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徐遵慈談中韓正式簽署自貿協定FTA與台日受衝擊

音頻 12:00
作者: 珍妮特
34 分鐘

中國與韓國六月一日正式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兩國將在20年內取消至少百分之九十的貨物關稅。這對至今尚未與中國簽成服貿協議的台灣是否造成衝擊,以及它對中日韓台彼此貿易關係會造成哪些影響?本台法廣本次 採訪台灣東協研究中心徐遵慈主任作點評分析。就上述這個問題她對本台說:

廣告

徐遵慈:我想中韓FTA在歷經這麼多年之後,終於塵埃落定,然後預計應該很快就可以生效。對於台灣來說,確實是一個很重大的衝擊。從經濟上面來看,因為台灣到目前為止,跟中國大陸之間的服貿協定現在還在立法院,遲遲不能通過審議。另外,與中國大陸之間的貨品貿易部分,也正在談判。所以我們認為,如果台灣與大陸之間一直沒有辦法針對這個接下來的FTA談判,達成協議,可能在中國大陸的市場我們將來會面對到與韓國更重要,更直接的競爭。 

法廣:具體來說,台灣的哪些方面,哪些產業將會受到很大的衝擊?

徐遵慈:在去年,其實台灣的經濟不針對中韓FTA直接對台灣可能會有的衝擊,大概就已經做過了非常詳細的研究。那個時候,基本上是分成兩大部分。 

第一大部分是針對韓國與台灣,比較直接競爭的產業,未來在大陸市場上可能會產生變化。這個部分大概包括了鋼鐵、工具機、面板、石化、紡織等等的產品。而比較好的消息是,這一次公布的中韓FTA實質上的談判內容,雙方把降稅的時間拉長,例如我們很擔心的面板的部分,兩國是同意在生效的前八年是不會有降稅,但是到了第九年、第十年,才開始降稅。所以,針對我們原來比較擔心對我們產業衝擊的部分,看起來會有影響,但是這個影響會延後,因為他們把這個降稅的時間往後拉。但是除了產品的部分之外, 這個中韓FTA裡面提說,他們未來兩國還要持續針對服務業及投資等項目去進行非常多相關的後續談判。同時他們也要展開各種特養的產業合作,比如包括日本,韓國它的經濟特區,與中國大陸的經濟特區要對接。那麼他們也要進行各種重要產業的合作等等。這些部分,對我們來說,可能會有更深遠的影響,因為兩國之間如果這樣在技術行銷,在人力使用上,如果加強更多的合作,可能對台灣的衝擊就不只是降稅而已了。這個部分,我們還要再仔細的觀察。 

法廣:為什麼有一陣子,台灣行政院認為,對台灣衝擊很大,而現在又有經濟不官員認為說,衝擊沒有那麼大。這個到底是大或不大?

徐遵慈:應該說是“大”。經濟部去年做的這個研究是針對中韓FTA,它可能在談判完成之後,就會非常快速地去降稅。這個協定的內容也會包含到百分之95,98等等。 

但是最後公布他們談判的結果,發現說,雙方對於降稅的時間是往後延,比如說,一般的FTA降稅大概是10年。但是這個FTA,他們把降稅時間拉到20年。對台灣比較敏感的產業,他們也都是在比較後面的時候,才開始降稅。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等於是給台灣比較多可以趕上,在追趕的時間。所以時間若拉長,對我們有影響,但是它的影響會延後發生。所以立即會產生的衝擊會有閑,但是我們也不能夠,因為如此,就忽視了這個協定會對我們造成的這些衝擊。 

法廣:有評論說此次的中韓FTA是縮小到最小的範圍,而且解除關稅竟然要等20年的長時間,認為這是一種縮水的協議,你認為呢?

徐遵慈:我想如果說吧中韓FTA與韓國之前與美國,或是與歐盟所簽的FTA,或者是現在大家討論非常多的,這個叫: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也就是TTP ,拿來跟着幾個協定比較,確實中韓FTA,貨品降稅大約百分之90,時間拉到20年,這樣顯然與我們一般所認知的高標準,或高品質的協定是不一樣的。所以,如果說它是縮水版,確實它與我們原來各界的期待,是降低很多。但是也不應該因為這樣,而忽視了它未來可能的發展。因為這個協定裡面有說到,未來中韓在兩年內,要開始進行服務業的談判。所以也有可能他們在貨品的部分是比較保守,但是在服務業與投資,還有其他的產業合作,會做更多,更大部隊合作的事項,或者是開放也說不定。 

法廣:韓國與美國或歐盟簽署的關稅協定,一般是5年內就可以解除關稅,此次與中國的簽署竟然是20年,為何差距如此大,原因何在?

