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奧巴馬非洲行:暗批北京只重視金錢關係

要聞分析
要聞分析
作者: 安德烈
11 分鐘

奧巴馬剛剛啟動本次非洲行的時候,不少分析認為離不開中國因素,中國在非洲的深度存在迫使美國行動起來。許多觀察家擔心奧巴馬有可能此行忽略非洲的人權和非洲一些國家領導人不合乎民主規則的作為。然而,奧巴馬在告別非洲前,在非盟總部的一番講話卻是有聲有色,絲毫沒有妥協的餘地。

廣告

奧巴馬周二在埃塞俄比亞首都非盟總部發表演說,明確表示非洲的穩定取決於兩大主軸:尊重民主遊戲規則;大量開創就業崗位。奧巴馬同時鼓勵外部世界應該改換注視非洲的眼光,與非洲建立“真正的戰略合作夥伴”。後面這一句更多地被看作是影射北京。奧巴馬還保證華盛頓將幫助非洲人與恐怖主義、與武裝團夥作鬥爭。奧巴馬並沒有宣布具體的合作計畫。

在非盟總部發表演說,是奧巴馬本次非洲之行最後一站的安排。奧巴馬非洲之行,首站是他的父親出生地--肯尼亞,終點站是埃塞俄比亞。演講結束後,奧巴馬告別非洲大陸飛往華盛頓。

總統任期屆滿不能不下台

非洲國家發生的武裝動亂、社會騷亂常常與國家首腦一旦掌權後,往往不願離開權力寶座,試圖修改起碼的民主準則,結果引起民亂。奧巴馬在演說中直言不諱地說:“當一些領導人在任期屆滿時拒絕下台,非洲的民主進步就面臨危險”。

奧巴馬所指的這些國家法律也很健全,但法律成了一紙空文。因此,奧巴馬說:“法律就是法律,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擺在法律之上,包括總統本人也是如此。任何人都不應該做終身總統”。奧巴馬提醒在座各位,他自己的任期快要到頭,美國憲法禁止他再次競選。奧巴馬還說:“我不明白,為什麼一些首腦要長久地呆在總統的位置上,尤其是他們已經擁有了很多財富”。

可惜,奧巴馬發表這番演說的時候,在座領袖級的只有埃塞俄比亞總理一人,其餘的都是非盟成員國各國首腦的代表、外交官以及民間社會的代表。

奧巴馬把“終身制”或變相終身制視為非洲的禍源。他希求非盟動用權利,以一個強有力的聲音使得非洲領袖“遵守他們自己的憲法所確定的任期期限”。近期發生內亂的布隆迪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總統在連續兩屆任滿後,居然要“修正”憲法,第三次競選總統。人民的耐心有限,社會騷亂、民眾造反,整個國家陷於血腥的混亂。在非洲,不只是布隆迪。還有不少總統臨近任期終點時,千方百計試圖越過本國憲法規定的總統任期的次數,設法重新連選連任。

腐敗癌症與不遵守遊戲規則

非洲和其他大陸的有些國家那樣,也在被嚴重的腐敗侵蝕。國家腐敗,責在領導人本身以及領導人賴以寄存的制度可能發生了問題。奧巴馬就此呼籲非洲領袖“戰勝腐敗的癌症”,遵守民主遊戲規則,以此保證非洲大陸的成長。

奧巴馬說,在非洲,貪腐正在侵蝕着無數億美元的經濟,這些本來可用於創造就業崗位的資金,本來可以用來建造醫院和學校。結果被個別人吞噬了。非洲的腐敗只有非洲人自己起來才可以把它們埋葬。

奧巴馬認為,非洲的進步同樣取決於真正的民主,他批評一些非洲國家憲法保障的諸如言論自由、集會結社自由至今仍然被不少領導人拒絕。奧巴馬提醒,民主不僅僅是選舉,當報道真實的記者被送進監獄,當人權鬥士受到威脅,這樣的民主就只是掛名而已。

真正的合作夥伴應該替非洲着想

中國在非洲的投入巨大,中國在非洲的一些作為常常遭到批評。有人戲稱非洲成了“中國的第二大陸”,有人批評中國是非洲的“新殖民主義者”,其主要原因是中國在非洲投資時,對於人權問題,政府績效不聞不問。其實,有觀察家指出,人權問題,中國不比非洲好,又何以能拿人權尺度來衡量非洲?

奧巴馬在演說中自然有所涉略。奧巴馬間接地批評北京說,一些國家僅僅把與非洲的關係限制在經濟關係,僅僅局限於使用外國勞力為當地修築基礎建設,或者只是到非洲來提取原材料。

奧巴馬總統在非洲之行期間對媒體表示,中國大量注資非洲,主要是獲取非洲資源,不大關心非洲政治和地方問題。美國推動非洲經濟發展時,應繼續弘揚其倡導的價值觀。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奧巴馬發表演說的非盟總盟雄偉的建築大樓正是北京所贈。他表示,中國在非洲的投資已遙遙領先。但是:“真正的合作夥伴應該對非洲有利,應該在非洲創造就業崗位,應該為非洲人創造更大的可能性”。“這就是美國願意與非洲結成的一種夥伴關係。”