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袁貴仁

袁貴仁風波反映中共第五代執政還面臨巨大挑戰

<default>
<default> <default>
16 分鐘

中共教育部長袁貴仁上月底發出警告,絕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以及各種攻擊誹謗中共領導、抹黑社會主義的言論進入大學課堂,在中國輿論界和思想界激起一場軒然大波,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為大家介紹有關袁貴仁風波的分析評論。

廣告

    北京《環球時報》社論稱:“教育部長袁貴仁關於落實兩辦高校宣傳思想工作《意見》的講話持續成為網上熱點,支持袁和反對他的人展開了論戰。”“一些激烈反對聲還出現在了互聯網上,這值得深思。它反映了高校宣傳思想工作自身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互聯網輿論場用傳統邏輯無法解釋的變幻能力。比如黨刊是在黨內做政策宣示和動員的陣地,這裡有一套話語。而互聯網輿論場已經另外形成一套話語,前一個體系的正常表述被摘取一兩句帶進後一個體系,其含義很容易被誇張、引申和扭曲,被人為製造出強烈的刺激。這為發泄各種長期情緒或挑戰權威不斷創造由頭。有些境外勢力藉助互聯網隨時變換在中國輿論場的存在方式,如何在每一個具體場合準確評判這個問題,干擾性因素非常多。”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袁貴仁之說,是要反擊西方思想‘遺毒’,引起網絡上激烈批評。有人批這是文革復辟,有人說是反右重演,更有人直言,馬克思主義也是西方價值觀,要禁西方價值觀,豈不是連馬列都不能教了。”“其實,‘西方價值的毒草’100多年來一直在中國各大學校園傳播,中共革命能成功,也是拜‘毒草’所賜。但自由思想培育出的靈魂,透過言論自由傳播,能培養獨立自主思想,是當局恐懼與危機感的根源,所以想嚴管嚴控,讓大學課堂‘回到正軌’。問題是,中國是要辦黨校,全國高等學府都‘黨校化’,或要辦象樣、與世界有競爭力的大學?禁止西方價值觀教材,是想改辦‘國學館’,只教四書五經、孔孟或‘史記’、 ‘戰國策’、 ‘廿四史’等,這樣中國能和世界接軌,保持競爭力嗎?”

  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韓詠紅的評論稱:“自從2013年春天以來,中國左右知識精英的貼身肉搏式的論戰,已非一兩回了。從轟轟烈烈的憲政爭論、‘七不講’疑雲,到去年9月社科院院長重提‘階級鬥爭不可熄滅’,接着中央黨校旗下的《學習時報》批‘階級鬥爭論’;再到11月《遼寧日報》點燃‘呲必中國’爭議,體制內左派和民間自由派的唇槍舌劍,來來往往已多回。”“毫無疑問,本屆中共新領導層上台以來,當局明顯收緊了對意識形態領域的控制,提倡在意識形態問題上‘亮劍’,在香港佔領運動後又高調要求加強高校思想宣傳,近期還全面屏蔽gmail等,中國輿論界瀰漫讓人不安的低氣壓。不過,整體觀之,當局並未對意見領袖趕盡殺絕,大部分尖銳批評者也沒有受到左派人士所期待的‘懲處’。”“ 本屆領導人決心重塑中共的合法性與對意識形態問題的掌控,但施行方法未必是極左人士期待的專政手段。”

  香港《東方日報》社論系列“神州觀察”的評論稱:“事實說明,內地左右之爭並沒有隨着第五代的強勢作風有所消退,自由派不僅沒有被說服,也沒有被壓服,他們發自內心地反感、反對第五代提倡的意識形態以及執政方略,一旦有機會就會全面反撲。從目前情況看,第五代通過反腐整風贏得民心支持,中國政局進入相對穩定的局面,但實際上第五代的反腐得罪了龐大的官僚階層,整肅意識形態又開罪了知識精英,假若這兩個階層連手,第五代恐怕面臨全面受敵的困境。袁貴仁亮劍被圍這件事,猶如一面鏡子,折射出當前中國政局的方方面面,也反映了第五代的執政還面臨巨大的挑戰。俗話說,壓服人易收服人心難,中共意識形態工作要想取信於民,還需要理論創新,並在實踐中證明真比西方價值觀更有生命力。”

以上是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特約記者張文中在香港為您報導。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