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專家談核協議對伊朗及其周邊國關係的影響

音頻 05:44
國際縱橫
國際縱橫
作者: 楊眉
17 分鐘

經過多個回合的加時賽,伊朗與六國的馬拉松賽跑7月14日終於抵達了終點,延續了十二多年的談判正式畫上了句號,除了以色列以及部分海灣國家之外,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周二達成的協議是一個雙贏的協議。伊朗核協議的達成意味着伊朗將結束與西方尤其是與美國之間的對立關係而重返國際舞台,伊朗作為海灣地區舉足輕重的大國,他的政治與經濟崛起必將對大中東地區,乃至全球的地緣政治現狀產生不可低估的影響。那麼,伊朗核協議是否將如西方國家所聲稱的那樣推動地區的和平?伊朗政府應該如何介入才能幫助緩解伊拉克以及敘利亞等地區重大政治危機?此外,中國在伊朗核談判過程中始終支持伊朗的立場,核協議對中國與伊朗之間的關係將產生何種影響?

廣告

為此,我們採訪了日內瓦高等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穆罕默德•累紮•伽利利先生(Mohammad Reza Jalili)。

法廣:在您看來,這次核協議的達成將對地區穩定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我們看到海灣國家沙特阿拉伯以及阿聯酋等國都發表了一些對協議持有保留的聲明,您怎麼理解?

伽利利: 伊朗與南波斯灣國家之間的關係向來微妙,各個國家的情況又不盡相同。我認為這主要的問題還是伊朗應該如何緩解與沙特阿拉伯之間的關係。36年來,沙特阿拉伯一直在海外地區佔主導地位,一旦伊朗恢復他此前的經濟以及政治地位,那麼他必將成為沙特阿拉伯在該地區的一大競爭對手。而海灣其他國家,比如說,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聯酋對伊朗的外交政策具有雙重性,一個是阿布紮比,也就是阿聯酋國家的政策,是相對反對伊朗的。而另一個則是迪拜,也就是阿聯酋的經濟中心,迪拜大約三十至四十萬的伊朗移民,他們都支持伊朗核協議。此外,海灣地區的其他國家,比如說卡塔爾、或者阿曼。阿曼早在西方正式與伊朗展開談判之前就試圖推動核談判。我認為伊朗政府應該在近期內迅速改善與他周邊國家的關係,因為除了互相妥協之外,沒有別的選擇。我希望西方與伊朗之間達成的協議能夠使海灣地區國家明白這一點,儘管他們之間有各種各樣的分歧,還有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區別,還有伊斯蘭國等問題,但是,無論如何,以談判的方式即使只能達成微弱的協議也總比投入前途未卜的衝突要強得多。

法廣:那麼,在您看來要促進地區和平,伊朗應該在伊拉克以及敘利亞問題上如何調整其立場呢?

伽利利: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伊朗政府深度介入伊拉克內政,我認為伊朗政府最應該做的,就是勸告伊拉克政府在其政權內部吸收越來越多的遜尼派以及其他族群代表,因為,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找到緩解伊拉克危機的途徑。但是,我不知道伊朗政府是否會真正實現這一點。就敘利亞而言,伊朗政府將很難調整立場,因為,伊朗在敘利亞的政治投資由來已久,伊朗就是通過敘利亞才與黎巴嫩真主黨建立聯繫,敘利亞是伊朗在黎凡特地區,也就是東地中海地區的主要支柱。我並不認為伊朗在近期內會改變對敘利亞的立場,因為,伊朗已經花費數十億的美元來支持敘利亞阿薩德政府,因此,我認為伊朗政府不可能立即改變立場。

法廣:最後,中國在伊朗核談判過程中基本上同俄羅斯一致,也就是站在支持伊朗的立場上,中國與伊朗之間的經貿合作已經十分的緊密,那麼,伊朗核協議的達成對中國與伊朗之間的關係會產生什麼影響?

伽利利: 伊朗與中國關係的問題就在於由於伊朗從中國進口低質量的產品導致伊朗大部分民眾對中國留有負面的印象。這其中主要原因是伊朗進口貿易由伊朗革命衛隊所壟斷,而他們進口都是一些質量低劣的中國產品。或許隨着伊朗經濟的發展與開發,隨着伊朗私營行業的發展,私營企業將取代伊朗革命衛隊負責進口貿易,從而引進高質量的中國產品,改善中國產品在伊朗消費者眼中的形象。同樣,伊朗與中國以及俄羅斯的外交關係都將進一步加強。伊朗試圖成為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因為目前他只是觀察員國,另外,伊朗也試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這一切,都必將導致德黑蘭進一步靠近莫斯科與北京。

感謝•伽利利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