徐遵慈:中韓對於彼此的信任度都不太夠,雖然彼此都認為,簽署FTA對兩國的經濟會有幫助,但是韓國對中國,以及中國對韓國都,其實產業發展,或是簽署FTA,還是有一定的保留,或者一定的戒心。以中國大陸來說,我們都知道,中國現在也要積極發展他自己的產業,包括它的電子相關產業、面板產業等等,這也就是台灣國內這兩年來討論非常多的,所謂紅色供應鏈將要逐漸崛起的現象。但是這幾年,中國大陸自主發展它自己的技術與產業,它現在希望,由它自己國內的產業來製造它相關的這些產品。所以,就是我們所謂的紅色供應鏈慢慢起來了。它的影響是,台灣過去可能是要幫中國大陸製造的商機,現在被中國大陸拿回去。另外,過去,我們與大陸之間沒有直接競爭的關係,但是現在開始,我們的產業在大陸的市場,在國際上的市場其實越來越面臨到來自於中國大陸本身產品的競爭。這就是紅色供應鏈對台灣的影響。台灣討論非常的多,它的影響會非常非常的深遠。 

法廣:那麼台灣有沒有想到什麼辦法來面對、來解決這個問題?

徐遵慈:紅色供應鏈的涵蓋範圍非常大,而且不同的產業有不同的發展,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兩年,台灣的政府開始去構思,我們到底未來要發展什麼樣的產業。這個部分,一定要與中國大陸做一個區隔。因為中國有它大量廉價的勞力,又有它自己的市場。所以台灣必須在技術、在品質,還有在設計上面,應該要跳脫,中國大陸直接競爭到的範圍。這也是為什麼國內現在在討論說我們要發展我們的雲端產業、智慧型的產業等等,想辦法把我們台灣與大陸之間產業發展的差距拉開。這樣才不至於說,因為大陸的真箇製造業起來了,然後把我們整個的產業吞噬掉。 

法廣:台灣這麼小,大陸勢力這麼大,怎麼能面對大陸的成長後,很自然想要自己發展的願望,台灣有可能解決這個問題嗎?還有經濟成長的希望嗎?台灣應該怎麼辦?

徐遵慈:台灣現在其實是面臨到一個非常大的挑戰,這也是國內開始非常多地討論這些新興科技的東西,譬如說與智慧型有關的產業。此外,因為台灣的勞工不夠,勞工不足,而我們也希望能降低我們的成本。所以現在開始“自動化”的這個部分其實在台灣討論的非常多。 

另外,台灣的產業其實有一個優勢,也就是我們是規模小,但是反應卻非常非常靈活。在很多,其實是可以符合歐美比較高品質的要求。那麼這個部分,目前跟大陸之間的差距還是很大。所以我們怎麼樣發展,來穩住我們與大陸之間的差距。這個就是應該我們未來3年到5年內必須要做的事。這也是這半年來,台灣的行政院積極在推動所謂的“工業4.0”的非常重要的背景。也就是,台灣現在必須要發動新一波整個產業的革命,讓我們的技術再升級,才能夠確保我們將來的競爭力。 

再回到中韓FTA的談判,剛才提到為何中韓在談判這個協定的時候,非常的保留?我的說明是,中國大陸也希望有比較長的時間,先讓它自己的供應鏈、自己的產業發展起來。所以它把整個自由化的時間往後拉長。 

對韓國來說,它當然,雖然一方面要中國大陸的市場,可是,它也會非常擔心大陸的農漁產品、勞力密集的產品會不會很快大量地進入韓國,對韓國造成特別大的衝擊。所以,韓國對於這部分也非常有保留。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雙方各有想法,各有需求下,造成了它的產品範圍,還有它降稅的期程,都與我們原來的預估不一樣。 

法廣:那麼這會衝擊到日本嗎?那些方面會受到衝擊?

徐遵慈:會的,中韓FTA的形成,直接影響最大的第一個是台灣,第二個可能就是日本。主要是,日本在中國大陸的市場也會因為中韓FTA彼此開始降稅,加強合作而受到一定的影響。 

另外,日本與韓國在很多產業上是亦步亦趨,他們的發展程度,非常接近。所以韓國是否會因中韓簽署了FTA,讓它的產業整個發展的優勢越來越穩固,進而追過日本的若乾產業。這個對日本來說,也是非常大的警訊。中韓FTA簽署之後,確實,在日本來說,也有非常多的討論。他們也希望他們的政府能夠趕快想辦法來追趕上他們沒有辦法與大陸簽署FTA所造成的競爭上面的影響。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