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葉海燕在困境中不懈呼籲釋放五位女權人士

音頻 12:10

中國五名女權活動人士李婷婷、鄭楚然、武嶸嶸、韋婷婷及王曼從“三八婦女節”之前關押,到現在已經超過十天。她們的罪名是“尋釁滋事”,但家屬到3月18日為止尚未收到拘留通知,甚至也沒有口頭通知。而根據中國法律,家屬應該在48小時收到書面通知。

廣告

目前被關在北京海淀一看守所的5位女權活動者,最近陸續會見了律師並表示自己無罪,她們的家屬也很支持她所做的活動。

五位女權活動人士被抓後,中國各地出現網上聯署呼籲釋放的活動,但在一些大學裡這個活動受到壓制。比如鄭楚然畢業的廣州中山大學學生曾發起聯署聲明支持鄭楚然等5人,一些學生因此遭到校方約談。日前,有廣州高校向學生下發通知,要求他們不要參與任何聲援活動。截至目前,聯署頁面已被封,相關的網站、微信平台同樣遭到封鎖。

在國外的“全球女權聯盟”則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中國女權活動人士,並在3月18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對面舉行抗議。近一周內,來自100多個國家的超過 2500名女權主義者簽署了一份請願書。請願書說:聯合國和中國政府已經宣布:將在2015年9月聯合舉辦全球婦女峰會。在中國政府仍然拘押着女權活動家之際,我們抗議聯合國與中國共同舉辦國際婦女峰會的決定。釋放這五名女權主義者必須是中國和聯合國舉辦此次活動的先決條件。

以上為您報道的5位中國女權人士被抓十幾天來的有關情況,為了更深入了解這5位年輕的女權人士,本台《中華世界》節目採訪了一直在網上積極呼籲釋放5位女權人士的中國著名女權活動家葉海燕女士。葉海燕認為:這5位被抓的女性根本沒有犯什麼“尋釁滋事罪”,她們在進行“反性騷擾”的行動前就被抓了,而警方如此“大打出手”可能是出於“兩會”的維穩需要。現在“兩會”已經結束,5位女性事實上也沒有任何“尋釁滋事罪”的故意和實際行動,所以沒有繼續關押她們的理由。

在本台的要求下,葉海燕女士介紹了她對5位女權人士所從事活動的了解。

葉海燕:他們可能以前是在“益仁平”工作的,有兩個是“益仁平”的志願者,一個是員工。但其中的武嶸嶸已經註冊了一個自己的結構,叫做“蔚之鳴”,已經從“益仁平”獨立出來,專門做一些社會性別教育方面的工作。王曼可能是在另一個機構“全球消除貧窮婦女委員會”裡面吧,我對這個機構還不太熟悉。韋婷婷是在一個同志平權中心工作。

她們以前一直關注的是社會性別平等教育方面的工作,她們發起的影響比較大的活動中比如有“帶血的婚紗”,來反對家庭暴力,有一個“佔領男廁所”的活動,還有剃光頭做性別平權教育,反對就業歧視的一個街頭活動。她們還做過反對對孕婦歧視的街頭活動。

“佔領男廁所”活動的影響比較大,因為她們需要和各個機構聯絡,得到媒體的報道比較多,其實各個活動都在國內媒體上有過一些報道,但並沒有非常非常大的影響,反而是在她們被抓之後影響力更大,更多人了解到她們做過的那些行動。

關於呼籲聯署要求釋放5位女權活動家情況,葉海燕女士說:“我主要是天天在網上關注她們,寫一些文章報道她們做過的活動,轉發給更多的人看到了解。我就此寫過幾篇文章,但有的被刪除了。我也參加過一個聯署,但沒有看到公布的名單。不少人在默默地為她們做一些工作,呼籲大家聯署,挺多人給她們寄了明信片。

談到對5位女權人士的援助,葉海燕女士的態度既積極又有些無奈:“我不知道我的參與會不會給她們增加壓力,(讓官方)認為我們都是串聯在一起的人,又會給她們強加罪名,因為我個人也算是(被官方認為的)比較敏感的人。我只能以個人的方式在網上不斷呼籲,反而不太敢與那些不太屬於“敏感”的女大學生一起組織活動。因為在中國,你去組織,去串聯,去集結一幫人的話,可能就是在犯罪了。”

