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維權律師毀譽戰:網友與官媒死磕

中國當局嚴打律師 已有200多名維權律師被當局約談或控制
中國當局嚴打律師 已有200多名維權律師被當局約談或控制 DR
作者: 安德烈
13 分鐘

中國這一波打壓律師規模空前,被抓走被控制的已經超過二百,引起海內外驚懼,打壓還在持續。新華社周五再踩上一隻腳,指稱首當其衝遭打壓的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維權律師涉嫌行賄,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而且,已被“摧毀”的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及其“同夥”已經“認罪懺悔”。如此,官方不但打壓有理,而且罪名齊備。官媒並指這批律師是“死磕派”,把戰場移在了法庭以外。但是,官媒密集的配合打壓,卻引起網友的強烈反彈。

廣告

 老左識途 稱:“「死磕律師案追蹤」這篇由新華社記者和人民日報記者共同署名的文章,列舉了大量死磕律師的違法事實,另外還有一些未發布的消息涉及這些人背後的重量級人物,別著急,走着瞧!另外關於文章署名,稿子同時署名新華社和人民日報記者,足以證明這篇稿件的意義不尋常。”六合屯對老左的說法不以為然:“別著急,走着瞧,老左,你大概忘了文革中‘王關戚’的下場了?”

新華社人民記者聯合抨擊維權律師,不少網民嗤之以鼻。廣東北人問道:“誰在審案?是貴社?還是貴報、貴台? 未經司法程序就如此定性,丟的是法治的臉。一邊是高唱依法治國,一邊是露骨的法治倒退”。巴蜀牛俠質疑:當局在“用抓律師來創造一個公平的社會?” 浩海之豐提醒官媒:“好像當年李莊也認過罪”。

“李莊認罪案”眾人記憶猶新,幾年前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把為涉案嫌疑人辯護的李莊律師抓起來治罪。然而,李莊入冤獄不幾年得以昭雪,薄熙來現在正在把牢底坐穿。

星星聯絡員82519則說,“沒有律師會見,只有酷刑,只有電視台的獨家言論主導,你還相信什麼?能有什麼公信力。” 箴士德:“還以為是只有廣播的年代,抹黑只能暴露傻逼的智商。” 水流沙壩1 “你以為是記者鐵肩擔道義,筆墨寫春秋了去討伐律師?有這樣的良心和正義,怎不見討伐大褲衩里的醜惡,比如代表亞洲的主持人如何勾連外國”。

雅倪旎雯摯佩表示:“拿不出原始視頻,拿不出執法儀記錄,靠刪貼,靠打壓記者,靠拘留平民,靠抓捕律師,靠法條擴大解釋,強拼強湊,顯然如緣木求魚,捨本逐末,無益於事態解決和平息,也許正因為中國維權如此艱難,曲線救國,輿論鉗制公權,才成無奈之舉而遍地開花!” 定焦鏡頭 :“這起鬨式的表達,誠意何在!先定後審、先捕後定、禁止會見是不是普遍的違法現象?到法庭上講這些有用嗎 ?” 帥不哥:“你們不就是個維護你們天朝的臉面嗎?他們在維護老百姓的權利,侵害了天朝的權利,你們就開始在這批評人家,是不是還打算把律師都給撤銷了啊?假如天朝不這麼腐敗,這麼勢利眼,老百姓會維權嗎?”

官媒嘲諷維權律師的行動是“死磕”,琢兒他爹認為:“之所以死磕派律師引起社會的廣泛同情,是因他們為社會底層、弱勢群體伸張正義,不惜拿出死磕的精神。如果這樣的人都是罪犯,剩下的則就是滿圈守法的豬了。” 水流沙壩1:“死磕就是較真,你的意思如果你需要維權,你就找一個三心二意的律師?”

『人民日報』在“律師的戰場應在法庭”一文中稱:“律師是社會主義法律工作者,是法治中國建設的重要參與者和推動者。然而,有的律師為了揚名獲利,喜歡走‘捷徑’,熱衷於 藉助熱點事件,打着‘維權’‘公益’的幌子,四處煽風點火、擾序滋事。這種明知故犯、知法犯法的行為,明顯與律師的稱謂和人們對律師的期望格格不入”。

肖雪慧40反駁:“為了揚名獲利,喜歡走‘捷徑’,熱衷於藉助熱點事件,打着‘維權’‘公益’幌子,四處煽風點火、擾序滋事……明知故犯、知法犯法……”信口雌黃!維權律 師接的案,苦主多是出不了多少錢的弱勢者。哪像勾兌律師掙大錢?這叫捷徑?另,人日指控‘明知故犯、知法犯法’,那麼是什麼行為違反了哪條刑法?”水流沙壩1:如果說律師不應該在庭外宣戰的話,媒體更不應該在庭外審判。胡超奇律師:“官媒無日不炒作,但絕不允許個人特別是律師炒作,這本來就是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時代 ”。

沙河牧馬:“我覺得律師應該到需要法律的地方去,而不是到領導指定的地方去。律師應該說法律允許說的話,而不是說領導允許說的話”。吳梁莊六世 :“網絡圍觀、律師維權、舉牌抗議、集會示威,這在民主國家是再正常不過的基本人權了,但在某些特殊國家卻極有可能被定性為嚴重的犯罪行為。沒有人敢去對比解釋這一切,因為可以為此行為做出辯護的律師,在這之前就已經被投入了監獄…”百舉鳴律師覃永沛 :“新華社、人民日報稱律師必須守法,尊重法律沒有錯,本博主認為,人民法院的法官更加應該帶頭遵守法律,如果法官故意枉法裁判及惡意破壞法律實施而他們的背後有黑保護傘,而律師只不過是制止或者揭露法官的惡行,居然成為公權力重點打擊的目標。”

有人總結道,“當局在培養中國未來的政治領袖,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維權律師,還有一個別稱:死磕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