撼!比如說,共產黨一黨執政是否要繼續下去?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作為共產黨的法統是否要繼承下去?我們怎麼辦?怎麼走?25年前鄧小平採取的那一手,對在哪裡?不對在哪裡?所有這些,誰都不敢去觸動。我覺得,如果這些都不敢觸動,如何能保證這個國家最後會走向一條安寧的、安定的、法治的、並且和整個世界人類融合的道路呢?所以,趙紫陽這個案例實在讓人弄不懂,也讓人非常難過。

法廣:也就是趙紫陽骨灰至今無法安葬,與中央政府在如何在政治上、歷史上給他定位這個問題上無法決策有關?

戴晴:我覺得還不僅僅是定位問題。因為,就其個人定位問題,他們已經在1989年11月的會議上做出了結論。不是定位問題,而是要面對1989年中國命運的巨大轉折這件事,他們拿不定主意,或者說沒有人能拿主意,或者說有人想拿主意,但是得不到認同。

胡耀邦與趙紫陽都是上個世紀80年代中國政壇改革派的代表人物。25年前的八九學運由學生當 年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而起,趙紫陽則因為同情學生運動而被罷免職務。但近年來,胡耀邦的名字偶然出現在中國官方媒體,而趙紫陽的名字則似乎已經從官方輿論中消失。戴晴就此認為,並不能簡單地將胡耀邦與趙紫陽相提並論:

戴晴:首先,從本質上講,他們倆就不太一樣。雖然他們的年齡相差不多,但是,從風格上講,胡耀邦是真心希望改正共產黨的錯誤,將共產黨變成優秀的執政黨,還要把黨的光榮傳統、黨原來的那些優秀的東西繼承下來,然後,讓共產黨做為執政黨繼續發揚光大,是一個真正愛黨和保黨的總書記。趙紫陽不是。趙紫陽更現代一些,比如,他要開展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哪怕是在鄧小平、陳雲這些人的制約之下,他能做的是盡量讓中國向現代化轉換,雖然他是共產黨的總書記,但是(他認為),共產黨要在中國轉折的歷史時刻擔當的是:我是執政黨,我要讓中國平穩地實現現代化的轉化。趙紫陽是這樣的心態。趙紫陽的這個理念,今天的領導人是否能接受呢?還有毛澤東、鄧小平等人如何評價等次要問題……所以,大家總是把胡耀邦和趙紫陽放在一起,我認為他們兩人是不一樣的。趙紫陽更看重的不是如何發揚共產黨的光榮傳統,而是更加成功地實現中國的現代化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