讓葉海燕顧慮重重的是:她自己參與呼籲活動的話,會不會給5位被關押女權人士增加更多壓力?她擔心官方看到這麼多人為這5人呼籲後,會說:“你看他們力量多大,這5個人必須給關起來。” 因為在現在的中國,你不知道什麼方式才是好的,才是對他們有幫助的,感覺是非常的無助。

她們的家屬希望大家做些什麼呢?對這個問題,葉海燕也感到難以回答。她說她自己不敢給這些人的家屬打電話,“怕(官方)認為我們是一個團隊的,本來我們只是非常單純的社會行動,但最後會讓他們給我們安上“勾結境外勢力”,或者是“反黨反政府”的罪名。自己已近似成為“敏感人士”的葉海燕說,她希望那些女權活動人士以她們自己的形態呈現出來。她本人不願把更多的色彩,也就是令人害怕的一些色彩跟這件事聯繫起來。

自從海南一小學校長帶女生到酒店開房醜聞成為公眾事件後,在案件審理期間舉牌“開房找我,放過小學生”的葉海燕名聲大震,繼而處處受壓。葉海燕說:“從海南事件後,就宣布我不開展對外工作了。我就以個人身份在網上呼籲,也嘗試地想參加一些我認為不敏感的,比如武嶸嶸她們組織的一些女權活動,但我都被限制參加。所以在剛開始,我的處境是比她們還糟糕的,還要敏感的。所以這次她們5人被抓後,我是不斷以個人形式去呼籲,但不敢表現得和她們有很多聯繫一樣。但我覺得這很不正常,明明她們是我很好的夥伴朋友,我們有共同的理想,應該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所有人面前,可現在卻要裝作陌生人或者是保持一定的距離,這不是正常的方式。我覺得現在的環境給你很恐怖的感覺,人都不可以做自己了的那種感覺。從外表來看好像這個社會進步到很開明很文明,中國有了很大變化,有一些讓國際刮目相看的動作,比如我們要召開全球婦女峰會,可是我們作為很溫和的女權行動者,人為什麼會被抓?為她們呼籲的時候還會有這麼多恐懼?這都不正常。”

在中國,女權事業是否已經被政治化,成為敏感的事業了?葉海燕回答說:據不少人說是這樣的,但我還是抱着一個希望:希望這次只是他們的一個失誤。希望還是回到一個正常的軌道上去。5位女權運動人士還能像以前那樣發出自己的聲音。

就葉海燕關注的中國女童狀況,本台徵詢葉海燕的看法,她回答說:好像民間的呼聲雖然很高,但是沒有多少實際改進,那些能夠影響和改善女童狀況的人卻沒有任何動靜。女童問題在中國仍然是比較迫切的,如果缺乏女童健康成長的環境,我們就只能每天被迫讓自己強大地去面對無數的悲劇。”

“除此以外,從去年開始,我開始關注那些女性受訪者的境遇和生存狀態。她們在北京住在車站裡,生理期時都不能洗個熱水澡,有人還帶着孩子,這都是迫切要解決的問題。我以為兩年前已經解決了黑監獄問題,但今年“兩會”開始後,又有很多非法關押和限制人身自由甚至暴力的問題,說明兩三年來我們呼籲的這些問題並未得到解決,重要而迫切的問題實際上還和那兩年是一樣的,包括性工作者的情況也沒有得到改善。”

“也許表面上可能覺得網絡上比以前安靜了,這是不是因為習近平上台有了好的變化了?我覺得不是,他還沒有解決以上問題的任何一個部分,只是這段時間大家的眼光都被反腐吸引了,而女性的問題還是被忽略的。國保也經常與我們溝通,但不管怎麼樣,他都是希望你作出妥協,他認為你那些有關婦女的問題都是不重要的。也有改革派說:是不是應該給習近平機會,他上台後國家會向好的方向發展,因此女性是不是要退一步啊?但我們這幾年看到的可能是:他更冷漠地看待女性權力問題,更加強硬地去忽視女性問題。至少在幾年前我們可以在街頭活動,“女權”不是敏感詞,女權主義者不會被抓,但現在的情況是這樣了,所以是很無奈的。”

聽眾朋友,以上是對中國著名女權活動女士葉海燕的採訪,介紹“三八婦女節”前被抓的中國5位女權人士,分析中國女權運動的現狀。感謝葉海燕女士,也感謝Sourigna的技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